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65章:脑子犯浑
    为了能够赶紧地赶上红桑,言念卿等人连忙便收拾好了行李,而在他们两个收拾行李的时候,苏婉清便趁着这个时候把李木送到了南越泽那里。

    南越泽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有些疑惑,旋即在看到李木的身上背了一个小小的包袱之后,便知道苏婉清要干什么了。

    他的脸色微沉,苏婉清这是胆子大了还是觉得他没有用,去东朔国也不打算告诉他,还想着要把李木放在他这里?

    “苏婉清,你这是什么意思?打算要去东朔国,又怕这小鬼头没人照顾,所以打算送到我这里来?”苏婉清还没有说出自己的来意,便听到南越泽略微有些不爽的声音在她的耳尖响起。

    苏婉清有些震惊,南越泽这是有读心术吗?她这不是还没说出她的来意吗?他怎么就知道了?

    “你……你怎么知道?”

    果真是这样。

    南越泽哼了一声,然后不屑地说道,“你以为就你的那点小心思,还能瞒得过我?”

    苏婉清有些尴尬地咳了咳,然后说道,“那现在人也送到了,你就算是不像答应,也得答应了。”南越泽的心思,她也是清楚的,只是现在东朔国内斗,南越泽身为南国的国师,难免会有人说闲话。

    “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也不打算带上我?”南越泽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苏婉清翻了个白眼,这南越泽平时脑子看起来挺聪明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犯浑呢?

    “你也不想想,你是南国的国师,现在是东朔国内斗,要是南国在这个时候突然聚兵来袭的话,那你岂不是就成为南国的叛徒了?到时候你想想那些针对你的人会怎么说?那狗皇帝又会怎么想?”

    南越泽沉默了一下,刚刚他确实是有些生气,所以并没有想到这里,可是,这也不是苏婉清能够不带上他的理由。

    “就算是如此,那么你去又是什么意思?你可别忘了,现在你至少还是南国的大将军,你去管东朔国的事,皇上又会怎么想你?况且,这南国国师的身份,我也厌了。”

    这次倒是轮到苏婉清愣神了,她始终都没有把她当成是南国的大将军,在她自己的心里,她是一个自由的人,并不是属于一个国家的什么。

    李木看了看南越泽,又看了看苏婉清,他怎么觉得这个场景这么熟悉呢?就像是……爹爹和娘亲刚刚吵架的模样。

    可是……爹爹和娘亲两个人是夫妻,婉清娘亲和越泽哥哥是夫妻吗?

    李木有些疑惑地歪着头,然后问道,“越泽哥哥,你和婉清娘亲是夫妻吗?”

    此话一出,南越泽和苏婉清的脸都不约而同地红了,南越泽有些尴尬地咳了咳,苏婉清则是有些震惊地看了一眼李木,她有些焦急地解释道,“小木,你乱说什么呢?我和你越泽哥哥可不是那种关系!”

    “那为什么你们两个刚刚吵架的模样很像之前娘亲和爹爹吵架的模样呢?”

    苏婉清愣了,什……什么……

    忽然之间,苏婉清有些不太敢抬起头去看南越泽的眼神,她慌忙地对李木说道,“小木,你不要乱说了,好了,在我和你爹爹娘亲回来之前,你就乖乖地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要乱跑,知道吗?”

    李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苏婉清这么地慌乱,可是他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那个……小木的话你不要放在心里,至于小木就拜托你了,我……我先走了。”说罢,苏婉清便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怎么看,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模样。

    南越泽看了一眼李木,心里有些无奈,他将李木身上背的那个包袱给拿了下来,然后带着他到了原先苏婉清在国师府住的房间,“这里暂时就是你住的地方了,你要乖乖地记住你婉清娘亲刚刚说的话,知道吗?”

    李木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在南越泽打算离开的时候,李木突然拉住了他,他皱着眉,一脸天真地问道,“越泽哥哥,你是不是喜欢婉清娘亲啊?”

    南越泽愣住了,他的脸再度微红,他别过头,有些别扭地咳了咳,之后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你一个小孩子,问这个干什么。”

    “我才不是小孩子了呢,我只是觉得越泽哥哥和婉清娘亲很合适,所以才这么问的。”

    听到李木的话,南越泽的唇边突然扬起了一抹笑容,他蹲了下来,然后有些羞涩地问道,“你……你真的觉得你婉清娘亲和我很……很合适吗?”

    李木重重地点了点头,“对啊,每次看到婉清娘亲和越泽哥哥相处的样子,就像是看到了我爹爹和娘亲相处的样子一样呢。”

    南越泽顿时觉得心情大好,看向李木的眼神中也饱含笑意。

    “好了,你一个小孩子就不要想这么多有的没的了,快点去休息吧,越泽哥哥还有事情要做。”

    说罢,南越泽便勾着一抹笑容地离开了。

    重新回到书房,只见南越泽轻声说了一句,“伯言。”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黑衣人瞬间就出现在了书房,那个黑衣人单膝地跪着,恭敬地拱着手,对南越泽说道,“主子。”

    “我将会离开南国一阵子,在这段时间里,你不要露出任何破绽,知道吗?”

    那名唤“伯言”的黑衣人抬起了头,恭敬地点了点头,若是苏婉清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话,一定会被惊讶的,因为,这伯言的容颜,竟和南越泽有着六七分的像。

    匆匆忙忙地回到了南宫府,苏婉清压下自己心里那慌乱的心,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脸,苏婉清啊苏婉清,你可给我清醒一点吧。

    待心情稍稍平静了下去之后,苏婉清这才进去。

    一进去,言念卿就急忙迎了上来,她有些担忧地问道,“婉清,小木都安顿好了吗?”

    “都安顿好了,你不用担心。”苏婉清拍了拍言念卿的肩膀,示意她不用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