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63章:离开
    红桑走到了那件衣服的前面,她颤抖着伸出手,将那件衣服抱着自己的胸前,然后细细地摩挲着上面的纹路,一针一线,都是言墨归找人精心绣出来的。

    摩挲到那宽面抹胸的边上,红桑清楚地看见“红桑”那两个人,这个时候,她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一滴一滴地砸落下来,砸落到衣服上。

    红桑连忙想要止住眼泪,她慌忙地伸出手想要去擦,随后竟愣住了。

    眼泪砸的地方正好是那宽面抹胸的边上,上面又清晰地印出了三个字。

    言墨归。

    顿时,红桑的眼泪像决堤了一般,“哗哗地”流了下来,她的手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那宽面抹胸边上的两个名字,心里苦涩不已。

    言墨归,红桑……

    言墨归啊言墨归,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地抛下我自己一个人先走?

    你知不知道我该有多伤心?

    不知过了多久,红桑终于哭累了,她停了下来,然后吸了吸鼻子。

    恍惚之间,她仿佛看到了言墨归向她伸出手,温柔地对她说道,“桑儿,我在这里,过来。”

    红桑恍恍惚惚地伸出手,却只是摸到一片空气,她咬着唇,死死地握住那件衣服,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像发疯一样地抚平那件衣服。

    这是言墨归留给她的最后一个东西了,她怎么可以……

    不对!

    红桑擦拭着衣服的动作忽然愣住了,刚刚南越泽的话再度在她的耳边回响着。

    是啊……

    有没有可能言墨归真的没有死呢?

    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那样就死了呢?

    想到这里,红桑的心底里腾起了一股希望,她一定要去东朔国找言墨归,就算他是死了,她也要见到全尸!如果他没有死,她……

    一定不会轻易地饶过他!

    这么想着,红桑就按耐不住自己心里那跃跃欲试的心情,她坐在书桌上,提着毛笔写下了一封信,写完信之后,红桑便开始收拾死自己的东西。

    此时的苏婉清和南越泽。

    苏婉清看着南越泽那略显疲倦的模样,有些心疼地对他说道,“我先送你回去国师府休息吧?”

    南越泽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点了点头。

    在回国师府的路上,苏婉清有些按耐不住自己那疑惑的心情,她问道,“你怎么就觉得言墨归死的消息是假的呢?”

    “直觉,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我的大脑就条件反射地告诉我,这个消息一定不会是真的,而且,我有预感,言墨归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要让他的敌人先松懈下来,然后一举击溃他们。”南越泽的眼睛里面像是带着光芒一样,熠熠生辉。

    苏婉清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思索起来,越想,她就觉得言墨归假死的可能性越大,顿时,她有些兴奋起来,“等会我就回去告诉红桑这个好消息!”

    南越泽无奈地笑了笑,看着苏婉清的眼神中充满了宠溺。

    一回到国师府,两人就会听到太子的声音,“我都跟你说了吧?不用去找他,看,他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在这一方面啊,我可是过来人呢。”

    苏婉清冲着太子翻了个白眼,然后说道,“这次越泽可是真的失踪了,如果不是有对好心的师徒收留了他的话,他有可能就真的遇险了!”

    太子愣了一会儿,然后扫视了一下南越泽,发现他的眉眼中尽是疲惫,脸色也有些发白,顿时,太子忍不住问道,“你真的迷路了?”

    南越泽并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可是也不好拆了苏婉清的台,只能冷着脸地点了点头。

    顿时,太子一下子就笑出了声,“哎哟喂!我们这鼎鼎大名的国师大人还会迷路呢?真的是笑死我了!这就是你当初欺骗我那纯正的感情的后果!”

    苏婉清狐疑地看了看太子,她怎么觉得太子这话,听起来像是有什么隐情一样呢?

    “什么纯正的感情啊?”

    “我才不告诉你呢!”太子哼了一声,那件事情对他来说可是黑历史,他才不要说出来呢!

    苏婉清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去听他说话,既然现在南越泽已经回到了国师府,那么她也就可以回去了!她还要回去给红桑说那个好消息呢!

    “既然你已经安全地回到国师府了,那么我就先回去了。”

    说罢,苏婉清就走出了国师府?

    待苏婉清一走出国师府,南越泽就转过身对太子说道,“你派人去调查一下有关言墨归死讯的事情,我怀疑他是假死。”

    太子对于这个消息来说可谓是很灵通了,他也早已知道了言墨归的死讯,也是像南越泽一样觉得其中有蹊跷,他本来也是想着想要跟南越泽说一下这个事情的。

    苏婉清心情美好地回到了南宫府,还没待她喊红桑出去,言念卿就惊慌地拿着一封信赶了出来,对她说道,“婉清,不好了!红桑她自己一个人去东朔国了!”

    “什么?”苏婉清震惊地睁大眼睛看着言念卿,红桑去东朔国了?

    “刚刚我想着去她的房间喊她出去吃饭,可是我喊了很久,却是没人应我,我心下担心,就进去了,谁知一进去,却是没有看到红桑的身影,只在书桌上看到了这封信。”说着,言念卿就把手中的信递给了苏婉清。

    苏婉清接了过来,只见上面写着:

    小姐,念卿启:

    小姐,念卿,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南宫府去往东朔国的路上了,我并不相信墨归会死,我一定要亲眼去看看,就算他真的死了,那么我也要见到他的尸体,我不能这么无缘无故地就接受了他的死讯。

    小姐,我知道你们看到这封信一定会很担心我,但是,我想说的是,我早就不再需要小姐你的庇护了,我想自己一个人去寻找墨归,希望你们不要担心。

    也许,我会带着墨归一起回来,也有可能,我就不回来了……

    勿念

    红桑

    看完信,苏婉清愣了许久,随后抬头看着言念卿,言念卿的眸中也带着浓浓的担忧,她咬着唇说道,“我们肯定不能让红桑一个人去,东朔国现在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