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51章:埋伏受伤
    “小姐,刚刚看国师大人这么急匆匆的出去了,是有什么事情吗?”红桑此时在想起来,刚刚就看见南越泽皱着眉头急匆匆的跑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正是因为南越泽走了,他们才敢过来看望苏婉清的。

    “他,去找线索了。”苏婉清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的担忧,万一那里有人埋伏怎么办?苏婉清不禁担忧的皱了皱眉头。

    “小姐,看来南国师对您很是上心啊,你可是不知道,昨夜南国师可是在你的床边守了好一会呢!”红桑此时咧开嘴笑了起来,看起来一脸坏坏的样子,苏婉清则是给了红桑一记白眼,表示自己并不想理她,不过南越泽对自己着实是上心的,这一点苏婉清是知道的。

    “对了婉清,你真的没有看清楚那些人长什么样子吗?”此时得言念卿的脸上写满了担忧,苏婉清则是笑了下,“没事的,这不是好好回来了吗?不要着急了,肯定能找到是谁要谋害我的。”

    看着苏婉清开朗的样子,言念卿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要是换成自己的话,肯定就火冒三丈的一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剁了,不然的话怎么能能解自己心头之恨?

    此时的古清歌,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紧紧的攥着手中的衣服,脸上也很是着急,昨天晚上就看的出来,南越泽真的对这件事情很上心,万一自己一个不小心露出了马脚这酒不好了!

    这个时候,容念毓突然迎面走了过来,脸上并不着急的样子,“怎么样了!那些人你处理好了吗?”古清歌看着容念毓的样子,眼中满是着急,毕竟在这么怀疑,他们也不会怀疑到容念毓的头上,若是这样,反过来自己的嫌疑就更大了

    “何必这么着急,我已经在那里布下了重兵,只要他们敢来找什么线索,就别想着活着回去。”容念毓倒是不紧不慢的坐下来,给自己斟了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小口,古清歌顿时放下心来了,如果苏婉清敢回去的话,那么她肯定就回不来了!此时的古清歌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很阴森,很恐怖……

    可是突然的,古清歌又不禁担心了起来,他记得昨天晚上自己去看苏婉清的时候,苏婉清的脚好像已经受伤了,按照南越泽的性格,是肯定不会让苏婉清出门的!

    这个事后,古清歌的眉头又紧紧的皱了起来,她不知道事情会不会真的像自己想的那么糟糕,又或许是自己多虑了,苏婉清真的去了?

    过了许久,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匆匆的往他们的方向走来。

    “容小姐,事情已经办妥。”只见黑衣人单膝跪着随即跟容念毓汇报情况。

    “很好,苏婉清已经死了吗?”容念毓看了看自己白皙的手,随后翘起了二郎腿。

    “不是,是一个男人……不过已经受伤掉下山崖了,怕是活不过来了。”黑衣人说完,古清歌就猛的起身上前抓住了那个人的衣领子。

    “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国师?!”古清歌很是激动的猛的摇着眼前的黑衣人,而此时的容念毓则是骂着他没用,之后把他打发了下去,古清歌这个时候迅速的冲出了自己的房间,一路跑着来到了昨天晚上的地方,果然,那些人的尸体都还在。

    古清歌顿时一阵反胃,但是为了南越泽,她还是要忍住,随即迅速的往林子里面跑去,“越泽哥哥!……越泽哥哥你在哪里?!越泽哥哥!”古清歌一边跑一边喊着,希望南越泽能听见回应一声,但是回答古清歌的,却只有无尽的死寂,甚至连风吹过树叶的声音都听不见。

    霎时间,古清歌看见了不远处的断崖,想起了黑衣人的话,随即迅速的往那一边跑去,跪坐在地上看着无尽的深渊,眼中满是绝望。

    “越泽哥哥,越泽哥哥你去哪儿了!你出来呀!越泽哥哥!……你不要离开清歌好不好?!越泽哥哥!”古清歌的泪水一时间汹涌而出,流过古清歌的脸颊,打湿了古清歌的衣服,看上去让人心疼极了。

    而这边的南越泽,微微的睁开眼睛,却发现此时的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周围被人收拾的很干净很整洁,南越泽想要起身,却发现手臂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就在此时,一个清秀的声音从南越泽的耳边传来。

    “公子公子,你莫要乱动,你这伤还没好呢!”只见一个跟苏婉清年纪差不多的姑娘走了进来,长得还算眉清目秀的,一身绿色的衣服,看起来很有朝气,手中还端着一碗汤药,只见女子缓缓的走上前,把南越泽扶了起来。

    “我这是在哪里?”南越泽不禁有些疑惑,他只记得自己刚刚才到是发的地点,就被人给袭击了,接着就掉下了山崖,接下来的事情,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我看公子那个时候满身是伤的倒在路上,我就把公子给扶了回来。”姑娘咧开嘴笑了下,不知道为什么,南越泽觉得这个笑容似乎是出奇的像苏婉清,但是又跟苏婉清有一些的差别,南越泽这才反应过来。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不必客气,公子把药喝了吧。”女子又笑了,接着把放在一旁的汤药端了过来,南越泽刚刚想要伸手接过去,女子就拦住了,说是南越泽现在不方便,自己喂他无奈之下,南越泽也只好答应了,好不容易的把药喝完了,南越泽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这个姑娘叫什么名字。

    于是就问她,女子的笑容时刻都挂在脸上,让人看上去很和蔼,很慈祥。“青罗。”

    撂下名字之后,青罗缓缓的走了出去,留下南越泽一个人在屋里面,南越泽看着自己身上已经被包扎过得伤口,想着自己若是太晚回去的话,苏婉清肯定会担心的,紧接着就想要下床走动,却怎么也是不上力气,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接着,一个男子的声音从门外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