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48章: 虚情假意
    南越泽刚刚想要推开门,苏婉清急忙让南越泽别进来,紧接着让他去自己的房间里拿一件衣服,南越泽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做了,匆匆得跑到苏婉清的房间里把衣服拿了过来,而此时的苏婉清则是迅速的跑到了不远处的床上,接着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不漏一点缝隙。

    “婉清,你好了么?”南越泽走到门前,敲了敲门,等待着苏婉清的回应,“好了,你进来吧。”苏婉清伸出手紧了紧裹着自己的被窝,之后南越泽就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坐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苏婉清,南越泽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些想笑,苏婉清却瞪了一眼南越泽,让他把被子放下来之后就赶紧离开。

    南越泽自然是乖乖照做,他可不想被苏婉清打,放下衣服之后也就走了出去,苏婉清确定了南越泽离开之后,这才悄悄地走下了床,却不料没走几步,就被自己留下来的水渍给滑倒了。

    “啊!”只听见房间里面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南越泽想要推开门,却突然想起来苏婉清是在里面换衣服,自己这样突然的冲进去,会不会……雨丝就迅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一扇紧闭着的门。

    “婉清,你怎么样了!没事吧?!”南越泽只能站在门外干着急,而此时在里面的苏婉清,也是皱了皱眉,好好的怎么就摔了呢?又迅速的站起身子用被子裹起来,拿着南越泽带过来的衣服走到了屏风的后面。

    “我没事。”苏婉清回应了站在外面的南越泽一声,忍着脚上传来疼痛愣是把自己的衣服给穿了进去,随后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边坐下来看着自己的脚踝。

    “婉清我进去了!”南越泽实在是不放心,从他的声音里,苏婉清可以听出来,南越泽有多么的着急,于是就让南越泽进来了,南越泽推开门,看见了坐在床上的苏婉清,而苏婉清,则是看着自己已经开始红肿的脚踝。

    “婉清你怎么了?没事吧?!”南越泽迅速的走到了苏婉清的面前,看着苏婉清紫红紫红的脚踝,眼中满是担忧很心疼,苏婉清却把脚往自己这里靠了靠,跟南越泽说没事,毕竟自己也不想让南越泽担心不是么?

    南越泽蹲在地上,把苏婉清的脚拉了出来,紫红紫红的样子,看起来是摔得不轻,南越泽有些责备的说着苏婉清,苏婉清则是撅了撅嘴巴,对自己的伤势并不在意的样子,毕竟自己也不是没有崴过,这不过是严重了一点而已。

    看着苏婉清毫不在意队伍眼神,南越泽可谓是气疯了,伸出手弹了弹苏婉清的脑门子,苏婉清痛的叫唤了一声,接着捂住了刚刚被南越泽弹过的地方,满脸委屈的看着南越泽,脸上也渐渐的浮现出了一抹红色。

    “我去给拿些冰块,好好坐着!不要乱动!”最后两句话的语气,南越泽似乎是故意的加重了一样,就像是两只凶猛的野兽一般,在左右两边看着苏婉清,让苏婉清不敢乱动,南越泽随即转身离开了。

    就在南越泽去拿冰块的同时,古清歌也醒了过来,先是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周围,随后下了床,来到了隔壁的房间,看见了此时正安安分分的坐在床上的苏婉清,随即酝酿了一下情绪,之后带着哭腔迈着自己的小碎步走了进去。

    “婉清姑娘,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清歌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古清歌伸出手放在了两眼的旁边,眼眶里也泛着点点的泪光,看起来是那样的娇小柔弱,苏婉清却并不想理她,自己还好心好意的救她,结果她呢,还要往南越泽的身上粘,难道南越泽没有跟她说清楚么?

    这个古清歌简直就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般,怎么扯也扯不掉,这让苏婉清不禁很是佩服古清歌的脸皮,大概已经有城墙这样厚实了吧?

    苏婉清并没有理会走过来的古清歌,只是把自己崴到的脚迅速的挪开来了,以免古清歌一个“不注意”,让自己原本还没有那么严重的脚,更加严重了。

    “婉清姑娘,是清歌不好,若不是清歌迟到的话,婉清姑娘就不会遇到刺客了。”此时的古清歌脸上就写着两个字,“愧疚”。

    当然苏婉清知道,这两个字,可并不是处于古清歌的内心,只不过是一层保护自己的皮囊而已。

    “不会。”苏婉清只是淡淡的开了口,若是古清歌真的来了,那才是真的给自己添麻烦好么?自己又要顾及古清歌,又要顾及时刻超自己发起进攻的那些刺客,虽然说刺客的武功水平在自己之下,但是人家毕竟人多,苏婉清打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的。

    “婉清过去,都怪清歌,你打清歌吧,若是你心里不好受的话,你就打清歌吧,这样的话说不定会让你更好受一些。”古清歌此时皱了皱眉,既然暗杀没成功,那么,再陷害你一成也为过了。

    随即古清歌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阴险,这个时候,南越泽正拿着冰块快步的往这里走来。

    古清歌听见了南越泽的脚步声,掐着时间让苏婉清不耐烦的把自己推开,这样自己好摔倒在地上,苏婉清自然是看破了古清歌的计谋,干脆将计就计,反正只要不闹出认命就行了。

    此时的苏婉清在心中偷偷的冷笑一声,紧接着在南越泽来之前猛的退了古清歌一把,“扑通”的一声,古清歌就摔倒在地上,紧接着南越泽也就走了进来,看见了古清歌脸上带着的一丝丝的不敢相信一样。

    此时的古清歌看见南越泽来了,眼角边顿时就流出了眼泪,哭得稀里哗啦的,苏婉清很是无奈,她刚刚怎么就没有哭呢?

    随后南越泽看了看坐在一旁的苏婉清,苏婉清只是微微的耸了耸肩,“她自己摔下去的。”紧接着就让红桑把坐在地上的古清歌送了出去,南越泽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拿起冰块帮苏婉清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