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45章: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
    突然之间,天空上响起了一阵响声,顿时所有人都抬起头往天空上望去,许许多多漂亮的烟花绽放在如墨的天空上,美不胜收。

    最后,如墨的天空上出现了一朵娇艳欲滴的莲花,旁边还有四个字,“生辰快乐。”

    红桑的眼眶彻彻底底地红了,她什么都明白了,这一切,其实……都是言墨归做的吧。

    他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

    为什么?

    他知不知道,他越是这样,她心里的决心就动摇地越大。

    天空上的莲花缓缓地散去,随后那些萤火虫也纷纷飞在了红桑的身边,红桑伸出手,一只萤火虫落在了红桑的手指上,红桑的眼眶红着,心里面盈满了浓浓的感动,她的唇边也露出了一抹笑容。

    言墨归站在暗处,就那么看着红桑,他的眸中迸射出惊艳的光芒,果真,这身衣服真的是很适合红桑呢。

    平时散着的头发挽成了好看的发髻,一整套莲花的收拾衬得她娇艳欲滴。

    看着红桑唇边的那一抹笑容,言墨归的唇边也挂上了灿烂的笑容,这个时候,言念卿出现在了他的身边,看着他看向红桑那充满了宠溺的眼色,不由得有些心疼。

    “哥,你真的不打算告诉红桑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吗?也许红桑会因为这个而跟着你回去呢?”言念卿有些不解,言墨归为了红桑,做了这么多为什么就不肯真正地走到她的面前对她说这一切都是他精心策划的,为的就是让她开心。

    言墨归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红桑,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红桑。

    那当真是她过过的一个最美好的生辰的。

    收回回忆,红桑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红了,眼泪也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红桑抹了抹眼泪,之后在心里叹了口气,她闭上了眼睛,坚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罢了罢了,她既然已经让言墨归那么伤心了,就彻底地让他死心了吧。

    酒楼。

    言墨归已经喝得烂醉如泥了,趴在桌子上说着胡话。

    “桑儿……你为什么就是不肯重新接纳我……为什么……桑儿……”

    南越泽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看着趴在桌子上的言墨归,他皱着眉,之后说道,“言墨归,你已经喝醉了,我送你回南宫府吧。”

    也不知道言墨归是真醉还是假醉,他在听到“南宫府”的时候,恍恍惚惚地站了起来,之后摇着头说道,“不……不要……”

    南越泽皱着眉,如果不送言墨归回南宫府的话,难不成他还要送言墨归回国师府吗?

    唉……

    看来眼前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南越泽抱起了言墨归,之后一步一步地走回了国师府,他在心里忍不住哀怨道,“他这是倒了什么霉啊,本来是想着去找一下苏婉清的,谁知道却在路上遇到了这个人,而且!他居然还陪着言墨归去喝醉,这言墨归还喝得这么醉!”

    守在国师府门前的两个侍卫看到南越泽扶着另一个他们不认识的男子时,眸中都出现了惊讶的神色,随后上前问道,“国师大人,需要我们扶进去吗?”

    南越泽摇了摇头,然后咳了咳嗓子,让他们守好门就好。

    刚进到房间,南越泽就听到太子那鬼哭狼嚎的声音,“哟哟哟,这是谁呀?南越泽,你可以啊,出去一趟,还拐卖良家妇男了啊?”

    南越泽懒得理他,只是冷冷地说道,“还不快过来帮忙。”

    太子切了一声,说道,“那可是你的奸夫,我才不要帮忙呢!”虽然面上是这么说着,可是太子还是乖乖地走了过来,在扶起言墨归的时候,他皱了皱眉。

    然后又说道,“南越泽,不错啊,眼光这么好,还专门挑了一个长的好看的。”

    “你可别再贫嘴了,这可是东朔国的皇上,言墨归。”南越泽冷冷地说道。

    “我去!”

    太子震惊地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南越泽,就在南越泽以为他是要问他怎么遇到言墨归的时候,太子则是换了一副表情。

    他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惊叹的表情,“没看出来啊,南越泽,你魅力这么大,居然还把东朔国的皇上给搞定了。”

    南越泽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如果不是扶着言墨归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上去踹太子一脚,看着南越泽那阴沉的神色,太子也终于不再开玩笑了,变得认真起来。

    “好了好了,说说看,你是怎么认识这言墨归的,他前天晚上在宫廷宴会上的事情现在可是传的满城风雨了。”太子显然还不知道言墨归和红桑的事情,故而有些疑惑。

    待南越泽一脸风轻云淡地说出言墨归是为了红桑而来的时候,太子的瞳孔微微睁大,他惊讶地问道,“不是吧,这言墨归这么痴情啊?”

    南越泽点了点头,之后说道,“皇上那边是不是打算下手了?”现在言墨归身在南国,身边还没有什么势力,皇上一旦知道了他的身份,肯定是不会轻易地放过他的。

    果真,太子下一刻就点了点头,“是啊,这次我来,就是父皇命令的,他想让我给你联手把言墨归给除掉,现在看来……”

    “不能除。”南越泽想也没想,就直接说道。

    太子暗暗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这言墨归现在肯定是动不了的了,依着南越泽的性子,苏婉清的人,就等同是他的人,他怎么可能会让苏婉清难过?

    “你打算怎么瞒过父皇?”但是……即使他们不想除掉言墨归,皇上那边,可不是这么想的。

    “不用瞒,等言墨归醒来之后,告诉他这一切,他自己会处理好的。”对于言墨归的实力,他还是不怀疑的。

    太子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其实现在东朔国和南国的关系还是比较友好的,并不像北昭国的关系一样那么僵硬,随时都会有可能发生战争。

    如果有一天南国和北昭国真的打仗了,那么身为三国之一的东朔国,就成了关键人物,东朔国的帮助,很有可能就绝对了那场战争的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