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43章:惊喜
    “所以,还不如我就这么一辈子不嫁人了,一直服侍在小姐你的身边就好了,这样来,还可以过的开开心心,无忧无虑一点。”红桑又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对苏婉清说道。

    苏婉清又怎么会不知道红桑这是在安慰她,同样也是在安慰她自己?

    苏婉清没再说话,只是脑海中浮现出言墨归对她说的话。

    “婉清,我明白红桑心里的心结,她一直在担心我和她的身份,可是我已经都布署好了,红桑跟着我回去,我会用十里红妆,盛世红颜来迎娶她,她会是我言墨归一辈子的妻子,娶了红桑以后,我也会遣散后宫,毕竟我现在的嫔妃不过也就一两个,这也并不难做,难做的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向红桑解释这一切,让她能够跟着我回去,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我。”

    这样的承诺,当真是极美的。

    若是放在现代的话,言墨归妥妥地就是一个暖心总裁,而红桑也不是那种玛丽苏的傻白甜,她有着她自己的想法。

    “好了,我们不说那么多,也到了,你可是今天的寿星,要好好地打扮一番啊。”

    下了马车,李木李文和言念卿就已经站在门口了,一见红桑下来,李木就立刻跑到她的身边,抱着她,然后仰起头来对红桑奶声奶气地说道,“红桑姐姐,爹爹和娘亲说了,今天红桑姐姐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可是小木一直觉得,红桑姐姐一直是最漂亮的。”

    李木的这一席话,听得红桑心里又开心又好笑,她蹲下身,然后刮了一下李木的鼻子,笑着说道,“这么小就这么会说甜言蜜语,以后还得了?”

    李木有些骄傲地仰起头,之后又奶声奶气地说道,“小木只会对娘亲,婉清娘亲和红桑姐姐说甜言蜜语,以后不会不得了的。”

    他的话一说出来,顿时所有人就都笑了,李文脸上的表情是那种哭笑不得,这个儿子啊,机灵是机灵,就是太会说话了,有的时候,简直就不像一个小孩。

    “好了好了,就算红桑姐姐一直都是最漂亮的,现在也还是要去打扮,这样才是更漂亮呢。”李木拉着红桑的手,往红桑的房间走去。

    苏婉清在后面笑了笑,之后言念卿也和李文相视一笑,一同走了进去。

    苏婉清和言念卿拉着红桑走进了房间,李木也想跟进去,但是却被苏婉清和言念卿也拦住了,李木可怜巴巴地说道,“娘亲,婉清娘亲,小木保证一定不会添乱的,小木是想着来帮娘亲和婉清娘亲的。”

    若是放在平时李木用这种语气对苏婉清和言念卿说话,怕是两个人的心早就融化了,但是今天她们却是一反常态,面对李木的恳求,一脸严肃地摇了摇头,言念卿蹲了下来,然后对李木说道,“小木就和爹爹在外面等着吧。”

    说罢,两个人就走了进去,随后关上了门。

    她们一关上门,言墨归就走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询问李文红桑有没有发现,李文摇了摇头,看着言墨归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他不由得觉得好笑,同时也有点同病相怜。

    想当初,他和言念卿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是费了不少的心思去讨好她,让她开心。

    现在,倒是换成言墨归了。

    得到李文的回答,言墨归悬着的心终于稍稍安定了一些,他又冲着李木招了招手,李木连忙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然后学着他刚刚说话的样子,小声兮兮地对言墨归问道,“舅舅,你要干什么呀?”

    言墨归附在李木的耳朵边上说了一些话,之后李木就连忙点着头,说道,“舅舅你放心,我一定会准时把红桑姐姐带到那里去的。”

    言墨归笑眯眯地摸了摸李木的脑袋,然后就过去布置他给红桑的第二个惊喜了。

    红桑被苏婉清和言念卿一起拉到到她的房间里,然后就看到她们两个神秘兮兮地把屏风给移走了。

    红桑还疑惑着她们两个想干什么,谁知下一刻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件衣服。

    她顿时愣住了,嘴巴微微张着,瞳仁为微微放大,眸中染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苏婉清和言念卿看着红桑的反应,心里微微笑着,同时两个人也是忍不住惊叹言墨归用心,这件衣服,她们两个虽然早就已经看过了,可是现在再度看到,也是忍不住惊叹。

    衣服的大体是用软烟罗制成的,而衣袖却是用蜀锦制成的,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莲花,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则是稀稀疏疏地绣着小朵小朵的紫罗兰,这蜀锦和软烟罗的衔接处则是用绮缝密而成,大红色中夹杂着淡蓝色还有些许的淡紫色,本应是融合不成的,但却因为衣袖还蒙着一层薄如蝉翼的纱,所以配起来则是极为好看的。

    衣服的后面还隐隐约约地绣着些许的莲花,红桑最爱莲花,后面的中间则是一朵极为娇艳的莲花,周旁那些许隐隐约约的莲花,衬得这中间的莲花更显娇艳欲滴,在烛光的照耀下竟会显出来,最为令人惊叹的是,在宽面抹胸的边上,还绣着红桑二字。

    红桑从未看见过如此令人惊叹的衣服,她不由得愣住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她指着那衣服,转过头一脸惊讶地看着苏婉清,问道,“小姐,这……”

    苏婉清笑了笑,然后说道,“怎么样?喜欢吗?”

    红桑的眼眶微红,她点着头,说道,“喜欢,只是,这是小姐你送给我的生辰礼物吗?”

    “那是自然,不然你认为还有谁呢?”苏婉清也明白言墨归的心意,当初他拿着这衣服来找她的时候,就跟她说了,当红桑问起来的时候,要她务必说这是她送给红桑的生辰礼物。

    她还记得当她有些疑惑地问言墨归为什么不自己送的时候,言墨归那落寞的神情,“若是我亲自送的话,她定然是不会穿的。”

    这短短的一句话,却是说出了言墨归心里的心酸和处处为红桑着想的心情。

    红桑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咬着唇,轻声说道,“小姐,你对我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