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30章:照顾
    “这位姑娘之前是不是有过失忆的情况?”大夫看了看言墨归,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红桑,“是的,她以前是失过忆。”

    “没什么大碍,就是以后不要再受到什么大的刺激或惊吓了,老夫给她开药,等到姑娘醒来之后就给她喝了吧。”大夫随后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在纸上写了些药材,立马吩咐下人出去抓药,随后把大夫送走了之后,走到红桑当床边坐了下来,看着躺在床上的红桑,言墨归很是心疼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不知道为什么,红桑的脸蛋似乎是没有了以前的那一般润滑,言墨归皱着眉,轻轻的撩了撩红桑的发梢。

    这时,红桑微微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着周围陌生又熟悉的环境,红桑不禁有些疑惑的皱眉,脑袋上依旧有一股昏昏沉沉的感觉传来。

    “唔……”红桑皱着眉缓缓的支起身子,“桑儿,你别乱动,躺下。”此时的言墨归更是着急的让红桑躺下来,此时的红桑则是更加的疑惑了,她只记得自己好像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晕倒了,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她一点也不清楚了。

    “好晕……”红桑微微的眯着眼睛,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的位置,声音也变得小了很多,或许是因为身体不舒服的缘故,所以就并没有跟言墨归接着犟下去。

    “等一会药就来了,桑儿你再忍一下。”言墨归心疼的摸了米红桑的脸,此时的红桑看着言墨归着急的神情,心中似乎又被什么东西牵动了一下,让自己似乎陷得更深,更加无法自拔了……

    “来,桑儿,把药喝了。”看见下人端着药缓缓的走了进来,言墨归急忙伸出手把红桑扶起来,接着端过药,舀了一勺子放在跟前吹了吹,这才缓缓的挪到了红桑的嘴边,还没等红桑喝下去,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哭味,红桑不禁有些嫌弃的皱眉。

    言墨归却安慰着红桑说这药并不苦,喝了以后身体才不会那么难受,红桑也就只好缓缓的张开了自己的嘴巴,随后忍着恶心把一碗苦涩的汤药喝了下去,言墨归随即把碗放下来,拿出自己放在一旁的糖果,塞进了红桑的嘴巴里。

    没过一会的功夫,红桑的嘴巴就被糖果的味道包围了,在言墨归的陪伴下,红桑再次进入了自己的梦乡,不知道为何,每次只要一遇到言墨归,就没什么好事情发生,至少在今天看来,红桑是这样认为的,自从言墨归来了之后,红桑的狗屎运可是一个接着一个。

    这个时候,出去浪完的苏婉清等人可算是回来了,看着几人都是神采奕奕的样子,李木高兴的冲上前抱住了言念卿,苏婉清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红桑的身影,随后缓缓的离开大堂来到了红桑的房间里。

    推开门看见坐在床上的红桑,一旁还有言墨归像是一个护士一样照顾着,苏婉清不就不禁笑了下,但是看见红桑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的时候,苏婉清有些担忧的走上前。

    “红桑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苏婉清的眼神中也带着一些微微的着急,看着红桑的样子,苏婉清的直觉告诉她,他们不在的这一段时间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小姐您不要担心。”红桑只是微微的笑了下,看着苏婉清,她并不想让苏婉清为自己担心,也不想让所有的人为自己担心,既然自己都已经喝了药了,肯定过一会就会好起来的,红桑的脸上充满了笑意,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刚刚晕倒过的女子,除了脸上的苍白可以稍微的辨认出来一点点。

    看着红桑勉强的样子,苏婉清也不想为难她,罢了……既然红桑不想说,那么久不要勉强了……反正有言墨归在旁边陪着,估计也出不了什么事情,随后苏婉清也就缓缓的离开了红桑的房间,离开之后,红桑看了看一旁的言墨归。

    “陛下,您先出去吧……”红桑低着头,一直都是这样,言墨归看不见,也琢磨不透此时的红桑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不肯让自己接近她,为什么不肯让自己好好的再照顾照顾她?

    “桑儿……”

    “陛下,红桑累了……”还没等言墨归说完,红桑就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缓缓的躺在了床上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脑袋,等待着言墨归的离开,一开始的言墨归还不愿意离开,红桑说若是他不离开,自己就在这杯子里闷死,言墨归自然是不舍得的,于是就无奈的走出了红桑的房间。

    来到大堂里,几人都用一副专业八卦的样子看着言墨归,言墨归只是不屑的撇了他们一眼,并没有过多的理会他们。

    这个时候,一个下人手上拿着一封华丽的信件走到了苏婉清的跟前,苏婉清疑惑的拆开来看了看,发现是皇上邀请他们包括言墨归和言念卿一起参加宫廷宴会,苏婉清看了看周围的人,都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言念卿都不知道已经参加过多少次的宫廷宴会了,对这些东西都很是厌烦了。

    于是言念卿毅然决然的就拒绝了,说是要跟李文出去玩玩,顺便带着李木。

    苏婉清也并没有拒绝,反正只要言墨归跟着自己去就行了,要想言墨归跟着自己去,还是要带上红桑这一枚爱将,这时候,苏婉清转头撇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言墨归,言墨归顿时心中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随即迅速的离开了大堂。

    苏婉清则是不屑的撇了他离开的背影一眼,就知道红桑!

    随后调皮的伸出舌头冲他做了个鬼脸。

    宴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红桑的身子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苏婉清有一再强调如果红桑身体不行的话,不能硬撑,但是红桑却坚持要跟苏婉清一起,于是只好就带着红桑缓缓的上了马车,而言墨归,自然也是跟在后面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