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29章:生病
    “好了好了,木木没事,我们先回去吧?”红桑心疼的皱眉,随即把李木抱了起来,此时的言墨归也缓缓的站了起来,随后看了看自己擦伤的手臂,伸出手捂了捂伤口,随即跟着红桑走进了南宫府里,回到了自己房间里,言墨归不禁有些失落,索性放着伤口不管了。

    而此时的红桑,正在一旁的房间里哄着李木,一想到言墨归出手保护自己的情景,红桑就不禁的有些愧疚,最终还是在良心的驱使下,拿着药来到了言墨归的房间。

    红桑轻轻的敲了敲门,随后等待着里面的人的回应,此时的言墨归坐在床上,自然是听得见,但是不知道为何,一想到红桑不担心自己的时候就来气,也就没有理站在外面的红桑,反倒是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赌气。

    见里面的人没有动静,这到正合了红桑的心意,“陛下,药放在外面了,红桑告退。”红桑此时心中像是得到了解放一般,转身想要离开,却被推开门的言墨归猛的抓了回去,红桑脸上一脸的惊异,随即就被拉进了言墨归的房间里。

    “不要走。”言墨归温柔的声音再次在红桑的耳边响起来,红桑一愣,随即迅速的想要挣开言墨归的怀抱,言墨归却紧紧的搂着她,不让她离开。

    “陛下,请自重!”红桑努力的挣扎着身子,脸上红的像一颗熟透的红苹果,看起来很熟诱人,好不容易红桑才挣开了言墨归的怀抱,却看见言墨归一脸茫然甚至有一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红桑,红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的心疼,随即缓缓的低下了头。

    “桑儿……朕……”言墨归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红桑打断了,“陛下受伤了,还是好生养伤吧,红桑告退。”红桑微微的行了礼,打算离开,却被言墨归抓住了手,“朕的伤是你弄得,难不成,你就没有一点愧疚么?”

    言墨归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的冷笑,随即脸上挂着一抹红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苦笑,或许是对于红桑的冷淡,又或许是自己心中还没有完全散去的感情?

    “我……陛下……”红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低着自己的脑袋,愣愣的站在原地,因为低着头,所以言墨归看见不见红桑的表情,而红桑,自然也是看不见言墨归此刻心痛而失落的表情。

    “过来帮朕上药……”言墨归的声音虽然听起来依旧是那么温柔,也给了红桑拒绝的余地,但是红桑不知道为何,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双脚控制不住的跟着言墨归走到床边,缓缓的拿出了药。

    随即言墨归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结实的胸膛一时间暴露在空气中,“陛下……”红桑猛的捂住了眼睛,不敢睁开来,“你这样,怎么给我上药?”言墨归有些无奈,伸出手揉了揉红桑的脑袋,红桑一愣,随即迅速的躲开了。

    紧接着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言墨归结实的胸膛,以及身上被衣服挡住还有些若隐若现的腹肌,红桑的脸似乎是都红到可以滴血了,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帮着言墨归上完了药。

    “陛下……红桑告退。”红桑把药收拾好了之后,原以为自己可以离开,却不料言墨归猛的想要抓住红桑,却有些用力过猛,等到红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有言墨归紧紧的压在身下。

    “别走。”言墨归起伏的胸膛缓缓的摩擦着红桑的前胸,红桑把头扭开,猛的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言墨归,匆匆得走了出去,看着红桑离开的背影,坐在床上的言墨归也只能无奈的把衣服穿好,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而红桑则是急急忙忙的时候跑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红桑猛的躺在床上用被子捂着自己的脸,怎么会这样没出息!不就是胸肌么!不就是腹肌么!

    红桑猛的跺了跺脚,“红桑姐姐你怎么了?”这个时候,李木稚嫩的声音缓缓的传进自己的耳朵里,红桑这才把捂着脸的被子拿开,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笑容看着李木,除了脸上那两抹怎么去也去不掉的绯红。

    “红桑姐姐生病了吗?你的脸好红好烫!”李木此时撅噘嘴巴,伸出手放在红桑的额头上摸了摸,又放在自己的头上摸了摸,倒也真有一副小大夫得样子。

    “没事的,谢谢木木关心,木木想要吃东西吗?红桑姐姐给你做。”红桑伸出手捏了捏李木的小鼻子,随后宠溺的笑了下。

    “要,木木肚子好饿!”李木此时满脸欣喜的答应了,充满了对红桑的喜爱,随后红桑轻轻的把李木放下来,让下人带着他去玩一会,之后就独自一人走进了伙房里,开始忙活着今天中午该吃什么菜。

    这个时候,红桑的脑袋突然一阵眩晕,好在红桑及时扶住了一旁的灶台,这才不至于倒下去,随后红桑猛的摇了摇头,随即迅速的又开始忙活起来。

    休整了一番之后,言墨归缓缓的走出了房间里,看见正在大堂里吃饭的李木,随后询问红桑去哪里了,李木也是有些疑惑,说是红桑姐姐做完饭之后就一直在房间里,都没有出来过,此时的言墨归心中突然的有了一股不详的预感,随即迅速的来到了红桑的房间里,推开门,果不其然看见了倒在地上的红桑,急忙派人去叫大夫。

    随即把红桑抱回了床上,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的红桑,言墨归很是着急在红桑的耳边轻轻的喊着她的名字,却没有见红桑有半点的反应,紧接着,下人就带着大夫急急忙忙的推开门走了进来,随后言墨归把位置让给了大夫,自己则是在一旁着急的看着她诊脉。

    “怎么样了大夫?”言墨归的眼神中满是着急,看得出来,他对红桑很是关心。

    “这位姑娘之前是不是有过失忆的情况?”大夫看了看言墨归,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红桑,“是的,她以前是失过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