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12章:失败的宴会
    待苏婉清回到南宫府后,红桑就再也忍不住了,气呼呼地对苏婉清说道,“小姐,那帮人太过分了,分明就是她们想要陷害小姐,现在又说是小姐的错,真是太可恶了!”

    苏婉清倒是不慌不忙地坐了下来,然后抿了抿茶,一脸地淡定。

    红桑有些不解地问道,“小姐,难道她们那样说你,你就不会觉得生气吗?”

    要是换做是她的话,早就一脚上去了,什么也别说,直接上打。

    苏婉清摇了摇头,然后唇边带着一抹惬意的笑容,“红桑,难道你不感觉看着那帮人算计我却算计到他们自己头上的样子很好笑吗?”

    “她们说的那些话我自然是不爱听的,也很生气,但是你想过没有,那帮人要的效果,就是这个,你若是真的生气了,愤怒了,动手了,那么还就正好称了她们的心意呢。”

    “况且她们说的那些话对我又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我何必为了一群无趣的人而生气呢?”

    红桑抿了抿唇,一脸的沉思,随后,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小姐,虽然我还不是很明白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在我心里,小姐说的就是对的。”

    苏婉清被红桑的这番话给逗笑了,同时也觉得心里暖暖的,她虽然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时代,但是却能够遇到一个全心全意相信她的红桑,是多少地幸运啊。

    苏婉清和红桑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个时候,陈思雨就在门外听着,一双眼睛盈满了对苏婉清的怨恨,今天在宋家发生的事情,她都知道。

    那个宋良言也实在是太蠢了,想要陷害苏婉清不成,反倒还害了她自己,若是她再聪明一些,布局再缜密一些,那么今日就该换成苏婉清哭了!

    宋家。

    宋良言坐在床上,一双眼睛哭的红肿,可是她却像是没有发觉一样,依旧在自顾自地哭着,而宋母则是坐在她的身边,搂着她,眼眶也红着。

    宋良玉则是一脸不在乎地坐在一旁,宋父在房间里不断地踱着步,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宋良言,最后,他紧紧地皱着眉,冲着宋良言吼道。

    “哭哭哭,就知道哭!哭能挽回什么吗?”

    宋良言像是被吓了一跳,她紧紧地靠在宋母的怀里,一脸地受伤。

    宋母红着眼眶,狠狠地瞪了一眼宋父,“女儿都成这样了,你还好意思在这里骂她,你配做她的爹吗?就不知道该想想办法来挽救什么吗?”

    宋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以为这件事情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被压下去的吗?你可别忘了,今天,京都所有名门权贵的千金小姐可都是在场的,你觉得这件事情能够压的下去吗?”

    宋母也愣住了,想了好久,她又搂紧了宋良言,然后声音哽咽地说道,“那该怎么办?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良言的前程被毁于一旦吗?你就忍心看着她那样吗?”

    宋父顿时也说不出话来了,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另一旁的宋良玉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地怎么样,实则心里早就已经乐开花了。

    她早就看宋良言很不爽了,这个宋良言,因为是宋母历经艰辛生下来的女儿,而且因为她十分会说话,所以深的宋父宋母的欢心。

    也正是因为宋良言,才导致她这么多年都生活在她的阴影之下!

    这一次,若是宋良言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而身败名裂了,那么她还真的是要好好地感谢一下那个苏婉清呢!

    但是这个时候,她可不能表现出自己很幸灾乐祸的模样,宋良玉微微咬着唇,然后皱着眉问道,“那如果姐姐愿意嫁给那个男子的话,就可以说是他们情投意合,一时……”

    剩下的话宋良玉没有说出来,但是她知道,宋父和宋母以及宋良言定然都是听得懂的。

    果不其然,宋父闻言,脸上出现一抹沉思,而宋母则是皱着眉,仿佛是有些不满意,宋良言更是直接白着一张脸,眼睛死死地看着宋良玉,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一样。

    宋良玉缩了缩脖子,然后有些委屈地说道,“姐姐,我知道你肯定不能接受这个……但是,你要想想,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你的清白可就真的毁了!”

    宋良言冷笑一声,她和宋良玉不和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了,她怎么会不知道宋良玉说这话只是为了让她的前途尽失!

    “宋良玉,你别在那里假惺惺地出主意,我告诉你,想让我嫁给那个人,没可能!”

    宋良玉的眼眶微微一红,然后她又是可怜巴巴地咬着唇,看着宋父,“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要帮你的而已,真的没有其它的想法,你相信我……”

    “呸!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的那点算计吗?你就是看不得我好!非要把我逼上绝路你才高兴!”宋良言此时整个人都濒临崩溃边缘,她死死地看着宋良玉,然后吼道。

    宋良玉一下子就哭了出去,她摇着头,“姐姐!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你口中说的那样,我是真心为你出主意的,而且,这件事情也不是我做的……你总不能因为自己吃了亏然后就来冲我撒火吧?”

    宋良言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宋父那烦闷的声音,“好了!你们两个都给我少说一点,还嫌我不够烦吗?”

    随后,宋父又叹了一口气,怜惜地看了一眼宋良言,他沉默了很久,才缓缓说道,“良言,良玉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她出的主意我认为是可行的,要不……”

    宋良言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宋父,仿佛是没有想到一贯疼她宠她的宋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样,她有些愕然。

    “父亲……你可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吗?你这是眼睁睁地把我往火堆里面推!”

    那个男子,是个粗鄙不堪的乞丐,当初她们为了让苏婉清的名声更败坏一点,所以才会找到那样的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