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199章:计划
    这个时候的苏婉清正坐在椅子上玩着手中的茶杯,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红桑,你方才说那个侍女很像是撞到你的那个女子,是真的么?”苏婉清看了看一旁的红桑,现在苏婉清的思绪还有一些混乱,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去调查,若是红桑说的是真的话,那么这个侍女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只要揪住她,那么就一定可以找到凶手。

    “是的小姐,虽然红桑不敢说是一定,但是这个女子的身形和声音都很像,而且若是去侍女的房间里翻一翻,一定会发现少了一只的耳环。”红桑也变得认真了起来,因为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以前那些什么大大小小的命案,可都没有这一次要来的大,看来这些人为了陷害苏婉清,怕是连自己的小命都不要了,竟然敢这样铤而走险的去谋害太后。

    想到这里苏婉清不禁冷笑一声,现在自己手头上还没有足够的证据,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什么证据,但是……在自己来到这里之后,最大的敌人莫不过是苏凝画,古清歌和苏父他们,除了他们,应该没有别人会这样憎恨自己了。

    现在苏凝画已经死了,就算是借给古清歌一百个胆子,古清歌也不敢去谋害自己的姑姑,而唯一又动机的,除了苏父苏婉清再也找不到什么更好的人选了,但是苏婉清觉得,就凭着苏父的脑袋,肯定不会亲自动手,所以自己一时半会肯定是找不到有关于苏家的半点线索的了。

    苏婉清有些无奈的扶额,看来……自己只能从那个丫鬟开始下手了,苏婉清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谋害太后从而来陷害自己,其实苏婉清有那么一刻想过,若真的是苏家该怎么办?

    苏婉清知道,就算她是苏家的长女,但是在苏父的眼中,自己也只不过是被一个机器,一个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机器,一个想丢就丢,想弃就弃的机器,但是苏婉清想,就算是苏父再怎么没良心,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苏父也不会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吧?

    但是,苏父的性格苏婉清又何尝不了解,他无非就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任何代价的人。

    苏婉清双手撑在桌子上,伸出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回想着当时的场景,努力的想要发现一些的蛛丝马迹,但是那些人似乎是一点马脚都没有露出来一样,苏婉清怎么回忆也看不见任何的蛛丝马迹。

    站在一旁的红桑也不知在何时退了下去,自己还是先不要打扰苏婉清,现在的当务之急,就先尽量的掌握更多的线索,才可以找出真凶,洗清苏婉清的嫌疑。

    这个时候,南越泽突然的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见坐在椅子上愁眉苦脸的苏婉清,南越泽心头一紧,随即缓缓的走上前。

    “你的耳环,收好。”原来南越泽是过来还耳环的,听见南越泽声音的时候,苏婉清先是被吓了一大跳,随即睁开眼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南越泽放在桌子上的耳环,两人对视一眼,随即又很是尴尬的移开了目光。

    “谢谢。”只见苏婉清把耳环拿了过去,随后又有些尴尬的给南越泽倒了一杯水,南越泽并没有坐下来,依旧是站在苏婉清的不远处。

    “怎么,有进展了么?”南越泽看着苏婉清愁眉苦脸的样子,实际上自己心中也是着急的要死,因为他们都知道谋害太后的罪名可是很严重的,所以若不早点查出真凶,就说明苏婉清就正在危险的边缘。

    “嗯,有了点头绪。”苏婉清点点头,眉头也舒缓了不少,但是还是有些担心接下来的事情,毕竟他们肯定已经知道自己有所察觉,说不定哪天就会派人过来刺杀自己,或是接着采取什么措施,到时候自己就很危险了。

    “什么?”南越泽接着问道。

    “红桑说陈家小姐的侍女跟撞到她的那个女子很像,但不敢百分之百确定。”苏婉清捏了捏手中的茶杯,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若是来软的话,肯定是套不出什么东西的了,毕竟他们什么都不缺不是么?看来……只能来硬的了。

    “那你接下来……”南越泽还没说完,就看了看一旁的苏婉清。

    “绑。”苏婉清倒是心直口快,什么东西也敢说出来,南越泽不禁在心中笑了下,这也倒是应了她的性子,这样直接,这样粗暴。

    “嗯。先走了。”南越泽说完,便迈开脚步想要离去,苏婉清这才抬头看着南越泽硕大的背影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去,缓缓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当中,心中有些失落是什么意思?

    苏婉清不知道,就在南越泽转身的那一刹那,嘴角边露出了一抹笑容,一抹跟苏婉清冷战以后的第一抹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此时的苏婉清努力的摇着脑袋,想要把这些与案子不相干的事情全部抛出去。

    “小姐,国师大人方才与您说了些啥?”南越泽刚走后没多久,红桑就匆匆的跑过来,脸上写满了两个字,“八卦”。

    这让苏婉清很是无奈,“我饿了,给我蒸些包子去。”苏婉清只好迅速的把红桑打发走之后,接着梳理着案情,制定着另外一个方案,若是案情有了变化,她也做好了两手准备不是么了?这样更加的保险,更加的安全些。

    过了一会,红桑就端着些热腾腾的包子过来了,放在桌子上,红桑站在一旁问苏婉清有没有想好什么对策,苏婉清点点头,红桑则是问苏婉清什么对策,苏婉清此时却眨了眨眼睛,说是等待明天就知道了。

    这可让红桑心中好奇心爆棚,她不知道接下来的苏婉清会用什么办法去找出真凶,不过只要是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红桑就会一直站在苏婉清这一边。

    “哎呀小姐,你就告诉红桑嘛,你这样红桑心里好憋屈啊!”红桑撅噘嘴巴,脸上满是祈求,皱着眉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苏婉清,苏婉清则是缓缓的摇摇脑袋,一副就是不告诉红桑的样子,红桑见了,拉起苏婉清的手臂就开始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