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191章:回家
    “让你担心啦。”苏婉清伸出手摸了摸红桑的脑袋,心中不禁暖暖的,毕竟有这样一个红桑陪在自己身边,所有的烦恼都会消失不见的不是么?

    “小姐,你跟国师大人是不是吵架了?”红桑突然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随后看了看正在吃着包子的红桑,这一句话差点没把苏婉清噎死,好在红桑快速的把水拿了过来,苏婉清喝完之后笑了下。

    “国师大人身份尊贵,我们这些人高攀不起,红桑你多想了。”苏婉清喝完水之后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

    “小姐怎么会高攀不起?小姐可是苏府的大小姐呀!而且还是南国的大将军!可威风了!小姐可不要这样想。”红桑突然认真了起来,看着红桑的样子,苏婉清知道红桑对自己的身份很是肯定,随后笑了下,叫红桑不要担心,她自会处理好。

    而这几句话正巧被安慰完古清歌的南越泽听见了,南越泽站在门外想推开门的手顿了顿。

    高攀不起?……

    这几个字在南越泽的心中久久得回荡,随即心声一模冷笑,原来她是这样想的么?南越泽缩回了自己想要推开门的手,这个时候的他,突然有一种想法,是不是自己不是国师了,苏婉清就可以留下来?就可以跟自己在一起了?……

    南越泽垂眸,迈开脚移步到了书房里,坐在书房的凳子上,南越泽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几天发生的一切,让他觉得很是疲倦,他多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可是现在他却不能松懈,这里还有许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等到苏婉清心满意足的吃完包子之后,看了看一旁的红桑,红桑则是一脸猛的看着苏婉清,毕竟苏婉清跟南越泽的事情,红桑还是有一丢丢的好奇,以前的两人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过,肯定是吵架了!

    “小姐呀,你跟国师大人怎么了,你就跟红桑说说呗,你不说,红桑心里难受啊。”红桑嘟了嘟嘴巴,随后眨巴眨巴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婉清,苏婉清也是笑了下,但是依然没有说到底是什么原因,只是让红桑去那些纸笔。

    红桑把纸笔拿到苏婉清的面前,苏婉清只是写下了几个字,随后放在桌子上,接着就叫红桑扶着自己回到了南宫府里。

    “哈!果然还是在南宫府里好些自在!”苏婉清看着南宫府的环境,周围的空气顿时都变得清新了许多,这也让苏婉清很是放松,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养着吧。

    而这一边的南越泽,看见了苏婉清离开的背影,并没有阻拦,回到房间里,南越泽看见了苏婉清不小心落在床头没有拿走的那一包散落的珠子,随后从床上拿起来,走进书房里开始研究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些东西重新穿在一起,变成一条手链。

    反正恢复原样的话已经是不可能了,南越泽也就靠着自己一双笨拙的手,拿起一根针细心的穿着珠子,在这期间,南越泽的手上可是被扎出了不少的伤口,南越泽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有耐心的做一件事情。

    穿好之后,南越泽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出现了大大小小当然针眼,有些还淌着一些血,看起来是多么的惨烈,果然,男子还是不容易做那么细心的活么?

    南越泽轻叹一口气,随后把穿好的链子放进了一旁的抽屉里好生保管,因为南越泽知道,苏婉清肯定会回来拿。

    不对啊!不是丢说好了要保持距离的么?!为什么还要帮她把手链修好?!

    南越泽此时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果然,自己始终是会忍不住给苏婉清做点事情,总觉得每天不给苏婉清做点什么,就会没精打采,无聊一整天的样子,南越泽此时看着桌子上的一大堆竹简,只能一门心思的看了起来。

    没有了苏婉清开心的笑声在一旁陪伴着自己,南越泽总觉得做什么事情都有些不耐烦,不一会的功夫,南越泽就把手中的竹简丢在了一旁,靠在椅子上想着休息一会,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毕竟这个样子也没有办法接着看下去了。

    这个时候,太子高高兴兴的来到了国师府,看见了坐在书房里异常冰冷的南越泽,不禁有些震惊,随后来到南越泽身边伸出胳膊肘轻轻的捅了捅他,南越泽这才回过神来。

    “你来做什么?”南越泽语气冷冷的,太子则是撇撇嘴。

    “没事就不能来吗?”太子伸出手撑在南越泽的书桌上,一副调戏的目光看着南越泽,凭借他敏锐的观察能力,一看就知道南越泽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怎么了,看起来闷闷不乐的样子,莫不是又跟婉清姑娘吵架了?”

    “去去去,没事就回你的太子府去,正烦着呢。”

    “切,小两口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太子倒是不屑的撇了南越泽一眼,随后突然就蹦跶出了一句。“别乱讲话,我跟婉清不是那种关系。”

    南越泽倒是冷冷的撇了站在一盘的太子一眼。

    “怎么会找你没事,既然心烦就来下一局啊,正愁没事干呢!”太子看了看一旁的棋盘,眼中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南越泽自然是不怕的,说来就来,于是两人就坐下来看着棋盘,开始了一句严密的对决。

    过了没多久,南越泽就败下阵来,此时的南越泽整个脑子都是乱的更别说思考什么布局了,就连怎么堵住太子的去路逗死问题,看着以前从来都没有输过的南越泽终于输在了自己的手下,太子很是高兴的笑了下。

    “怎么,没了婉清姑娘,都跟丢了魂似的,能不能有点出息!”太子伸出手推了推南越泽的肩膀,脸上的笑意没有减弱半分。

    南越泽又是冷冷的撇了一眼,表示自己的不屑。

    “怎么,你不打算去找婉清姑娘道个歉什么的?”太子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南越泽,一脸茫然的样子,显然是不知道自己该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