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156章:来信
    “红桑!红桑你醒醒!你一定会没事的!”言墨归有些着急,他不知道红桑是不是真的要丢下自己的不管了,再怎么说,自己这辈子欠红桑的还没有还清,怎么能让红桑就这样死了?那自己的心里岂不是更加的愧疚了?

    看着躺在自己怀里,脸色依旧是惨白的红桑,头发里还有斑斑血迹,言墨归很是着急,不断的呼唤着红桑的名字,想要把红桑从睡梦中叫醒来,可红桑却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安静的躺在言墨归的怀里,像极了一个睡美人。

    马车正在用最快的速度往皇宫的方向飞奔回去,不一会的功夫,马车就停在了皇宫的门口,言墨归急忙抱着红桑下了马车,大声的喊着自己的御医御医也循声赶来,看着已经昏迷的红桑,刚刚想要开口,言墨归就冷冷的说着。

    “不管怎样,也要把她给我救活!否则,你就不要来见我了!”言墨归快速的迈着脚步往自己寝宫走去,把红桑放在自己的床上,眼中满是着急,一旁打扰你御医也胆怯的走上前查看着红桑的伤情,有些失落的摇摇脑袋。

    看着御医缓缓摇动的脑袋,言墨归眼中则是更加的着急。

    “怎么样了到底!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救活她!”言墨归猛的抓起了御医的衣领,吓得御医更是伸出手挥了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没……没有皇上,微臣一定尽力,但是红桑姑娘伤的很重,就算是救活了……”御医下意识的顿了顿,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往下说,眼中满是惊恐的神情。

    “怎么?会怎样?!”言墨归放下了御医的衣领子,随后看了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像一个木头人一样的红桑,眼中满是心疼。

    “也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御医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听到这里,言墨归的心中“咯噔”一下,手中的拳头不禁紧了紧,最终还是无奈的说了一句,让御医一定要救活红桑,不管醒不醒的来,都要把她救活。

    御医点了点头,看着言墨归离开的背影,也就在里面帮着红桑处理伤口,经过几个时辰的努力奋斗之后,御医终于大汗淋漓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看家御医的言墨归激动的马上上前询问红桑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御医点了点头,没想到红桑的生命力竟然这么的顽强,这样的人可谓是极少见的。“红桑姑娘现在一定没有大碍,但是什么时候醒的过来,就要靠她自己了。”御医的眸子里也不禁闪过一丝的失落。

    就凭他这些年的行医记录来看,受了这样重的伤的那些正在昏迷的人,是很难可以从自己的梦境中醒过来的,因为她的梦境中,有她最想要的东西,最舍不得的东西,让他们久久得在里面徘徊,始终不肯出来。

    若是红桑真的醒了过来,就证明红桑的毅力真的很顽强,而且有很好的逻辑头脑,她可以很轻易的看出什么事情是虚,什么事情是实,只有尽快的认清事实,才有可能冲破这一道坚硬的保护盾,从睡梦中醒过来。

    言墨归缓缓的走到红桑的身边,眼中满是心疼和自责,似乎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样,言墨归来到床头,缓缓的拉起了红桑的手,依旧是那纤细的触感,此时却已经变得这样没有了一丝的温暖。

    红桑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滴眼泪缓缓的从眼角流露出来,划过红桑苍白的脸颊,消失在枕头上,言墨归自然数看见了红桑划过脸颊的泪水,不禁有些惊喜,看来红桑虽然昏迷了,但是脑袋里还是有一点点意识的!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

    言墨归伸出温暖的手帮着红桑把眼角边的泪水擦掉,眼中满是宠溺。

    “红桑怎么样了!”这个时候苏婉清处理好了自己的伤口,急急忙忙的跑过来,看着躺在床上的红桑,脸上已经变得毫无血色,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冰冷的雪人一样,苏婉清急忙跑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红桑。

    “红桑!红桑你醒醒!你不要吓我啊!红桑!”苏婉清的眼角边被逼出了眼泪,苏婉清着急的拍了拍红桑的脸,想要把正在沉睡的红桑给唤起来。

    “小点声,会吵到她的。”此时的言墨归皱皱眉,眼中满是担忧,苏婉清这才急忙收住了嘴巴,看着躺在床上的红桑,苏婉清的眼中满是自责,若不是自己没有好好的保护好红桑,红桑也就不会这样掉下山崖,也就不不会变得像现在这样!

    “都怪我!都怪我没有保护好红桑!如果不是我的话,红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苏婉清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大滴大滴的砸在地板上,不停的责怪着自己没用,连红桑都保护不了!等到红桑醒来了,苏婉清一定要让红桑以后不受到半点伤害!

    ……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的来了一个宫女,说是有一封信给苏婉清的,随后把手中的信递给了苏婉清的手上。

    苏婉清看着这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不禁擦了擦眼泪,眼中有些疑惑,到底是谁会给自己写信?

    言墨归就趁着这个理由让苏婉清好好的回去休息,等到红桑好些了一定会通知她,苏婉清点了点头,毕竟言墨归在红桑的身边陪着,就算莫霜有再大的胆子,估计也不会当着言墨归的面再说些什么,毕竟言墨归对红桑的态度,莫霜已经很清楚。

    苏婉清随即缓缓的离开了言墨归的寝宫,来到自己的房间里,苏婉清躺在床上看着手中的信封,好奇的打开来看了看,霎时间,三个熟悉的字眼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婉清姑娘:

    不知道你在那一边过得如何,不知为什么,没了你的日子总是有些无聊,整日对着这些百般聊赖的奏折,眼睛都疲倦了。

    可千万别想着待在那里不回来了,这边还需要你。

    望早归

    南越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