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139章:放手?
    太子和南越泽更是沉默,是啊,古清歌不再一门心思地扑在南越泽身上,这不是他们一直以来都希望的吗?

    他们对古清歌,真的是太不信任了。

    “太子哥哥,你知道吗?自从我回来之后,你和越泽哥哥就都变了,你们变得开始不听我的解释,开始变得不再信任我了……”

    “以前的你们,都承诺过要好好地保护我的,可是……现在呢?”

    “你们现在只会关注苏婉清,她一旦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就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我,觉得这都是我做的,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当初你们可以多信任我一点,多关心我一点……”

    “那么,我就不会恨苏婉清,不会去害她了啊,小时候的你们,一直都是我黑暗童年里的一束光芒,现在你们又无情地把这束光芒给收走了,你让我怎么办?”

    古清歌说着说着,眸中开始盈着眼泪,这一番话,不单单只是为了用来让南越泽和太子对她产生愧疚之情的了,更多的还是她的肺腑之言。

    南越泽张了张嘴,想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话可以去解释的了,是啊,自从苏婉清开始变得不一样之后,他的心思就已经放在了苏婉清的身上,开始不去关注古清歌了。

    小的时候,他还对她承诺过要好好地保护她的。

    可是……

    现在呢?

    他却只是因为怀疑而在这里质问古清歌。

    顿时,一股浓浓的愧疚之情充斥在心间,太子亦是如此。

    “好了,太子哥哥,你们回去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了。”古清歌抿了抿唇,说道。

    看着古清歌盈着泪却始终忍着的样子,太子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真的是不负责任到了极点。

    他明明知道的,小时候的古清歌,是多么地向往光明,小时候的他们,就正是古清歌生命中的光明,她唯一能够依靠的两个人,现在却在这里质问她,这让她怎么会不伤心?

    “清歌……我……”太子开了口,却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解释。

    古清歌却是扭过头,不再去听,随后让家丁把南越泽和太子赶走。

    南越泽和太子这个时候也是觉得不应该再待在这里,他们再继续待下去,只会让古清歌越伤心。

    待太子和南越泽都走了之后,古清歌这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气,她顿时瘫坐在椅子上,额头上的冷汗直冒,刚刚她真的是心虚极了,如果南越泽再继续质问下去的话,她的情形就会很不利。

    不过好在,她还是成功地让太子和南越泽对她的怀疑给打消了。

    而且,相信他们两个人一定都陷入了浓浓的愧疚之中。

    不过……刚刚的那一刻,她不仅心虚,同时也很想哭,她也开始不明白了,自己这么恨苏婉清到底是因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南越泽对她的不同寻常吧……

    也许是因为太子对苏婉清和对她的态度一样吧……

    也许是因为太子和南越泽开始不再继续关心她了吧……

    走在回国师府路上的南越泽和太子,此刻都是一言不发,不仅仅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更多的是因为古清歌刚刚的那一番话。

    好像……

    清歌说的并没有错,他们两个似乎太不信任她了,他们是一起长大的人啊怎么就因为一点怀疑而去质问她了呢?

    回到国师府之后,南越泽疲倦地闭上了眼睛,声音有些低沉,“你说,我是不是对清歌的误会太大了?”

    太子也是疲倦地点了点头,“不止是你对清歌的误会太大了,我也是一样。”

    他们都固执地认为既然上次屏妃的事情有古清歌的参与,那么这次也十有八九地跟她脱不了关系,同时也都固执地认为古清歌太不懂事。

    可是他们却都忘了,之前的古清歌,也是纯真善良的啊,也许她之所以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不过都是因为他们两个呢?

    意识到这一点的南越泽和太子更是觉得亏欠了古清歌。

    这个时候,苏婉清却是突然来了。

    本来还想吓一吓南越泽和太子的苏婉清在看到两人都是一副难受的样子时,顿时疑惑,这两人这是怎么了?

    “你们怎么了?怎么都是一副感觉自己做了很多错事的样子呢?”大大咧咧地坐下,苏婉清疑惑地问道。

    南越泽微微抿唇,随后说道,“婉清,我觉得这件事情跟清歌没有关系。”

    苏婉清愣了愣,她定定地看着南越泽,缓缓地开口问道,“你去过古府了?”

    南越泽没有回答,但是苏婉清早就已经知道了答案,她开始疑惑,古清歌这是对南越泽和太子说了什么,让他们两个突然会变成这样?

    “那她跟你们说了什么?”

    “她说,越泽不信任她,那么她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只要越泽认为这件事情是她做的,那么她再辩解,也是于事无补。”南越泽没有回答,但是太子却开口了。

    苏婉清的眸光暗了暗,古清歌真是这么说的?

    “她还说了,她现在已经想通了,不想再继续一门心思地扑在越泽的身上。”

    听到这句话,苏婉清则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古清歌会说出这种话来?

    凭着她对南越泽的感情,她怎么可能会说出不想再继续一门心思地扑在南越泽身上的这种话来,她之前可是为了南越泽而不惜一切手段地想要陷害她的。

    现在说放手了就放手了?

    她不相信。

    “你不相信是吧?起先我也是不相信的,可是你不知道,清歌的那副样子,真的不像是装的,我觉得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在那里的话,估计清歌说着说着估计就会哭出来了。”

    “况且,我和越泽确实是做的不好,我们小时候明明对她承诺过的,要好好地保护她的,可是……”太子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是苏婉清却懂得他那未说完的话。

    苏婉清忍不住陷入了沉思,如果古清歌真的这么说的话,那么……

    这件事情就应该跟她没有关系了,可是如果不是古清歌做的话,那么又会是谁做的?

    是谁那么想置她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