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133章:信
    过了一天之后,古清歌正在房里慢条斯理地画着眉,忽然,下人拿着一封信进来了。

    古清歌依旧还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她瞥了一眼那个下人,一边继续画着眉一边问道,“怎么了?”

    那下人将手中的信给递了过去,随后说这是一个女子让他给古清歌的。

    古清歌缓缓地放下手中的眉笔,接过那封信,她的眸中带着好奇的情绪,究竟是谁会给她写信?

    打开信后,古清歌心中却突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不知为何,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字迹十分像容念毓的!

    可是……她写信给她干什么?

    她不可以直接来古府跟她说吗?

    带着浓浓的疑惑和不安,古清歌看完了一整封信的内容,她的脸色顿时大变。

    那下人看着古清歌的脸色从一脸淡然瞬间变成铁青的样子,顿时有些好奇那封信上的内容。

    这封信正是容念毓写来的,上面写着让古清歌不管怎么样,也要把苏婉清从自己的视线里抹去,总的来说,就是让古清歌无论怎样也要把苏婉清杀掉,以除后患。

    以绝后患……

    古清歌冷笑,经过上次屏妃的事情之后,她还是看出了苏婉清不是一个好惹的货色,况且上次她联合容念毓一起陷害苏婉清的事情,南越泽和苏婉清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时候,她再贸然出手,岂不是找死?

    容念毓这是成心地想让她当出头鸟!

    若是真的借她之手除掉了古清歌,容念毓不仅绝了心头大患,而且还不会受到什么牵连,到时候即使是她被抓住了,容念毓也不会被连累。

    若是她没有成功,她也依旧不会有什么损失。

    反而是她,不管成功与否,若是被抓住了,那么,不仅南越泽和太子会厌恶她,而且她也不会有好下场!

    容念毓啊容念毓……

    你真是打得一手的好算盘!

    古清歌冷冷地把信丢在一旁,心中的怒火涌上。

    忽然,她抬头一看,发现那下人正探头探脑地想要看看那封信上的内容,顿时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快速地走到那个下人的前面,古清歌狠狠地扇了那下人一巴掌。

    那下人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一下子手足无措地跪了下来,慌乱地说道,“小姐……”

    “谁允许你探头探脑地看我的东西了?有没有一点规矩!下去自己领四十大板!”

    古清歌盯着那个下人,语气极为恶劣。

    那下人顿时被吓得脸色苍白,那可是四十大板啊!

    且不说他承不承受地住,就说他承受住了那也得在床上休养个一年半载的,以后行动也不便啊!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啊!”那下人一下一下地磕着头,哀求道。

    古清歌此时真在气头上,又怎么听他的话,直接大手一挥,顿时,门外的那个侍卫就将那个下人给带了下去。

    又扫了眼房间里的下人,发现她们都是苍白着一张脸,额头上冒着冷汗。

    顿时,古清歌的怒火又上来了。

    她就那么恐怖吗?怎么她们一个个地都显得那么怕她?

    于是,她又转过身,冷冷地看着那些奴婢,说道,“怎么?一个个怎的都低着头?我很恐怖吗?!”

    “奴婢不敢!”一屋子的下人都跪了下来,身子不住地颤抖,生怕古清歌一个不爽,像刚刚处置那个下人一样地处置她们。

    古清歌倒是没有那么癫狂,只是让她们自己用最大的力气扇自己十巴掌后就下去。

    向下人们发完了火,古清歌的心情也稍稍平复了一下,虽然她对容念毓十分地不爽,但无奈于容念毓手上还有自己的把柄,她现在也只能暂时听从她的指令了。

    故而,古清歌只能在心中默默地思考着到底怎么样才可以解决苏婉清,同时,心中对容念毓的怨恨也在心中缓缓的累积下来。

    不过……

    倒是不知道越泽哥哥和苏婉清那个贱人和好没有……

    若是他们和好了,那对于她来说,可就是一个极为不利的消息了。

    不行!

    她得去国师府看看!

    古清歌微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随即来到了国师府。

    果真,如古清歌想的一样,苏婉清和南越泽早就已经和好了。

    一进去,她便看见了跟南越泽聊得正欢的苏婉清,不由得紧了紧自己的拳头,心头浮上一股不安。

    虽然心里极为地不想看见苏婉清,但古清歌还是不紧不慢地走了进去。

    看见古清歌过来了,苏婉清也没有像以前一样躲着,反倒是不自觉的往南越泽的方向看了过去,眼中不免的有些敌意。

    之前她躲着古清歌,不过都是因为她和南越泽的关系好,她不想去掺合,也不想看着心烦,干脆就眼不见,心不烦地躲着她。

    现在她也知道了南越泽关心古清歌不过只是因为他和古清歌小时候的关系比较好而已,她苏婉清在南越泽心里的地位比起古清歌来说,还是高了那么一些的。

    察觉到苏婉清的眼神,南越泽也转过头看了看前来的古清歌。

    古清歌随即装作可怜地上前,咬着唇关心地问道,“越泽哥哥,你没事了吧?你知不知道,你之前的那个样子,让清歌好生担心呢。”

    说罢,古清歌还不动声色的给苏婉清挑衅地挑了挑眉,苏婉清却只是冷冷一笑,没再说话。

    南越泽只是摇摇脑袋,说道,“清歌,你不必担心我,我现在已经好多了,说起来,都是多亏了婉清。”

    言罢,他转过头,满眼宠溺地看着苏婉清。

    苏婉清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我哪有那么神奇啊,不过你这几天还是要好好休息啊,喝那么多酒,很伤身的。”

    南越泽点了点头,想起自己之前的举动,也觉得有些傻。

    看着两人这么和谐的样子,古清歌心里很不舒服。

    以前,她只要一来国师府,越泽哥哥可是立马叫她坐下的,可是现在……

    他却是因为一个苏婉清而忽略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