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129章:他的脆弱
    苏婉清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南越泽拉进了房间,正想着看看南越泽的情况之时,南越泽便紧紧地抱住了她,身体在不住地颤抖。

    苏婉清一愣,旋即鼻尖弥漫着浓浓的酒味,南越泽的身上以至于整个房间都充斥着这样的酒味。

    苏婉清顿时皱起了好看的眉,等于说,在她离开的这些日子,南越泽都是在喝酒了?

    他知不知道这样有多伤身体!

    苏婉清气愤极了,一把推开南越泽,因着这些日子都未进食再加上彻夜未眠,所以南越泽的身体难免虚弱,故而苏婉清一推,便把他推开了。

    南越泽有些慌,还以为苏婉清又要离开了,急忙地伸出手想要拉住苏婉清,却被苏婉清的眼神给制止了。

    苏婉清大迈步地越过他,走到桌子前,果真,桌子上放满了大大小小的空酒坛,地上也有。

    苏婉清转过身,恶狠狠地瞪着南越泽,想要责骂他不在乎自己身体的时候,却望见南越泽眸中浓浓的害怕和不敢置信。

    顿时,她心里的气一下子全消了。

    罢了罢了,他会变成这样,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她。

    于是乎,充满怒火的责骂声就变成了心疼的声音,“你这几天在干什么?就这么不在乎你自己的身体吗?你知道你这样对待你自己我会有多心疼吗?”

    一瞬间,南越泽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手足无措,他急忙地走到苏婉清面前,握住了她的手,感受到苏婉清的温度之后,南越泽才彻底地放下心来。

    还好还好,这不是梦,苏婉清真的回来了。

    看着他孩子气的举动,苏婉清心里的心疼几乎要溢出来了,她看着南越泽眼圈下的乌青和下巴上那些许的胡渣,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你知不知道,你越是如此地伤害你自己,我就越愧疚。

    南越泽轻轻地出声,“因为我在想,是不是我把自己弄成这样你就会回来看我了……果然……”南越泽一瞬间地笑出了声,“你回来了。”

    苏婉清的眼眶一瞬间地就红了,她感觉鼻子酸酸的,连忙对南越泽说道,“可是你知道你这样我会多心疼吗?你把自己弄成这样有没有想过在乎你的人会不会心疼?”

    说到后面,苏婉清还有些激动。

    南越泽连忙愧疚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是婉清,你知道吗?你一走,我心里有多难受,我以为你不会跟着北辰浔走的……那一刻我有多么想拉住你吗?可是我不敢,我怕我自不量力……”

    南越泽轻声地呢喃着,苏婉清就越发心疼他了。

    心疼的同时,看着南越泽眼下的乌青,苏婉清又连忙想起了他这几天一定都是在喝酒,估计睡也没睡吧,这样下去可不行,她得让南越泽快点休息才好。

    于是,苏婉清连忙拉着南越泽走到了床边,“你快点休息一会儿吧,这些天都没好好休息,肯定累了。”

    南越泽却是摇摇头,一言不发地看着苏婉清。

    苏婉清被他看的有些恼,命令地说道,“你不是说会听我的话吗?那我现在叫你马上,立刻,休息。”

    南越泽微微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最后只是乖乖地躺在床上,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苏婉清。

    苏婉清有些无奈地对他说道,“大哥,你能不能闭上眼睛?难不成你睡觉都是睁着眼睛的吗?”

    “可是我怕,一旦我睡了,等到我醒来之后,你又走了……”

    南越泽看着苏婉清的眼睛,眸中带着落寞,轻轻地说着。

    苏婉清一下子就愣住了,她的眼眶又是一红,她微微抿了抿唇,只好柔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走,等到你醒来之后,要是看不到我,就去南宫府找我,好吗?”

    “不好。”

    南越泽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苏婉清此时心里充满着浓浓的心疼,自然是好声好气地劝着他,“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南越泽微微掩下眸,眸中闪过一缕灵光,抬起眸,又是一副落寞的样子,“你跟我保证。”

    “好,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再离开你了,好了,现在快点乖乖休息。”

    南越泽的唇边勾起一抹笑容,他满足地闭上眼,苏婉清此刻还沉浸在无尽的感动之中,正是这样,才导致她没有捕捉到南越泽闭上眼睛前眸中盈着的腹黑。

    南越泽本来是想着装睡,看看苏婉清究竟会不会真的遵守承诺,可是这几天的彻夜未眠让他太累了,只是躺下一会儿,就陷入了睡梦之中。

    苏婉清看着南越泽的睡颜,唇边噙着一抹温柔的笑容,果然啊,这家伙不管怎样都是这么好看。

    挺拔的眉毛,还有虽不浓却很好看的睫毛微微颤动,鼻尖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晶莹的薄雾,唇微微抿着,虽然下巴上有些胡渣,但是看起来却不会显得他很邋遢,反而为他增添了一份英气。

    伸出如玉的手指,苏婉清轻轻地勾勒着南越泽的容颜,勾画到最后一笔,苏婉清才停下手中的动作,眸中的柔软很是温柔。

    把南越泽乖乖的哄睡着了之后,苏婉清才发觉自己有些累了,赶了半天的路,一下马车又马不停蹄地来到国师府看南越泽,紧绷着神经的时候还不觉得累,现在一放松下来,才真真正正地感觉到了疲倦。

    苏婉清伸了一个懒腰,随后转过身一看,满室的狼藉,她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认命地替南越泽收拾好一切。

    虽然即使这一切她不做,也会有下人来收拾,但是苏婉清还是想为南越泽做一些事情。

    缓缓的收拾好一切后,苏婉清看了眼依旧还在睡梦中的南越泽,拿起桌子上还未开封过的几坛酒,离开了南越泽的房间。

    这几坛酒,估计就是南越泽今天想要喝的了。

    苏婉清微微打开一坛酒的塞子,一股浓烈的酒味就扑鼻而来,她皱了皱眉,盖上了塞子。

    这酒这么烈,他也真是不爱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