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123章:喝闷酒
    古清歌看着南越泽离开的身影,双手紧紧地攥着,眸中染着浓浓的怨恨,又是苏婉清,又是你!

    为什么每次越泽哥哥都因为你而伤心?

    你个扫把星!为什么要出现在越泽哥哥的世界里?!

    为什么?!

    此刻的古清歌,心情万分地复杂,她既希望苏婉清能够回来,这样南越泽就不会继续伤心下去了,可是另一方面,她也不希望苏婉清回来……

    太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怎么也没想到,苏婉清在南越泽的心里居然这么地重要,重要到足以影响他的生活……

    他就搞不懂南越泽和苏婉清的关系了,之前玩得那么好,现在又突然变得冷淡起来,到现在,苏婉清居然一声不吭地走了……

    太子知道,苏婉清的决定是他们不能够阻止的,可是为什么她一声都不吭地就跟着北辰浔走了?难道他们在她的心里就一点地位都没有吗?

    太子再度叹了一口气,随后背着手走了。

    牢房。

    苏凝画咬着唇,坐立不安,南卿离不是说要来救她吗?怎么到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来?

    而且,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突然这个时候,狱卒走了过来,打开了牢房的门,随后还未待苏凝画想拉住他问外面是发生什么的时候,南卿离就走了进来,身后还带着一个低着头的女子。

    苏凝画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南卿离抓着苏凝画的手,唇边噙着一抹温柔的笑容,“凝画,我来了。”

    苏凝画一边在心里作呕,这话说的也太肉麻了,一边脸上又挂上娇羞的笑容,“卿离,我说过,我相信你的。”

    自始至终,南卿离身后的那个女子都低着头不说话。

    两人又打情骂俏了一会儿之后,南卿离这才像是想起了此次来的目的,他将身后的那个女子拉了过来,之后对着苏凝画说道,“凝画,你现在赶紧跟她互换衣服。”

    说罢,南卿离便走了出去,顺便也将周遭的狱卒也赶到了外面。

    一时间,牢房里面就只剩下苏凝画和那个女子。

    苏凝画有些尴尬,毕竟眼前的这个女子是要代替自己上刑场送死的,虽然苏凝画心里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但是尴尬的心情还是会有的。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还是那个女子先开口打破了这个僵局,“苏小姐,可以开始了吗?”

    苏凝画闻言,顿时愣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后,立即点了点头,随后开始脱囚服。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便换好了衣服。

    南越泽也适时地进来了,看见两人已经换好了衣服,他立刻拉上苏凝画,对她说道,“凝画,出去之后,就只能先委屈一下你了,苏府二小姐的这个身份,你已经不能再用了,我会替你再找个身份的。”

    苏凝画感激地笑了笑,随后靠在南卿离的怀中,轻声说道,“卿离……出去之后,我的身边,就只剩下你了。”

    她的这句话极大地满足了南卿离的虚荣心,南卿离顿时抱住了苏凝画,一脸豪情壮志地说道,“凝画,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这个时候,那个低着头的女子却是突然抬起了头,轻声地问道,“三皇子,等到苏小姐安全之后,你就会安顿好我的弟弟的,对吗?”

    正是情到浓时,突然被人打断,南越泽的心情难免有些不爽,但是想到自己对她的承诺,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等到凝画安全地和我出去之后,你弟弟我会安顿好的。”

    苏凝画此刻却是愣住了,从那个女子进来到现在,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她的容貌,就连刚刚在换衣服的时候,她也没有抬起头来过。

    苏凝画心里清楚,如果想要瞒过皇上他们的眼睛,这个女子肯定是要跟自己长的有七八分像的,可是苏凝画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子长的简直就跟她一模一样!

    南卿离低下头,看着苏凝画愣神的样子,再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看着她一直愣愣地看着那个女子,顿时心里就明白了她愣神的原因。

    一瞬间,南卿离的唇边就挂上了一抹笑容,他温柔地对着苏凝画说道,“凝画,这人是不是长的和你很像?”

    苏凝画愣愣地点了点头,不止是她,那个女子在看到她的时候,也不由得愣了一会儿,似乎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跟苏凝画长的差不多一样。

    不过她也只是愣了一会儿之后,就再度低下头去了。

    这个时候,那个狱卒又不耐烦地敲了敲牢房的门,说道,“快点出去,等会儿这个女的就要被押去刑场了。”

    南卿离的眸中带着丝丝的怒火,他虽然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但是好歹也是一个皇子啊!

    这个狱卒居然就这么对他说话,真的是……

    感觉到南卿离情绪上的变化,苏凝画适时地抚了抚他的胸膛,眸中染着浓浓的安慰之色,南卿离心里的怒火顿时就消了一半。

    他拉着苏凝画走出了牢房,在走出牢房的那一刻,苏凝画忍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个女子,发现她的浑身在不住地颤抖着,心上不由得浮起了一丝的同情。

    “凝画,你在看什么?”南卿离附在她的耳边,小声地问道。

    苏凝画顿时回过神,脸上挂着一抹温柔的笑容,她摇了摇头,随后低下头,眸中闪过一丝的愧疚,可是下一刻,也就泯灭了。

    要怪,只能怪那个女子命不好吧。

    她的死,与她苏凝画……

    无关!

    南卿离像是猜到了什么,柔声地询问道,“凝画,你是不是心软了?觉得那个女子很可怜?”

    苏凝画愣了愣,下一刻,她轻轻地点了点头,虽然那同情只是一闪而过,但是这正好也可以让她在南卿离心中的形象更美好一些,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南卿离的眸中闪过了然,果真,他看上的女子就是这么地善良美好,明明这个女子的命运就不关她的事情,她却还是心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