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109章:小心翼翼
    此时的三个人早已经商量好了对策,就等着苏凝画自投罗网呢!

    三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似乎是对自己的计划很满意相信一定会抓到苏凝画一样。

    太子听了苏婉清的主意都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苏婉清的思维逻辑竟然这样强,看来,南越泽可是选对了人啊!

    若不是南越泽不让的话,自己早就把苏婉清抢过来,毕竟现在这世道,这样的女子,又有几个呢?

    南越泽看了看一旁的太子,眼神似乎在示意着什么,不愧是多年来的青梅竹马太子倒是一下子就知道了南越泽打的什么主意。

    随后起身打了招呼就离开了,南越泽也跟在身后,没有告诉苏婉清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怕苏婉清又坐不住跑出去。

    苏婉清看着两人匆匆离去的背影,心中顿时一阵落寞,虽然自己表面上不希望南越泽住进自己家里,但实际上心里却是开心的要死好吗?

    不过这才呆了一个时辰都不到,就跟和太子出去了,还说要时刻守在自己身边!这算什么吗!

    苏婉清有些生气的撅起嘴巴揪了揪自己的衣角。

    正巧被回过头看苏婉清的南越泽看见了,看着苏婉清一脸郁闷的样子,南越泽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再看看苏婉清撅起的小嘴巴,总觉得像是一个委屈巴巴的小兔子一样。

    但是无奈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他要跟太子去古府寻找新的证据,顺带观察一下古清歌的动向和苏凝画的动向,所以就只是笑了下,缓缓的离开了南宫府。

    眼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苏婉清也顿时觉得无聊了许多,平日里没有南越泽,自己都不知道要干些什么。

    南越泽也不让自己出去,也不让自己乱吃东西,简直就像是一个管家婆一样!现在自己也找不到什么有利的线索,只能在家里干着急。

    苏婉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坐着,看着放在一旁的刺绣,无奈之下只那能拿起刺绣毫无头绪的一通乱绣。

    此时的红桑也把午饭拿了过来,苏婉清文件饭菜的香味,立马就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走到桌子面前,原本以为自己食欲会大增,但是不然。

    苏婉清看见满桌子的饭菜,却没有什么胃口吃下去,也不知道南越泽去哪里了,现在在干嘛。

    苏婉清正要夹菜呢,就被红桑给拦住了,之间红桑从怀里拿出来一个手帕,里面包着的自然是银针,随后拿起一根每一个菜都不落下的试了一遍。

    看见没有变颜色之后,这才放心的让苏婉清就餐。

    看着红桑的举动,苏婉清顿时觉得哭笑不得,虽然说现在已经得知了苏凝画要下毒的事情,但是,她了解苏凝画,一般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都是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做的,更何况,苏凝画今天晚上也肯定不会动手,毕竟古清歌的命令对她来说又算得了什么,他无非就是为了让自己不好过。

    不过这种让自己冒险被发现的事情,苏凝画自然是不会轻易答应,不过先前看太后这样又信心的样子,就知道太后肯定有所准备。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里面,苏婉清都没有见到南越泽,心中不禁空落落的,总觉得像是缺少了什么一般。

    苏婉清阚泽外面的月亮已经在天上高高的挂着,南越泽依旧没有回来的痕迹,只好自己先回到房间睡了过去。

    苏婉清也不知道南越泽到底是何时回来的,倒是睡的沉。

    南越泽轻手轻脚的推开苏婉清的房门,看着苏婉清把被子踢开来,那样的睡姿,可谓是别人都没有的。

    南越泽一阵的无奈,他现在甚至都有些怀疑苏婉清到底是什么人!

    随后轻轻的走上前,帮着苏婉清把被子盖好,看着苏婉清的睡颜,南越泽不禁的伸出手抚上了苏婉清的脸蛋。

    却又怯怯的缩了回来。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人家都睡着了!不要再打扰她了!

    南越泽再次伸出手帮着苏婉清捏了捏被子,正打算离开的时候,苏婉清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嘴里喃喃的念着南越泽的名字。

    “南越泽!……你到底还要耗到什么时候!……怎么还不跟老娘……”

    “表白。”这两个字眼从苏婉清的嘴巴里愣是说不出来,几乎是被生生的咽了回去,或许,苏婉清还是不太敢表达自己的心意吧?

    苏婉清突然的说起了梦话把一旁的南越泽吓了一跳以为苏婉清醒过来了,定眼一看才发现苏婉清依旧安稳的躺在床上。

    只是南越泽刚刚给苏婉清该好的被子,又被她踢到了一旁……

    南越泽只能认命的又再一次帮着苏婉清把被子盖好,就在苏婉清想要伸出脚踢开的那一刹那。

    南越泽伸出手拉住了她那一双不安分的小脚,“乖,别闹了,好好睡觉!”

    南越泽温柔的话语在苏婉清的耳畔缓缓的响起,苏婉清微微的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南越泽那一张好看的脸,不禁咧开嘴笑了下。

    “相公!”苏婉清酥酥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随后傻笑了一下,缓缓的闭上眼睛安稳的睡了过去。

    相,相公?

    而此时的南越泽,则是被刚才苏婉清的叫法叫红了脸,他们两个还没有成亲呢!又何来的夫妻之名?

    南越泽看着苏婉清安稳的睡姿,伸出手轻轻的揉了揉苏婉清的小脑袋,随后转身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南越泽的脑海里回响着的都是苏婉清的那一声酥酥的“相公”。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怀着高兴的心情睡下去了。

    第二天早上,苏婉清从床上起来,只记得昨天南越泽好像来过自己的房间。

    至于其他的……就记不起来了,不过记不起来也好,不然的话,他们两个又要尴尬一阵子了。

    “你昨天晚上来过我的房间么?”

    苏婉清边吃着早餐边看了看一旁的南越泽,眼中满是疑惑,一直以为苏婉清都记得的南越泽此时顿时的松了一口气,先前自己都不太敢出声。

    就是怕自己说了之后,两个人陷入了无比的尴尬之中,南越泽只得撒了个谎,说自己昨天没有去过。

    苏婉清倒是一脸懵的看着自己碗里的吃的,难不成……是昨天她做的梦太过真实了?

    苏婉清晃了晃脑袋,把这些想法猛的抛出了自己的脑外里。

    “你觉得苏凝画会何时动手?”南越泽也嚼了嚼自己嘴巴里的东西,对于苏婉清这个主人倒是一点也不客气,随后问苏婉清。

    “今晚。”苏婉清的语气听起来事异常的鉴定,似乎早就知道了一般。

    “你为何这样肯定?”

    “我还不了解她么?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苏凝画才不会选择在白天光明正大的过来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