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101章:担保
    苏婉清愣愣的站在原地,是啊,自己现在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皇上,苏小姐绝对不会让人谋害屏妃!请皇上明查!”

    南越泽看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苏婉清,心中更是着急,而此时站在一旁的古清歌反倒是一副快要吃人的样子,都什么时候了!南越泽竟然还要帮着苏婉清!

    “如今人证物证都已经齐了,国师还有什么好说的?”皇上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满,看着南越泽极力维护苏婉清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担心南越泽会影响他们的计划。

    看来,这个南越泽也不能留太久了……

    南越泽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一旁的北辰浔一直看着苏婉清,总觉得苏婉清不像是谋害屏妃的人。

    因为北辰浔看见了苏婉清眼中的那一抹平常人都没有坚定,以及问心无愧。

    但是如今证据都已经在这里了,再说了,这个仇,他们一定要报!

    “小姐!”这个时候,红桑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急匆匆的来到苏婉清的面前,随后双膝跪在地上。

    “皇上,请您明查,我家小姐绝对是清白的,奴婢当时是因为中了蛊,才会把这个玉佩交给那个人!”

    红桑跪在地上,眼中很是着急,一旁的众人都因为红桑的到来有些惊讶,包括苏婉清也一眼,看着跪在地上的红桑,苏婉清不禁皱皱眉。

    “你又有何证据证明你中了蛊?”一旁的古清歌有些慌了手脚,却依旧是装作不紧不慢的说着。

    这个时候,红桑从自己的袖子里拿出来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正装着一只黑色的虫子,一旁的太医拿起来看了看。

    “皇上,这确实是控心蛊的蛊虫。”

    “说不定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这种蛊虫,就拿来为你家小姐开脱呢?”

    苏凝画也坐不住了,一般来说,这种蛊虫在宿主身上待上个一天就会自动脱离下来,没想到竟然被红桑发现了!真是大意了!

    “不会的,这蛊虫体内一定有奴婢的血。”

    红桑摇着脑袋,努力的辩解着,随后太医叫人端了一碗水,把蛊虫身上的血液弄了一滴在水里面,红桑急忙咬破手指,把自己的血滴了进去,不一会的功夫,两滴血液就融合在一起了。

    “皇上,她确实是中了蛊。”太医见状,急忙禀报,这一下,风头浪尖不禁又转向了那个拿着红桑玉佩的下人。

    苏婉清急忙把红桑扶起来,问红桑有没有受伤,看着苏婉清担心的样子,红桑只是笑了下,若不是自己大意中了蛊,也不会让苏婉清变成现在这样。

    此时的下人手中紧紧攥着玉佩,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汗如雨下的跪在地上,眼中满是惊恐,不自觉的就往苏凝画的方向看过去。

    此时的北辰浔也注意到了下人的眼神,往下人的方向看了见,看见此时正有些心虚的苏凝画,霎时间,北辰浔到觉得苏凝画更像是凶手……

    苏凝画也望见了北辰浔的眼神,随后迅速的避开了她,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瞪了瞪跪在地上的下人。

    就在空气陷入一片寂静的时候,北辰浔开口了。

    “皇上,屏妃乃是我最亲的妹妹,如今在你这南诏国出了事情,我们自然要追查下去,所以,这一段时间,就请你们关照了!”

    北辰浔的眼神冰冰冷冷的,出言毫不屑于皇帝,看来,这下北辰浔是下定了决心要严惩凶手了!

    这下的古清歌和苏凝画顿时慌了手脚,若是这样的话,她们不久之后就会被查出来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掌握苏婉清更多的证据!

    这样的话,才可以消除掉北辰浔对苏凝画的怀疑!

    “朕自然是极力配合,来人!将这下人拖进牢里,严加审问!”皇帝伸出手挥了挥,两个人就从旁边架起下人拖着离开了。

    “皇上!奴婢是冤枉的啊!”那人的泪水夺眶而出,若不是苏凝画绑了自己的爹娘,自己又怎么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看着被拖下去的那个人,苏婉清不禁皱皱眉,也不知道这些人会把她怎么样,不禁心中闪过一丝担忧。

    自己与他从未交集,肯定是苏凝画手上有她什么重要的东西,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这样的!

    北辰浔看着苏婉清的眼神,随后皱皱眉,这个女人……

    整个晚会就这样结束了,在场所有的人都匆匆的离开,若是不早一点离开,说不定就跟这件事情扯上关系了,到时候可就小命不保了。

    苏婉清也拉着红桑回到了苏府,毕竟屏妃已经死了,现在也没有人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安全了,南越泽也跟着苏婉清两人进了苏府。

    坐在凳子上,南越泽显得很是不安。

    “婉清……真的不是你么?”

    “你不信我?……那你把我抓回去便罢。”苏婉清一愣,心顿时凉了半截,南越泽竟然不相信自己,针对自己的证据真的有那么多么?

    “国师大人!你怎么能不相信小姐呢!小姐就算是再恨她,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红桑在一旁看着也有些着急,没有想到南越泽竟然也怀疑自家小姐。

    “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南越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此时的他心中很是担心,担心苏婉清会因为这件事情而丧命,毕竟,现在的局势也并非不针对苏婉清,更何况,还有苏凝画和古清歌在从中作梗……

    “红桑,你真的中了蛊?”苏婉清猛的想起了什么,随后转头问站在自己身后的红桑。

    红桑立马用力的点点头,随后伸出自己的手臂,果然,红桑的手臂上有一个明显的咬痕,看来是这样没错了,怪不得最近觉得红桑这样奇怪!

    “你是何时中的蛊?”苏婉清疑惑的问道,最近也没有怎么留意红桑的动向。

    红桑说就是那一次下人说外面有个人找自己,自己出去以后,就被下了蛊。苏婉清随即紧张起来,问红桑有没有看清那个人的面貌。

    红桑此时却也失落地摇摇脑袋,说那个人当时蒙着面纱,自己中了蛊之后就什么也记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