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90章:杀心
    太后睁开了眸,心里划过一丝的同情,可是也仅仅只是一丝而已,这个苏婉清,自己虽然欢喜,但是这点欢喜与整个南国的利益比起来,算不了什么。

    “怎的?看不懂?”太后答非所问。

    苏婉清的一双眸就那么死死地看着太后,心下突然有些了然,太后之所以会突然召她入宫,不过就是为了让她被屏妃给盯上而已。

    但是…

    苏婉清认为,太后绝对不会是因为一己之私,最有可能让她对自己出手的人…

    除了皇上,就只有古清歌了。

    想到古清歌,苏婉清的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杀意。

    若是这个事情真的是古清歌做的,那么…

    自己绝对不会放过她!

    可若是皇上指使太后做的话…那个狗皇帝,又是因为什么要置自己于死地呢?

    苏婉清百思不得其解,虽然她心里清楚得很,那个狗皇帝对她很是忌惮,但是他还要靠她去上战场杀敌,绝不会说是因为忌惮她所以就指使太后对她出手。

    那么,皇上的用意究竟是什么?

    苏婉清的大脑飞速地运转,脸上带着沉重的表情。

    这个时候,门外的太监尖着声音通报道,“屏妃娘娘驾到。”

    屏妃?!

    苏婉清突然脸色一白,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这么想着,苏婉清如刃一般的眼神“刷”地一声就扫到太后的身上,太后微微眯上眼,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好似一凉,这种感觉,自己许久没有经历过了…

    此时,却在一个小娃娃的身上经历了。

    太后原本有些漠不关心的表情也渐渐凝重起来,她仿佛知道了,皇上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出手除掉这个苏婉清了。

    若是继续放任她这么发展下去的话…南国,难保。

    两个人各怀心思,屏妃则是风风火火地就走了进来,“太后娘娘今日可是好兴致啊,居然会唤除了清歌之外的人进宫了。”

    清脆婉转的声音传入苏婉清的耳中,话语一落,一位身着宝蓝色宫妃服的女子从门外款款而来,妆容精致穿戴华丽,凤眼微挑,万般风情绕眉梢,薄唇朱红,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苏婉清的脸色更是微微一白,屏妃怎么来了?

    太后的脸上倒是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淡淡地掩下眸,“哀家也不知道,屏妃今日居然有兴致到哀家的宫里来。”

    屏妃倒是丝毫没有尴尬之色,她和太后不对付也是一天两天的,若不是因着她是皇上生母的原因,自己也真当是不想和她有太多交集了。

    不过…

    她今日来,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来看这个老妖婆的。

    凤眼微微一挑,竟是说不出的妩媚,当视线落在苏婉清的身上时,却是忍不住眯了眯,那小宫女说的话,自己不尽然全信,只是,这苏婉清突然出现在这里,实在是蹊跷啊。

    不过屏妃也没有多去关注苏婉清,她现在更在意的是,自己的把柄是不是真的落在这个老妖婆的手中了。

    这么想着,屏妃的脸上倒是挂起了一抹柔和的笑容,她虽没有得太后的应允坐下,但是还是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苏婉清此刻还有些愣神,她现在满心只想着太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为何要给自己看屏妃这些年来宫中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不是宫中秘闱吗?岂是她能够看的?

    而且,若是让屏妃知道了…

    自己不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苏婉清皱着眉,太后为何想置她于死地?自己跟她无冤无仇的…

    “太后娘娘说笑了,本宫身为皇上的嫔妃,自然是要替皇上尽孝的,而且…”屏妃玩弄着手上戴着的精致的护甲,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本宫可是听说了,有人在太后面前说了本宫的坏话呢。”

    太后微微阖上眸,什么也没说。

    屏妃的眸中闪过一丝狠毒,这个老妖婆,给脸不要脸!

    若不是因着自己安插在这老妖婆宫中的小宫女前来报告说这老妖婆手中抓住了自己的把柄,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来这里跟她客套!

    她可倒好,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实在的,即使太后手中真的拿捏了她的把柄,她也是不怕的,只是…

    若是她将这些把柄给皇上看了,皇上虽然知道自己手中沾了很多的鲜血,但是在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难免地会对她起厌恶之心吧…

    她绝不允许有人破坏她和皇上的感情!

    屏妃毫不怀疑太后手中若是真的拿捏了她的把柄,一定会拿给皇上看的可能性,毕竟,这个老妖婆,和自己不对付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了。

    屏妃压下心中的愤怒,继续抬头对着太后说了几句客套话,这期间,太后却一直没有睁开眼直视屏妃一眼,这让屏妃更是恨得牙痒痒。

    正待屏妃想步入正题的时候,太后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她的视线落在依旧还在思索的苏婉清身上,开口叫了她一声。

    听见太后喊着自己,原本有些发愣的苏婉清被吓了一跳,手中反扣的纸也从桌子上飘了下去。

    那张纸,赫然就落在了宫殿的正中央。

    苏婉清脸色一白,急忙想起身把那张纸给拿回来,却是晚了一步,被屏妃身上的宫女给先行了一步。

    那宫女的眸中闪过一抹亮光,这下自己可以向主子交代了。

    立即,那宫女便把那张纸递给了屏妃。

    太后的唇边也是露出一抹笑意。

    屏妃有些不解地接过,当看到上面的内容时,她的眸中出现一抹浓浓的狠厉之色,猛地抬起头看着苏婉清。

    苏婉清被她的眼神看的心里直发毛,连忙站起来走到屏妃的面前,伸出手夺过了那张纸,随后,便转过身对太后道了声告退之后,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屏妃狠厉的眼神死死地盯着苏婉清离开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同时心里也闪过一丝的不解,自己的把柄,究竟是太后给苏婉清的,还是苏婉清呈给太后被自己发现的?

    不管如何,这个人,都万万活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