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84章:交集
    看着红桑欲言又止的样子,苏婉清闭上了眸。

    “红桑,你不懂,我和他,终归不是一个世界的,我不应该和他有太多的交集。”

    且不说自己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就说自己和南越泽这模糊不清的关系,就已经让她很累了,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看着苏婉清一脸疲倦的样子,红桑到底还是心疼了,她走到苏婉清的后面,轻轻地为她按起摩来,苏婉清没有睁开眼,只是任由着她给自己按摩。

    渐渐的,雨下起来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虽然不大,但是却密,落下来丝毫不留情地就把站在苏府外面的南越泽给淋湿了。

    红桑这个时候已经走出来查看南越泽的情况了,她本以为下雨之后南越泽应该就会离开了,可是却没有想到,南越泽依旧还是没有走。

    雨水已经淋湿了他的全身,但是南越泽就好像没有感觉一样,掩着眸继续在那挺立地站在。

    红桑看了很是心疼,毕竟人家是国师啊,何时又受过这样的苦呢?

    想到这里,红桑便立即走到了房间里面,看着坐在椅子上发呆的苏婉清,不由得皱了皱眉。

    随后,她看似无意识地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南国师可真是有毅力啊,这雨都下这么久了,可是他还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看起来就可怜极了。”

    说到这里,红桑抬起眸撇了撇面容有些松动的苏婉清,继续劝说道,“小姐啊,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不理南国师,单是南国师现在不惜抛下国师身份站在苏府外面就为了等你出去这一点,你也该出去慰问一下啊。”

    苏婉清像是被红桑的话给打动了一样,她问道,“他真没走?”

    “那是肯定的啊,小姐啊,红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更何况,南国师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外面,都淋湿了还不走,奴婢看着就觉得可怜。”红桑见她开口,更是来了动力。

    听着红桑的话,苏婉清也渐渐的心软了下来,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心里纠结不已。

    最后,还是感性战胜了理性,苏婉清站了起来,快步地走到了门口,推开门一看,就看见南越泽果真如红桑说的那样,还在外面站着,全身也都被淋湿了。

    看着这么狼狈的南越泽,苏婉清的眼眶不由得红了红,眼中不禁又有了些泪水,南越泽啊南越泽,你到底想干什么?

    南越泽一看见苏婉清,眼睛不由得一亮,他快步地走上前,想伸出手拉住苏婉清,后又像是怕自己的雨水弄湿苏婉清,还是缩回了手。

    但是眼睛却还是一动不动地,直勾勾地看着苏婉清,生怕自己一个眨眼,她又进去了。

    “婉清,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段时间都不理我?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看着南越泽受伤的眼神,苏婉清心里涌出一阵愧疚之情,但是她还是扭过了头,没有理会南越泽。

    南越泽发亮的眼神在苏婉清转过头的那一刻,便开始暗淡了下来。

    下一刻,他就听见苏婉清淡淡的嗓音在自己的耳畔响起,“南越泽,你先进去换一身衣裳吧,要是被某人看到你这副样子,又该说了。”

    某人?

    南越泽有些疑惑,正想询问苏婉清某人是谁的时候,苏婉清就已经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苏府,他顿时下意识地也迈开步伐跟着她走进去。

    很快的,这个问题便被他给抛之脑后了,他也没有多想,毕竟能见到苏婉清,就已经很好了。

    换好衣服之后,南越泽又开始问道,“婉清,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这几日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一直不理睬我呢?”

    红桑的眸中也带着疑惑的眼神,是啊,自家小姐这几日都奇怪得紧,自己问什么她都不答,这下就更想听到答案了。

    可是谁成想,苏婉清依旧还是只字不提,只是淡淡地对南越泽说道,“南越泽,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以谈的,你还是回去吧。”

    这种模棱两可又着急着赶他回去的话,弄得南越泽很是着急。

    他不懂,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引得苏婉清这般地态度。

    想着,南越泽也有些着急了,他一把就拉住了苏婉清的手,逼着她直视自己的眼睛,随后满含着受伤地问道,“苏婉清,你能不能不要这样!”

    “那你想要我怎么样!”苏婉清也有些恼了,本来就因为古清歌的话有些不高兴,现在听到南越泽的话,就忍不住彪了。

    “我不过就是想让你告诉我你究竟怎么了,就算是让别人死也有个理由吧,你现在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不理我,你觉得我会同意吗?”南越泽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愤怒,他自认为已经对苏婉清很好了,为什么她还是无缘无故地不理他?

    苏婉清听着南越泽充满怒火的话,也不由得火了起来,她一把甩开南越泽的手,抬起头看着他,“你同不同意跟我没有关系!”

    南越泽这下子是真的火了,他的态度难道还不够诚恳吗?苏婉清到底想怎么样?!

    南越泽闭上眼睛,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因为一个女子生这么大的气!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南越泽转过身,声音中带着落寞,“我知道了,对不起,打扰了。”

    说罢,南越泽便一步一步地离开了苏府,红桑的眼神中带着无限的心疼。

    看着南越泽离开的背影,苏婉清有些伤心,傻子都看得出来,自己不就是不希望南越泽靠近古清歌么?可南越泽呢?

    即使她和南越泽已经经历了很多了,也比不上他们两个从小在一起生活的情分!

    随后,苏婉清便叫红桑给自己拿几坛酒过来,红桑虽然心疼南越泽,但是到底还是更心疼苏婉清的,正想着劝她几句,就被苏婉清强硬的话给打断了。

    无奈之下,红桑还是去酒窖里给苏婉清拿了几坛酒。

    为了不让那日苏婉清喝醉酒之后第二日醒来头疼的场景再度发生,红桑还特地挑的是度数比较低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