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66章:好心
    苏婉清一愣,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站在原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我早就知道是你这个贱人了!你说!你把我们关起来到底要干嘛!”苏凝画此时的嗓子似乎都要喊哑了,足以充分的表现了苏凝画此时内心的气愤。

    一旁的苏父和秦母听了也很是疑惑,却也没有插嘴,任由着苏凝画说着。

    “不是我做的……”苏婉清只是淡淡的开口,并没有说些什么多余的话。

    听见苏婉清的声音,苏父和秦母显得更加的惊讶了,而秦母的眼里,更多的只有对苏婉清的厌恶,以及气愤!

    “苏婉清你干嘛要这样做!”秦母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尖锐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

    苏婉清在外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苏婉清做事向来磊落,只不过对付小人,才会用阴暗的手法,你们没有证据,不要血口喷人!”

    “怎么?心虚了,不然的话,你这么假装好心的送了什么东西过来?若不是你做的!你又怎么知道我们被关在这里!”苏凝画冷笑一声。

    随后打开了苏婉清装着饭的木盒子,一愣,随即立马把饭打翻在地上,“谁需要你的怜悯和同情!”

    看着被苏婉清打翻在地上的还有些热腾腾的饭菜,苏父和秦母都不禁咽了咽口水,他们已经两天都没有吃过热的饭菜了!

    苏婉清皱皱眉,苏凝画还真的是不识好歹,就算是她不吃,也不代表别人不吃。

    还好苏婉清提前早就准备,就知道苏凝画肯定会打翻那一篮子的饭。

    随后又递了一盒进去,这一盒的分量比刚才得要打得多。

    “我说过,我没有做的事情,就是没有做。”随后重重的把传东西的小木门锁了起来,这个是为了防止他们逃跑,而专门锁起来的。

    之后,苏婉清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苏婉清你给我回来!我跟你没完!”苏凝画的叫声依旧回荡在这间小小的房间里,生气的苏凝画差点也要把这一篮子的饭也打了翻。

    还好苏父及时的拿了过来,好不容因能吃上一口热饭,怎么能说给打翻就给打翻了!

    秦母也不知道何时从一旁凑了过来,苏凝画依然是坐在一旁生气,看着苏父和秦母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不禁咽了咽口水。

    虽然很气愤,但是眼神还是不断的朝饭的方向看过去。

    没过一会,苏凝画也凑上前去吃了一大口饭,就这样,几个人迅速的把这一篮子分量不算是很大的饭菜分割完了。

    摸着这几天以来第一次喂饱的肚子,几人都显得特别的满足。

    但对于苏婉清的怨恨,却没有减少丝毫,还一味的怪罪苏婉清,要不是她,他们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苏婉清此时已经来到了集市上,但是苏凝画那一种悲惨的尖叫声仿佛还在自己的耳边回荡。

    苏婉清不能想想他们出来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因为一想到,就会忍不住的笑起来,肯定是很落魄,很“美丽”!

    苏婉清心中不禁有些开始期待,他们出来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就这样好几天也过去了,苏婉清的生活也异常的平静,除了上一次给他们送过饭之后,苏婉清就再也没有去过。

    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饿的皮包骨头了?

    不过这样也好,让他们体会体会自己当时的感受,体会体会自己当时的痛苦与绝望。

    这几天的惩罚,又怎么能跟苏婉清这些年来所受的苦相比较?

    想到这里,苏婉清不禁勾起嘴角冷笑了一下。

    她想,就算是这样,他们那一些人也肯定不会改过自新,毕竟从小娇生惯养惯了,怎么能说改就改?

    此时的三人也终于趁着那个送饭的人不注意的时候没有锁上小木门,就这样艰难的从小木门里爬了出去。

    一开始的三人自然也是不愿意的,但是无论苏父怎么撞,也撞不开这一道看似脆弱的木门。

    只能接受现实的从小木门里钻了出来,钻出来得过程可远远比他们想象的要难。

    穿过来当然时候,三人的手臂上,腰上,腿上,都可以看得出来有明显的勒痕,就是卡主得时候,不断的摩擦弄出来的。

    可把苏凝画疼坏了,苏凝画再心中暗暗的发誓,一定要让苏婉清付出相应的代价!

    几人来到了苏家大宅的门前,刚刚想要走进去,就被外面的门卫给拦住了。

    “苏姑娘说了,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去。”

    三人一阵奇怪,明明是自己的家,为何好端端的就变成了她苏婉清的家?

    苏凝画顿时就不镇定了,在门外喊着苏婉清的名字,叫苏婉清赶紧出来,自己要跟她一决高下!

    她就不信了自己还就打不过她了!

    苏婉清毁了她的形象,拿了她的家,接下来,她要干什么?

    要了自己的命吗!

    那好!她苏凝画随时奉陪!

    苏婉清此时也从门外出来,看着苏凝画再家门口发疯的场景,不禁有些嫌弃,没有想到平时这么爱形象的苏凝画,也有这样的一天!

    苏婉清不禁在心中暗自笑了下,看来,这一顿教训算是没有白给,让自己看到了苏凝画这么没有形象的一天。

    苏婉清有些无奈,拿出了南越泽交给自己的地契。

    让他们瞪大眼睛好好看清楚了,现在这一间房子,是自己的!

    几人否有一些惊讶,看着苏婉清手中的地契,苏父则是说苏婉清肯定是从他们家偷过来的!

    偷过来的也好,抢过来的也罢,现在这张地契就在自己手里,就是自己说了算。

    这个时候南越泽也问询赶来,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得苏父,就被南越泽的一句话堵住了。

    “是我给他的,怎么?”苏父急忙有些恭敬的低了地脑袋。

    “若不是没有娘亲,这间房子怎么会落在你的手上!你自己想一想,你做了多晒对不起她的事情?!”苏婉清冷笑一声看着苏父。

    紧接着秦母自然是不舒服,说了一连串的关于苏婉清母亲的坏话,越说越难听,越说越离谱。

    苏婉清气的差点喘不过气来,迈开步子大步的走到了秦母的面前,甩手就是一个巴掌过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