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48章:困境
    苏婉清张了张嘴,这才问到这里到底是哪里?南越泽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两人现非常的危险。

    还没等两人再多说一句话,两名黑衣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南越泽把苏婉清小心翼翼的护在身后,苏婉清看着这个大大的背影,心中不禁一股暖流涌过。

    随后两人就被蒙上了眼睛,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两人都觉得有些不适应,随后黑衣人便带他们走出了这间小屋子。

    今晚的月亮似乎是格外的耀眼,四人在林子里面似乎是绕着圈圈,但是苏婉清还是机敏的记下了他们走的每一步路。

    南越泽此时也有些疑惑,不一会,两人就被带到了一个还算比较大的房间里,蒙着南越泽眼睛的黑布这才被接了开。

    南越泽看着坐在不远处椅子上的男子,再看看站在一旁依旧被蒙着眼睛的苏婉清。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事情拜托你。”坐在凳子上的男子轻笑了下,挥挥手叫人把苏婉清推了过来。

    苏婉清一愣一愣的就被推了过去,南越泽看了很是着急,男子脸上的表情却很是满意。

    “什么事情?”

    “说说你最近在太子身边都干了些什么?”男子挑了挑眉,眼中满是笑意。

    南越泽紧皱着眉头沉默,这不就是明显的让自己出卖太子么?自己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

    “怎么?要不要考虑考虑?”见南越泽没有反应,男子轻轻的伸出手托起苏婉清的下巴。

    苏婉清皱皱眉,却怎么也挣不开,“别用的你脏手碰她!”

    南越泽有些怒了,声音也放大了不少,此时的苏婉清被堵着嘴巴,什么也说不出来,但是只要南越泽在自己身边,苏婉清就觉得心中有些安全感。

    猛的,男子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把短刀,将冰冷冷的刀锋抵在苏婉清的脖子上。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南越泽只能选择装作不慌不忙的样子,尽量的拖延时间,毕竟,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也只有这个了吧?

    男子看了看南越泽的样子,又看了看苏锦苗条的身材,不禁不怀好意的笑了下,把对着苏婉清脖子的刀子放了下,给苏婉清松了绑。

    随即两个黑衣人立马拉住了苏婉清的手,摁在一旁的桌子上,苏婉清感觉到一丝的不安,挣扎着想要脱身,无奈黑衣人力量太大,始终没有办法。

    “性子还挺刚烈。”随后男子那咋刀子,轻轻的划破了苏婉清腰间的衣带,原本就有些宽大的衣服立马就松散了下来,直接滑落到了肩膀处,只能半遮半掩的盖着苏婉清白皙的身子。

    “你们要做什么!放开她!”南越泽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拖延的下去,南越泽此时却被牢牢的摁在地上,不能动弹,眼中满是着急而又担心。

    “唔!……”苏婉清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胸前的一抹凉意,紧忙挣扎着自己的双手,身子再桌子上不安的扭动着。

    男子看了看两人着急的样子,心情大好,问南越泽到底要不要考虑。南越泽始终是没有回答,因为,自己不可以背叛他!但是!他也不能放任这一群人欺负苏婉清。

    此时的苏婉清终于知道黑暗是有多么的可怕,泪水已经打湿了蒙着眼睛的黑布。此时苏婉清身上的衣物已经被男子丧心病狂的割碎。

    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在一旁油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细腻让人喜爱,男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已经有些干燥的唇瓣,想都不用想,这些丧心病狂的人下一步会干些什么。

    而只有被蒙着眼睛的苏婉清不知道这些人接下来会做些什么,心中只有无尽的害怕。

    此时南越泽不断阻止的声音已经从苏婉清的脑海里远去……剩下的只有自己不断的呜咽声,以及站在自己旁边这个恶心的男人的呼吸声。

    紧接着,她觉得有人在慢慢的靠近自己,随后下意识的伸出脚踹了下,果然,还真的踹到了一个人。

    男子捂着刚刚被踹的肚子往后退了几步,随后有些生气的看着被摁在桌子上性子强烈的苏婉清。男子笑了下,缓缓的走到苏婉清的面前,用刀缓缓的割破了苏锦情胸前的又一件衣裳。

    “唔!……放开我!你们这一群混蛋!”此时苏婉清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南越泽看着苏婉清无助的样子,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没用!

    不知在何时,苏婉清嘴巴里的黑布已经被去掉了,苏婉清无助的大喊着。一阵阵冷风吹来,让苏婉清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不要!”苏婉清的泪水不断的从眼角边流出,此时的南越泽看不见苏婉清是有多么的恐惧,但是他很担心被人按在桌子上的她。

    男子看了看跪在一旁的南越泽,“多么美丽的姑娘啊,就这么杀了,是不是有些可惜呢?”

    猛的,男子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苏婉清的脸蛋,眼中满是调戏,他知道,南越泽肯定会答应的,毕竟,这是他重要的人不是么?

    “不可以!”苏婉清急忙脱口喊了出来,仿佛是在叫南越泽不可以答应,要是答应了,他们就全完了!

    苏婉清不断的摇着脑袋,尽量的不让自己发出声响,避免南越泽听了更加的担心,可是她不知道,现在南越泽,已经不能用担心自己来形容了,哪一种眼神,仿佛要把眼前的男子千刀万剐一样!

    “你放开她!”南越泽心中不禁满是愧疚,这丫头!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这样想着别人!

    猛的,苏婉清只觉得自己胸前似乎又凉了一些,而她却只能做着毫无用处的挣扎……

    终于,就在男子准备在一次下手的时候,南越泽脱口而出应了那人,那人这才满意的笑了下,随手的把短刀丢在一旁,让两人好好休息一下一会自己过来等待你们的情报。

    随后就把两人重新关进了屋子里,殊不知道,自己随手放在一旁的短刀,已经被苏婉清顺走了。

    在黑暗中,两个人又把苏婉清的手给系了上,两人就这样被丢进了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