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43章:自责
    而南越泽这一边并没有多大的在意,毕竟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苏婉清为何身子不适。

    见两人都已经走远了,自己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府上,坐在书房里,南越泽不禁开始思考着苏婉清为什么会突然不舒服?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

    突然的,南越泽记起了苏婉清关门时那一张有些苍白的脸蛋,这才猛然的想起来!

    苏婉清的腿上还有伤啊!

    南越泽满是自责的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怪不得苏婉清的脸色会那么的苍白!

    都是自己没有注意到!随后急忙拿起自己的药往南宫府的方向走了去。

    守门的侍卫就那么看着南越泽手中拿着一瓶药,急匆匆地闯出了国师府,他们不由得觉得疑惑起来,国师大人这几日好像都有些怪怪的,先是听厨房里的人说国师大人亲自下厨去学做桂花糕。

    这下又是拿着药就急匆匆地闯了出来,他们平时那个沉稳严肃的国师大人呢?

    一边攥紧了药,南越泽一边匆匆地往南宫府走去,自己真是太不小心了。

    一看到清歌,忍不住就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一下子就忘了婉清身上还有伤,刚刚她去追那个乞丐,一定扯到伤口了吧?

    肯定是因为生气自己没有理她,所以这才不打招呼就走了,下次自己可万万不能这么忽视她了!

    南宫府。

    打发完古清歌,南越泽和太子之后,红桑便急急忙忙地走回了房间,就看见苏婉清坐在床上,。

    一脸淡然的样子,看到苏婉清的这副样子,红桑更是忍不住担心起来,她见过肆意大笑的小姐,见过委屈赌气的小姐,也见过伤心难过的小姐。

    可就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小姐,面容淡淡,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小姐…”红桑轻轻地走到苏婉清面前,柔声唤道。

    苏婉清抬起头,看见满脸担忧的红桑,勉强地扯开了一抹笑容,“怎了?”

    “小姐你别这样,我担心…”红桑都快急哭了,她捉住苏婉清的手,眼眶红红的。

    苏婉清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不就是南越泽遇到了他青梅竹马的女子然后叙旧吗?

    不就是他只把自己当做恩人的后代吗?不就是他肯本就不在乎自己吗…

    想着想着,苏婉清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涩。

    她吸了口气,随后重新展开笑容,拍了拍红桑的手背,安慰她道:“我没事的,红桑你不用担心,不过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了,你先下去吧。”

    红桑张了张嘴,想在说些什么。

    但是看着苏婉清暗淡的眼神,还是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让她好生休息,不要再去乱跑了,不然伤口又该裂了。

    听着红桑絮絮叨叨的话,苏婉清只觉得很想哭,自己一直以为在南越泽心里,自己已经是他很重要的人了。

    可是…到头来呢!

    自己不过就是他恩人的后代而已,连朋友都算不上……

    自己身边,也就只有红桑是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了。

    苏婉清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哭出来,随后笑着叫红桑快些出去,她还要休息。

    待红桑出去之后,苏婉清再也忍不住了,看着自己膝盖上的伤口,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差点就碰到了伤口.

    苏婉清急忙擦了擦眼泪,暗骂自己没用,不就是个南越泽吗?

    他既然没把自己当回事,那自己也就不要自作多情了,以后还是不要和他走的太近为好.

    不然……估计他那青梅竹马该疑心了。

    就在苏婉清平复了心情没多久,红桑又敲响了门,苏婉清微微蹙眉,难不成南越泽又来了?

    旋即就开口问红桑怎么了?

    红桑轻声回道:“小姐,门外有个男子找你,说小姐是他的恩人。”

    男子?

    恩人?

    自己什么时候是别人的恩人了?

    她怎么不知道?

    苏婉清皱起眉,随后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又扶着桌子来了门口,打开门后,红桑就立刻扶着她去了门口。

    果真如红桑说的一样,门口正站在一个身着干净的男子。

    苏婉清见状,更是皱眉,自己什么见过这个人?他是谁?

    还未待苏婉清开口问那男子问题,那男子就笑着对苏婉清感激地说道:“苏姑娘,真的是谢谢你的大恩大德,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估计还带着小木在街上乞讨和抢东西呢!真的谢谢你。”说着,那男子还冲着苏婉清鞠了个躬,声音诚恳极了。

    苏婉清顿时被吓到了,连忙扶起他,看着他脸上真挚的表情,觉得他也不像是在说谎,可是自己什么时候帮助过他?难不成是他认错人了?

    看着苏婉清一脸疑惑的样子,那男子好像也知道自己唐突了。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后,向苏婉清解释道:“苏姑娘不记得我也是正常,我就是早上那个抢了你簪子的乞丐…”说着说着,那人的声音越来越小。

    早上抢她簪子的乞丐…?

    苏婉清微微皱眉,突然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人影,她顿时恍然大悟,指着那男子说道:“哦,原来是你啊,真没想到,你原来长的也是蛮清秀的嘛。”

    那男子有些不好意思,随后苏婉清又接着说道:“其实你不必来谢我的,我知道你是不得已而为之,既然你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那就可以了,还有啊,你都已经知道我叫啥了,可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这样可不公平啊。”

    看到眼前被她曾经救济过的人,苏婉清也是突然心情大好,瞬间就把南越泽抛到脑后了。

    那男子抿唇微微笑了笑,看起来还是有些腼腆,“是这样的,苏姑娘,我换作李文,之前哪那个小乞丐,是我的孩子,叫做李木,我没用,做生意失败了,孩子他娘也病死了,我又到处找不到工作,所以只能出来乞讨…幸好遇到了苏姑娘,不然的话,我估计还要带着孩子继续这样的生活呢。”

    原来自己当初的随手之劳对他们的作用这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