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37章:衣服
    南越泽看着苏婉清不满意的眼神,随后走上前默默她的小脑袋。“挺合适的……”

    苏婉清自然知道南越泽是在安慰她,但她还是觉得这件衣服其实也没有这么好看,一时之间,竟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什么都不会……

    “你骗人……明明就大了!”

    “傻丫头,再过几年就不大了。”南越泽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反正再过上个几年,说不定这衣服还会小呢?

    “不行……你脱下来,我给你改一下。”苏婉清伸出手扒拉住了南越泽的衣服,南越泽急忙阻止。

    随后坐下来细心的安慰着苏婉清,苏婉清眨巴眨巴眼睛,经过一番劝导之后,这才罢休。毕竟这丫头也难得有心,自己又怎会嫌弃?

    这个时候,苏婉清看了看被自己放在一旁的簪子,转头问南越泽。

    “呐……你能帮我……找一下,上面的宝石吗?”

    “嗯?你到哪里了?”南越泽转头看看坐在床上看着手里簪子的苏婉清。

    随后问道。苏婉清摇摇脑袋,她自己也不知道掉哪里去了,自己在草丛里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也不知道现在会不会早就已经被人家捡走了。

    想到这里,苏婉清的心慌慌的,可怜巴巴的看着南越泽。

    南越泽似乎是有些为难,苏婉清看着他的表情,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随后说自己去找这可把南越泽着急的,急急忙忙的叫苏婉清赶紧躺下休息,自己出去找就是了。

    苏婉清这才乖乖的听话躺在床上,南越泽伸出手帮着他掖了掖被子,之后换了一身比较舒适一些的衣服出去了。

    苏婉清拿着簪子躺在床上,怎么拼也拼不完整,便让红桑那些女工的东西来陪自己绣花。

    红桑和苏婉清坐在床上,红桑一针,苏婉清一针,两人就这样耐心的学着。

    苏婉清心想,以后一定要绣的好一点,不然的话又要被南越泽笑话。

    苏婉清在心中“哼”了一声。

    随后开始认认真真的看着红桑一针一线的把一朵鲜花绣了出来

    南越泽来到了遇见苏婉清在地上捡宝石的地方,随后顶着猛烈的太阳光照,蹲在地上寻找着一颗小小的宝石的踪影。

    过了许久,南越泽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头上也已经布满了汗水。

    南越泽有些疑惑,这颗小小的宝石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了?

    难不成是被小动物吃了?

    又或者是被什么人捡到了?

    这时候,太子也正好路过,看着站在烈日下的南越泽,好奇的跑过去问他在干什么?

    南越泽皱着眉,说自己在找一颗宝石,却怎么也找不到。

    于是问太子知不知道有什么店铺是卖一些小珠宝的?

    太子随即托起下巴思考了一会,拉着南越泽来到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走进了一件店铺。

    看着放在柜子上琳琅满目的珠宝和发簪,太子跟他说,这里所有的发簪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老板都是按照客人的要求逐一定制的。

    他们这里也有很多小宝石,正是做簪子的原材料,南越泽在脑海里细细的回想了一下苏婉清的簪子,随后浏览了一遍,并没有发现跟那个簪子一样的宝石。

    顿时有些失望。太子伸出手肘戳了戳他,叫他定制一个给苏姑娘,这也不算是坏事。

    南越泽的眼神突然就亮了起来,看着满店的原材料,南越泽开始细心的挑选簪子的饰品。

    每一粒,每一颗,每一条,都是南越泽静心挑选。

    南越泽伸出手擦了擦头上的汗,看着放在桌子上自己挑的材料,原本想着先付了钱的,店主是个老爷爷,很慈祥,说是明天等他过来拿的时候再付钱,若是不满意,便不收钱。

    南越泽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的笑了下,示意谢谢便离开了,因为制作簪子还需要一些时间。

    所以还是先回去看一看苏婉清到底有没有好好听自己的话在休息,太子也因为有些事情离开了。

    当南越泽推开门的那一刹那,“终于绣完啦!”苏婉清开心的大叫了一声。

    同时也把进来的南越泽吓了一大跳,南越泽皱皱眉,红桑起身识趣的走开了。

    南越泽走到苏婉清的身旁,随后看了看苏婉清绣的一朵杜鹃花,随后轻轻的笑了下,苏婉清看着南越泽满头都是汗,随后拿出手帕帮着南越泽擦了擦。

    南越泽转头,两人对视一眼,随后都有些害羞的转过脑袋。

    “那个……宝石找到了吗?”苏婉清率先开口,小心翼翼的问道。

    南越泽只是摇摇脑袋,苏婉清却没有露出先前那种伤心的表情,反而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毕竟,都已经这么尽力了,找不回来就罢了……

    而且,南越泽明明比自己还努力!

    看着苏婉清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南越泽也松了一口气,随后问他出去的时候你们都在干嘛?

    苏婉清急忙开心的把自己绣的牡丹和红桑绣的大红花弄混之后放在床上,说是让南越泽选一个好看的。

    这可让南越泽有些纠结,要是自己选错了的话,估计又会让苏婉清伤心了。

    此时的南越泽对面前的人简直是哭笑不得,只能说了一句,两个都好看。

    苏婉清却不依不饶的,愣是让南越泽从里面选一个。

    南越泽心有余兮的指了指苏婉清绣的牡丹花,苏婉清立马开心的笑了起来,像一个被表扬了的小孩子一样,南越泽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看来你的绣工还挺好的嘛!”

    “才不是呢!小姐有好几次都差点扎到了手!”这时候红桑插了句嘴,之后就躲在一旁偷偷的笑了起来。

    苏婉清瞪了瞪在一旁的红桑,眼中满是杀气,两人就像是姐妹一样打打闹闹,红桑不把苏婉清当小姐,苏婉清也不拿红桑当下人。

    这个时候,南越泽也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两人的脸上全是止不住的笑意。

    苏婉清努了努嘴巴,自己都没有学多久,怎么可能会不扎手嘛!要是真的没有扎到手,那样才奇怪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