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30章:发怒
    做过什么让南越泽生气的事…

    苏婉清微微皱眉,细细地思索着,好像......自己之前对他的态度不太好……

    可是,如果他生气了的话,为什么还会来救自己呢?

    犹豫了一会儿,苏婉清还是一五一十地对太子说了出来。

    太子一听,忍不住咋舌:“我这才发现你是这么个了不起的人物啊,我和南越泽一起长大二十年,零零总总也就惹了他发火三次,你这可倒好,还没认识他一个月,就让他成功地生气了,真是了不得啊。”

    不知为何,苏婉清总感觉太子在说“零零总总也就惹他生气三次”那里,话语中隐隐约约透露着得意自豪的感觉。

    听到后面,她更是一脸黑线,这有什么了不得?

    苏婉清有些烦躁,皱着眉嫌弃地对他说道:“太子这次来就是为了来显摆你很能耐把南越泽气了三次?若是这样的话,便请太子先行回去吧,我可没有那个闲工夫听你炫耀。”

    太子再次成功的被苏婉清的话给噎住了。

    好久,他才憋出来一句:“南越泽说的果然没错,你这张嘴真是毒舌!”

    哼,苏婉清翻了个白眼,她现在可是正心烦着呢,管他怎么说!

    不过…这南越泽当真是生气了?想来也是,自己当初的态度那么差,换成自己的话,怕是早就炸了吧……

    亏得南越泽还能忍着来救她,最后陪着她去苏府教训完苏凝画之后再发作。

    看着苏婉清眉眼中隐隐约约透着的烦躁,太子想戏耍她的心情也没了,巴巴地凑了过来,对着苏婉清挑了挑眉,一脸神秘地说道:“你想不想尽快和南越泽和好呢?”

    苏婉清抬头一看,太子那期待的眼神仿佛就在对她说:快来求我教你如何道歉啊!

    冷冷地丢了一句:“不想。”

    掀开眼皮懒懒一看,果不其然,太子的脸色瞬间就垮了,苏婉清不由得在心中暗暗怀疑,眼前这个从一开始进来就没个正经样的人真的是这南国的太子么?

    “哎呀,算了,你不想尽快和南越泽和好,我想总成了吧,来来来,你过来啊,我告诉你,这如何道歉啊,我可是行家,毕竟我也是惹了南越泽三次生气还能跟他玩到现在的人呢!”

    这一次,苏婉清很确信,太子说这话的时候不仅话语中透着自豪骄傲,脸上更是带着自豪的表情。

    她无奈,只好配合道:“那么请问有了三次经验的太子殿下,究竟要怎样才能向傲娇的南越泽国师道歉呢?”

    显然的,太子对这番话很是受用,对着苏婉清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脸上那神秘严肃的神情仿佛是要向苏婉清说一个惊天大秘密一样,然而不过就只是传授一下他那独门的“道歉经验”罢了。

    苏婉清很是无奈,但是想了想,还是将耳朵凑了过去,一边听还一边点着头。

    红桑进来送茶的时候,就看见太子殿下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而自家主子却是一副异常认真的样子。

    随后,太子连茶都没来得及喝,就兴冲冲地跑回了自家太子府。

    而当天晚上,红桑也被苏婉清拉着去集市精挑细选了一盆君子兰。

    ……

    第二天下午。

    红桑大中午地就被苏婉清拉到房间里面去,让红桑给自己打扮打扮。

    红桑有些疑惑,自家小姐不是从来不喜欢这些胭脂水粉的么?不是说喜欢自然美么?怎的这下子倒是转性了?

    苏婉清看出了她的疑惑,神色有些不自然,只好拿自己今天下午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搪塞过去。

    红桑自然不会马虎,心灵手巧地替苏婉清绾了一个松松的发髻,几缕秀发垂在胸前,选了上好的珠花别上,又用胭脂替苏婉清抹了抹唇,最后又用朱红色的眉笔替苏婉清在额间画了朵精致的花,整个人看起来顿时就不一样了。

    之前的苏婉清,是一种清纯的美,现在的苏婉清,是一种明艳精致的美!

    苏婉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前世就不喜欢弄那些化妆品,再加上手笨,所以平时都是素颜,现下才知道自己打扮起来有多惊艳。

    拿起昨日在集市上精挑细选的君子兰,苏婉清拉着红桑出了门。

    另一边,太子直接粗暴地闯进了国师府,把南越泽给拉了出来,南越泽本来也是觉得一直待在国师府里也闷,本就打算出来透透气,所以也是没有拒绝。

    可是当南越泽看到手里拿着君子兰的苏婉清时,整个人都愣住了,红桑亦是如此。

    太子虽然也是被惊艳到了,但是还是很快就想起了今天的目的。

    一把拉起红桑躲到暗处,红桑急了,想挣脱开太子,被他敲了敲脑袋,委屈地捂着头。

    红桑听见太子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你这丫头怎么不知道变通呢?没看出来今日是我特意让他们两个人待在一起好好讲讲话的?”

    听到这话,红桑也就安分了下来,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苏婉清看着愣神的南越泽,有些别扭,随后走到他的面前,咬了咬唇,还是将憋在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南越泽…我…我今日是来向你道歉的。”

    “哦?”南越泽也来了兴趣,他倒是想看看这丫头到底是打算怎么道歉的。

    闭上眼,苏婉清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快速地说道:“那日我对你的态度不好,总是想着赶你走,这是我的不对,而且你后来还救了我,也帮了我很多,我真的很感谢你,这几天你因为之前的事情生气我也很愧疚,所以特地买了这盆君子兰送给你,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说罢,苏婉清将手中的君子兰递给了南越泽。

    可是过了一会儿,眼前的人并没有打算接过,只是“噗嗤”一笑,伸出手揉了揉苏婉清的脑袋,笑着说道:“可是…我并没有生气啊?”

    “啊?”苏婉清愣了,躲在暗处光明正大看着的红桑和太子也愣了。

    这是什么意思?

    敢情人家压根就没生气,一切不过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

    苏婉清一下子就火了,亏得自己还一直担心他会生气呢,看着南越泽唇边带笑的样子,苏婉清就更是生气,一把将自己手中的君子兰塞在南越泽的怀中,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