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我见贵妃多妩媚 > 第 122 章
    第 122 章

    这么闹一场,结果就是晚上两人睡得都很香。

    次日苏轻窈送走楚少渊,便让柳沁去给孙若云下帖子,道:“就说我想她,请她过来说话。”

    她同孙若云和谢菱菡一向很好,要是想一起玩,下个帖子大家就都能来,也不用非要找些借口。

    柳沁福了福,就派人过去请了。

    苏轻窈让桃蕊给她重新盘个发髻,也算打扮利落,好歹能见人。刚在花厅里坐下没一会儿,孙若云就来了。

    此时正值寒冬,孙若云没得步辇坐,便裹着厚厚的貂绒斗篷,只露出一张苍白尖瘦的脸。

    几日不见,孙若云似是又瘦了一些,看起来病恹恹的,总不是很精神。

    苏轻窈见她如此,也很是忧心,脸上却挂着笑,把她迎进殿中。

    “怎么瞧着你是瘦了一些?近来没好好用膳?还是宫人伺候不用心,叫你冷着了?”苏轻窈问。

    孙若云脱下斗篷,又换上暖和的软底靴,这才不觉得冷。

    “没有的事,我宫里人很贴心的,衣食住行都很周到。且现在有你在,宫里谁还敢欺负我?尚宫局也能给几分面子,你且放心就是了。”

    她作为安嫔娘娘的“小姐妹”,便是位份低,宫里人也都有眼色,不会轻易欺凌到她头上。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好多了,比都不能比。

    苏轻窈叹了口气:“又是为了你娘?”

    孙若云嘴角一掉,顿时一脸愁容。

    “还是你知道我,前阵子我去求了太后娘娘,道不想再见家里人,我母亲进不了宫,便不停写信给我,言谈之间很是埋怨,”孙若云道,“太后能拦着平日里的请见,却拦不住年底这一次,想到过几日要见她,我就吃不下睡不着,心里堵得难受。”

    她家里的事真是一团烂账,苏轻窈也不好说人母亲不是,便只能劝她:“跟你父兄说过了没?”

    说起父亲和兄长,孙若云才有些笑模样:“说过了,父亲也说过母亲,兄长也道让我不用听她的话,可着自己要紧,还说若是有什么事一定告诉他,不能再瞒着他。”

    说来也奇怪,孙若云的母亲一厢情愿为儿子好,却根本没想到儿子需不需要她如此,便是丈夫为此多有训斥,也转不过弯,死心眼到底了。

    苏轻窈道:“这不是很好?慢慢来吧,以后你就只管同你父兄写信,时间长了她也就放弃了。”

    孙若云苦笑出声,却也没再继续说这话题。

    “好了,不说我了,你近来如何?瞧着气色好了许多。”

    苏轻窈道:“我自然哪里都好,前些日子尚宫局来做礼服,还说我个子高了些,上一季做的新衣都要放开一寸,省得穿出去不好看。”

    孙若云看了看她,笑着说:“确实是长高了,看起来是个大姑娘了呢。”

    苏轻窈个子不高,整个人娇娇小小的,再加上脸蛋圆圆,年初刚进宫时真是一团孩子气。现在再看她,自是判若两人。

    两个人说着话,不一会儿便笑成一团,等看着孙若云心情好起来,苏轻窈才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上回你说鸿雁传书那事,我仔细想想,倒是很有些浪漫情怀。”

    她说话之前已经屏退宫人,孙若云倒也没那么紧张,闻言苦笑道:“也都是过去事了,我上次是心里头苦闷才对你讲的,现在再看,哪里还有什么浪漫呢。”

    往事不能再提,过去也不可更改,现在再说,不过徒增伤感罢了。

    苏轻窈认真看着她,却是摇了摇头:“若是可以,你能否跟我说对对方的猜测?我还是很有些好奇。”

    孙若云见她如此说,便也没隐瞒,想了想坦白道:“当时我们书信往来频繁,除了谈些内容,偶尔也会说一些近况。我记得他说自己一个人住在家里,亲眷都不在身边,父母早亡,族中长辈只剩长兄,而长兄也为官在外。”

    “且看他言谈之间,很是有些直爽洒脱,应当也不是文弱书生。”

    苏轻窈眼睛一亮,心口扑通扑通的,竟是异常兴奋。

    她努力压下那股激动,又问:“你没问问他多大了,是哪里人士?”

    孙若云也不知道她为何对这事感兴趣,只当她好奇,想了想才说:“他能同我通信,肯定是盛京人士,年纪应当不算大吧?我并未觉得他是个长辈,他说过他尚未娶亲的。”

    对哦,苏轻窈拍了拍额头,突然想到这一层。

    能虔诚求娶从未见过面的意中人,年纪肯定不大,能不看长相家世就来求娶,说明对方很真诚,为人定也不差。

    这么看来,孙若云的“情郎”是沈定安的几率很大,最少也有八成。苏轻窈点点头,笑道:“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你来瞧瞧我新作的帕子。”

    苏轻窈一岔开话题,孙若云就被她带着走,一下子就忘了那事。

    等晚上楚少渊回来,苏轻窈便怎么也坐不住,趁着宫人们上晚膳,拉着他躲在寝殿里嘀咕好半天。

    楚少渊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眸,很有耐心听完,然后就被她问了一句:“陛下,你怎么看?”

    “朕怎么看?朕不用看,”楚少渊逗她,“朕昨日给仪鸾卫下道口谕,今日仪鸾卫就查清大概,直接把折子送进宫中。”

    苏轻窈一听,当即瞪大眼睛,埋怨道:“陛下怎么这样,这样一点意思都没了。”

    楚少渊搂着她晃了晃:“好好好,朕错了,朕错了还不成吗?”

    “好吧,臣妾原谅你。”苏轻窈被他这么一晃,什么气都晃散了,好哄得很。

    楚少渊道:“因为已经过去一年时间,仪鸾卫自也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查清楚,但沈定安每隔几日都要让小厮去栗山书社借书,这事是肯定发生过的。”

    听到这,苏轻窈彻底放了心:“这就好,这就好,沈大人一表人才,孙选侍温柔美丽,他们俩个真是天作之合,倒是很般配。”

    便说家世,也算是门当户对。

    楚少渊捏了捏她的手,提醒她:“你忘了孙选侍的身份?”

    苏轻窈刚才太高兴,确实忘了这一点,现在被楚少渊一提醒,顿时就又叹了口气:“那怎么办啊?陛下您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楚少渊见她认真看着自己,脸上满满都是信任,想逗她的话也说不出口,只得坦白。

    “朕还未跟沈定安摊牌,不过若孙选侍真是沈定安的心上人,事情就好办许多,”楚少渊耐心教她,“趁着冬日寒冷,孙选侍就可以准备生病,待过完年,她也正好病逝。”

    苏轻窈认真听着。

    楚少渊继续道:“待她在宫中病逝,孙祭酒家中就会多一个庶出的女儿,与沈定安成就天赐良缘。只因为刚从乡下回京水土不服,要再教养一年才能出阁,如此过上个一年半载,再同沈定安成亲,届时就可以随着他一起去边疆。”

    “陛下真厉害啊!”苏轻窈赶紧吹捧一句。

    这有什么厉害的?楚少渊轻咳一声,道:“边疆又没人认识孙家千金,自是可以放心出来行走,便是被熟人认出来又有什么要紧的,姐妹两个大多长的很相似。”

    苏轻窈点点头:“就按陛下说得办吧,自是极好的。”

    楚少渊点点她,道:“这计划看似简单,里面却有诸多环节。一是孙祭酒及夫人是否同意,这毕竟是偷梁换柱的大事,一旦不慎很容易出差错。二是孙选侍归家之后,她一家上下都要守口如瓶,不能说错半句,三就要看沈定安和沈定邦是否同意结亲了,毕竟孙选侍已经进过宫,名义上是朕的宫妃。”

    叫楚少渊这么一说,这事又似十分难办,苏轻窈想了想说:“听孙选侍言谈之间,她父兄甚是通情达理,应该不会拒绝,至于她母亲还要再议,而沈家那边,还是要看沈大人是否能接受,若他非卿不娶,倒也是至情至性之人。”

    楚少渊点点头,轻轻拍了拍她道后背:“这些事都急不得,你且不用太过忧心,总能有好结果的。”

    说完这事,两人自是用膳歇下,一日便匆匆而过。

    第二日清晨,苏轻窈早早起来,只让宫人给她做了简单妆点,便叫了步辇往外行去。

    她很谨慎,步辇先去了慈宁宫,又从慈宁宫换了小轿,趁着见亲还未开始时就到了知安宫,在东西配殿中间的隔间安置下来。

    这会儿天色才渐渐明亮起来。

    今日是顺嫔与和嫔见亲,两个人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也互不干扰。苏轻窈此行是特地过来盯着顺嫔的,她怕有什么事宫人来回往返来不及应对,便决定自己亲自来一趟,反正在哪里都是看书,她也不觉得费事。

    苏轻窈刚坐下没一会儿,外面就热闹起来,知安宫的小宫人们大多不知她在此,正嬉笑着打扫宫室。

    倒也不是很烦,苏轻窈也就没让柳沁出去训斥,只说:“都还是小孩子,莫要管了。”

    约莫过了两刻,外面就安静下来,春花和乐水亲自过来,先查看御膳房送来的点心茶品,然后才去给苏轻窈请安。

    苏轻窈道:“两位姑姑今日辛苦些,顺嫔那亲眷很多,务必要把礼品私物都查一查,若是顺嫔不让查,就直接把太后娘娘的懿旨拿给她看,跟她说以后皆是如此。”

    乐水同春花对视一眼,行礼退了出去。

    苏轻窈慢条斯理看了半本书,外面复又热闹起来,柳沁去看过一眼,回来道:“顺嫔娘娘家中亲眷来了。”

    “粗粗看来,似是有她母亲、长嫂、二嫂、三嫂以及尚未出阁的七妹和八妹。”

    苏轻窈咋舌:“邢大人……还挺厉害。”

    邢家这人口也还很多。

    她正待继续看下去,突然听到外面传来顺嫔的嗓音:“看谁敢动本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