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我见贵妃多妩媚 > 第 119 章
    第 119 章

    苏轻窈听得一愣一愣的,她看着沈如心,突然发现便是她活过那么多岁数,到头来还没沈如心想得开。

    沈家的这三个孩子,都是如此特立独行,跟常人不同。

    “姐姐所言甚是,也是我着相了。”苏轻窈叹道,“若是你跟沈大人意志坚定,我会同陛下说说看,至于结果如何我却不能保证。”

    沈如心松了口气:“多谢你,能帮忙开这个口,我跟二哥感激不尽。”

    “姐姐这话可是不对,应当是我来感谢你们,竟是要放弃优厚生活,反而要去边关苦寒之地不畏生死,这种精神值得所有人崇敬。”

    沈如心听她如此说,不由松了口气:“你能明白就好。”

    她们一家子的想法都跟常人不同,大部分人都不会理解他们,却不料苏轻窈只被她三言两语说动,竟是能明白她的意思。

    倒不是个老古板。

    此事说完,沈如心也就不再念叨她兄长的事,反而跟苏轻窈闲聊起来,大概觉得她投缘,还道下回也要一起玩,要不然待在宫中太无趣。

    苏轻窈自是点头答应下来。

    待她回景玉宫,天色已经不早,橘红的夕阳照在琉璃瓦上,折射出七彩光芒。

    苏轻窈站在院中,认真看着美丽的夕阳,一时间竟是有些出神。

    楚少渊刚一回到景玉宫,就看到她打扮漂漂亮亮站在院中,神色有些迷离。她穿了一身水红的袄裙,额间一抹银红,衬得眉目柔和,脸儿白嫩有光。

    她很少做如此打扮,便是楚少渊也看呆了,站在那盯着她半响没说话。

    还是柳沁看帝妃二人站在寒风里发呆很是不妥,这才凑到苏轻窈身边小声叫她,让她赶紧回过神来。

    苏轻窈回头,见楚少渊正盯着她发呆,不由甜甜一笑:“怎么了陛下?”

    “没怎么,只是安嫔娘娘太过貌美,如同天仙下凡,让朕失了神智。”楚少渊不由叹了口气。

    苏轻窈被他这么一夸,忍不住笑出声来:“陛下真是的。”

    此时院中确实很冷,苏轻窈便上前两步,主动伸出手:“咱们进去吧,这夕阳啊日日都有的看。”

    两人手牵手进了寝殿,楚少渊才后知后觉问:“今日可是出去了?”

    若非要出门,苏轻窈绝对不会费这么大劲儿打扮,便是要见他,也没见过又上胭脂又贴花钿的,她可不爱鼓捣这些。

    这么想着,楚少渊心里一酸,觉得不是很开怀。

    苏轻窈道:“正是,今日贵妃娘娘请我过去吃茶,略说了会儿话。”

    楚少渊当即就有些了然:“朕知道她找你是为了什么。”

    苏轻窈疑惑地看着他:“陛下难道长了顺风耳不成?”

    楚少渊拍了拍她的头,道:“自然不是,今日沈定安也找过朕。”

    “原来如此,”苏轻窈顿了顿,问,“陛下意下如何?”

    楚少渊低头吃茶,却是没有说话。

    他回忆起今日跟沈定安的那一番交谈。

    沈定安虽做的一副纨绔样子,却实打实是个将帅之才,如今他表面上看似领着羽林卫指挥使的闲职,实际上却是楚少渊的左膀右臂。整个京中防务还要靠他、仪鸾卫指挥使张俊臣和五城兵马司都督张庭松共同参谋,三人都是楚少渊的心腹。

    楚少渊早就知道沈定安不甘心困于京中,做个人人嫌弃的纨绔,他的心在大漠,一心只想像父兄那样在戈壁上飞驰,不愿意做个笼中鸟。

    还是断了翅膀的那一种。

    楚少渊自是知道他的理想,可他早年也答应过沈定邦,真龙天子金口玉言,他许下承诺,就不能轻易更改。

    若非如此,还怎么立于朝堂之上,统御九州四海?

    但沈定安的痛苦,楚少渊却也比谁都明白,他也是有些进退两难。

    楚少渊叹了口气,对苏轻窈道:“他今日进宫同朕说,最近边关不太平,罗孚多有调兵动作,甚至还派过先锋军连夜偷袭城关,想要进城抢夺粮草。”

    苏轻窈一惊,她一下子就担忧起来。

    “这可如何是好?是否要打仗了?”苏轻窈问。

    楚少渊摇摇头,安慰她一句:“还没到时候。”

    苏轻窈皱起眉头,她忍耐许久,还是忍不住问:“可是……可是曾经……”

    可是曾经的大梁跟罗孚却没有这一战,换句话说,前一世两国没有彻底闹翻,直接撕破脸开战。苏轻窈知道边关一直不太平,沈将军一直驻守边关,就是为了保住大梁的门关,不让罗孚人通过溧水进入中原。

    她没想到的是,现在的情况更甚。

    说起战事,楚少渊便严肃许多,他对娄渡洲挥挥手,娄渡洲就领着宫人们下去了。

    这些事,他是可以跟苏轻窈商量的。

    楚少渊才道:“可能是因为互市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朕在边关增兵,罗孚那边几次三番突袭溧水城关,似乎对朕的做法很不满意。”

    他冷笑一声,继续道:“朕倒要看看,他们的野心到底有多大。”

    苏轻窈抿了抿嘴唇,握住他的手:“陛下,咱们大梁有一望无际的麦田,有山川、河流、平原、高地,我们富饶丰产,自是不怕漠北的饿狼。”

    “咱们不怕他们,若要战,便战。”苏轻窈坚定地说。

    前一世,罗孚几乎成了楚少渊的心病。

    因为没有陆续增兵,互市也并未设立成功,对罗孚这一战始终没有打起来。旁边的柔然、月氏立场不明,而南部的诸多部族也一直没有彻底收为己用。

    这种情况下,楚少渊是不能有大动作的。

    那时候楚少渊年轻,没有那么大的魄力,大梁在经历过隆庆政变后,其实经历过很长时间的混乱,一直到先帝时才平息下来。先帝为了休养生息,采用皆是仁政,到了楚少渊这一代,好不容易才有富饶景象。

    从建元元年开始,国势好转,在接连四年丰收之后,百姓生活富足起来,着才有了如今的歌舞升平。

    对于曾经年轻的楚少渊来说,能不乱,自然还是不乱为好。

    但正因如此,罗孚这个祸患却越发壮大起来,说不定到了什么时候,就会一举暴起,吞掉沃野千里的中原。

    重生回来,在听过两位大师的批命,楚少渊想了很多。

    虽然直到他殡天大梁都是好好的,但他可以肯定,大梁国祚走到尽头,一定跟罗孚有着巨大的关联。

    这一次,他不打算忍着了。

    趁着罗孚还只是个漠北小国,趁着他们还没被养肥,他提前开互市,就是为了拉近同柔然月氏的关系,而南方哥部族,也早就派了使臣过去,用尽一切努力劝和。

    他相信,罗孚总有被他一举攻下的那一日,只要做好准备,大梁就不会输。

    他是如此坚信着,倒是没成想苏轻窈也是如此想,楚少渊不由道:“你不怕啊?”

    苏轻窈摇摇头:“怕什么?咱们大梁有数十万士兵,有那么多忠心耿耿的将帅,还有英明无比的皇帝陛下,臣妾有什么好怕的?”

    是啊,她怕什么呢?

    楚少渊闻言,却是微微松了口气。

    “可若真要开展,朝中一定有多半朝臣持反对意见,”楚少渊垂下眼眸道,“毕竟战争残酷,轻则血流成河,重则山河动荡。”

    “士兵们以血肉之躯保家卫国,朕却是于心不忍。”楚少渊哽咽一声,没再继续多言。

    这大概是两人说过最沉重的话题,苏轻窈看着他纠结痛苦,心中也是一阵阵抽痛。她很清楚楚少渊有多爱大梁,有多关怀他的子民百姓,他用了几十年时间做了大梁有史以来最好的皇帝,便是再活一世,他依旧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他甚至想要做得更好。

    面对这样一个人,苏轻窈是异常钦佩的,在这份钦佩之中,她又有些心疼。

    人人都羡慕楚少渊生来皇命加身,是独一无二的天潢贵胄,却没有人看到他背后付出的努力,为了这个身份,为了大梁,他几乎奉献了自己全部。

    苏轻窈认真看着他,这一刻,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想掩饰了。

    这些话她早就想说,趁着今天这个时机,她终于有勇气说出口。

    她道:“陛下,曾经的你能做的很好,现在的你也绝不会差,不论结局如何,我都会陪着你,一起走过这一生。”

    楚少渊吃惊地看着她,似乎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坦诚,可片刻之后,他却一把捂住脸,怎么都不肯抬头了。

    “你怎么,”楚少渊哽咽道,“你怎么如此……”

    如此好呢?

    楚少渊本就不是个爱哭的人,前世只有父皇母后过世时曾经流过眼泪,后来便是自己即将久别人世,他都没再掉一滴眼泪。

    重生回来,却是为了苏轻窈两度哽咽。

    第一次是在东安围场,他怕她中了蛇毒重病难愈,胸膛里撕心裂肺地疼,那是真正的泪如雨下。

    第二次就是现在了,苏轻窈总能有办法让他哭。

    苏轻窈笑着看他,眼睛里也是湿漉漉的,泪水就浮在眼眶上,只要动一下就会掉出来。

    “我答应了陛下,陛下高不高兴?”苏轻窈问。

    楚少渊深吸口气,用力点点头:“高兴,朕很高兴。”

    他等了几十年,孤单了几十年,终于等来了苏轻窈。

    能不高兴吗?他简直高兴疯了。

    楚少渊睁着微红的双眼,深深看着苏轻窈,对她张开双手。

    “过来,让朕抱抱你。”楚少渊道。

    苏轻窈起身来到他身边,却是主动抱住了他:“陛下,我们会越来越好的,你看,现在的你有我,我也有你,已经很圆满了。”

    楚少渊紧紧搂着她,把她抱在怀中,有那么一刻,觉得万事足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