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终极透视眼 > 第126章 有意思
    燕明阳等人站在一旁,静静看着这一切,看那样子,那人估计还得切……只见最后半块料子被重新打横夹上,燕明阳等人的心里开始紧张起来,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矮个男人下刀的位置,直到锯片碰到石料中线时他才长舒了一口气,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偏过头去。

    其实燕明阳已经用透视眼看过了,这半块石料内部很是怪异,如果切口再往左偏上两厘米就会出雾,擦去白雾便可掏出一块拳头大小的半透明茄紫翡翠,围观的人群迅速散去,只有燕明阳正琢磨着怎么把这块难得的翡翠收到手……

    啪嗒!整块毛料一分为四,在普通人眼里无悬念的全玩完了,啥几把都切出来,其中也包括那位买下料子的老人,他摇头轻叹一声,把手背在身后就准备转身离开,至于这些切垮的石料自然会有人收拾……

    “这块石头能卖给我行么?”燕明阳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拦住了要离开的老人。

    老人听到后,停下身子,微微一愣,见对方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年轻人,暗自一笑,这年头呀,这些年轻人就存在捡漏的心思,都不能好好赌石了,捡漏要是那么容易,岂不是人人都发大财了?谁还去做珠宝商人?

    老者看着燕明阳摇了摇头,而后对燕明阳笑了笑,摆了摆手,开口道,“几块废料而已,小兄弟若是喜欢拿去玩就是了……”

    两百来公斤的毛料,如果有耐心慢慢掏还是能解出几块散绿来的,拿出去卖个几百块还是可以……就当下苦工了,一个苦工累死累活一天也就值这个价。

    燕明阳听到老人那话心里琢磨一下,不是买的东西自己怎么也不安心,说是送到时候反悔了可就不好,燕明阳是认定了这废料之中有料,因而摇了摇头对其说道,“老人家,这怎么行?我看还是给钱吧不然我心里怪不舒服的,您老就开个价吧。”

    老人见对方并不领情,执意要付钱买下这几块废料,心里蓦然浮起一股火气,淡淡的说道:“我这块料子花了三十七万买下来的,你既然想要三万块拿去吧!”

    三万块,燕明阳自然没啥好犹豫的,不过手上没这么多现金,直接对身旁的孟焦说道,“孟兄,麻烦你那三万块出来,我给这位老先生!”。

    高姓老者见燕明阳是下了买的心思,便把燕明阳拉到一旁,小声问了句,“明阳,你确定这废料之中有货?”。

    高姓老者凭借自己技艺并没看出有货,暗自他那独特的赌石手艺应该是没货几率更大,而燕明阳对那废料又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便也跟着好奇起来。

    燕明阳对着自己这个便宜师父点了点头,很是肯定的说道,“应该有货!”

    高老对自己这个徒弟还是很放心的,既然他说有那便自然有,而后他示意了一下孟焦,给了孟焦一个肯定眼神,孟焦见后叫来手下人,拿三万块现金交给老者。

    钱货两讫,这些废料从此以后才算是燕明阳的了,不然切出东西来就不好说难保那老头不跳出来,因而燕明阳算是放心了下来。

    老人接过钱数也不数直接塞进口袋,“好了,这些废料现在就是你的了。”

    燕明阳朝还站在一边的矮个子男人笑了笑道,“我可以用这里的解石机么?”

    矮个子男人点了点头,“当然可以,要不要我帮你把这几块碎料子掏出来?”

    买下解剩下的废料和直接在摊档上购买料子性质是一样的,如果燕明阳叫他继续解石也要照办,这是赌石行当不成文的规矩。

    “不麻烦了,赌石这么久,还没怎么亲自上手过,我想自己试试。”说完燕明阳抱起那块含有紫斑翡翠的料子夹在了解石机上。

    燕明阳已经很久没有亲自解石了到是真的有点手痒了,赌石还有一个兴趣点那就是自己亲自解石,亲自上场后那份心跳感特别刺激!赌石嘛,玩得就心跳就是刺激,解石的过程正好符合这几点。

    这块料子内部结构燕明阳岂能不知?有双透视眼在,燕明阳什么看不见?只见燕明阳快找到了切割点抓着手柄稳稳按了下去。

    “呲呲……呲呲”,伴随着这样的声音响起一块巴掌大的薄石料被切了下来,燕明阳伸臂舀了一瓢水从切面上放浇下,一旁孟焦最先看到切面上露出的白雾,眼神霎时亮了起来。

    “老弟,这擦石的事情功夫,还是交给老哥我吧,这种粗活,我来做就好……”孟焦赶紧阻止燕明阳接下来的动作,出雾代表着什么大家心知肚明,若是真藏着极品翡翠哪怕是伤到一点也是损失……

    这个燕明阳到没有坚持,很自然的站起身让开了位置,看着孟焦手脚麻利的换上擦石用的砂**作起来……

    “出雾了,居然真的出雾了,让这小子赌对了,看来要大涨一番呀!”

    “神了,被人扔了废料,都还能出来料,搞错过没有!”

    擦去一层薄雾一抹晶莹诱人的紫色映入眼帘,围观人群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紫色的?会是紫罗兰了么?”

    “涨了,真是大涨呀,这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早知道老子说什么也得买下这块废料来,靠!”很显然这说话之人很激动,也很嫉妒,这人的嗓门很大声音传得很远,那些还未走远的人听到后,又瞬间围拢了过来。

    刚卖掉废料的老人双眼一亮,几步走到燕明阳面前说道:“小伙子好运气呀,这块料子不用解了,我出三百万卖我得了?”

    三万块买回来的东西,转眼就翻了百倍,赚钱不要太简单!

    燕明阳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这块料子我准备自己留着用,出多少钱也是不卖的!”

    紫罗兰并不多见,更何况这并非寻常的紫罗兰,可是高种的,那就极为难得了,他准备找人把这块紫罗兰雕成几个漂亮挂件,送一个给姜凰羽做礼物,送沈凌雪一个……顾天雨也可以有一个……博爱之人嘛。

    还在擦石的孟焦站起身来一把揽住了燕明阳肩膀,笑:“你这小子,哥现在怀疑你是不是赌神下凡,凡赌必中,也太神了吧,莫不成你会仙法?这块紫罗兰解出来哥哥我可是要一半哦。”

    “这个好说了,只要够分量,你多要点也无妨,不过前提得够我用,若是我都不够用,怕是不能给你了!”燕明阳知道里面的紫翡个头不小,分一半给他也无所谓,不过嘴上还是要说一个底线免得惹人怀疑。

    孟焦听后,对燕明阳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不过这可说好了,要是分量足够,可一定得分我点!”。

    “那是自然!”。

    老人见收购冰种紫罗兰无望,冷冷一笑对燕明阳说道,“小伙子敢不敢跟小老儿我打个赌呀?”

    “打赌?”燕明阳有些莫名,心道,这老头怎么突然跳出来说要跟自己打赌?一点前奏都没有?莫不成……莫不是看见我开出了紫罗兰心里不平衡了,想做个套来等我钻吧?反正东西已经是我的了懒得理他就好,不给他任机会。

    一旁的李仲之,存在感极低的李仲之估计心中有些不爽了,只见他突然站出来戏谑的望着老人说道,“赌?你老爷子不会是觉得我兄弟好欺负吧?这卖出去的东西,莫不成来还想“赌”回去不成”李仲之这个赌字咬得很重。

    “小老儿还做不出那种无耻之事来,小老儿就是见你这位兄弟赌石技艺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想跟他切磋一二而已!”老头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头敞亮的人,都知道他是不甘而已。

    “你说赌就赌呀,我兄弟还不想赌呢?”李仲之道。

    “莫不成他是跑了,是个孬种?”。

    听到这话,李仲之就要发火,却被燕明阳阻止了,而后燕明阳对着老者说道,“不知老爷想要怎么赌呢?”

    老人淡然一笑,“很简单,既然是比赌石的技艺,我看要不这样,从现在起到交易会结束为限,要是你还能从这交易会场内的毛料中解出一块冰种翡翠来,老头子愿意付双倍的价钱收购,另外还免费帮你雕琢紫罗兰挂件,如果直到大会结束你还未能解出冰种翡翠来,那么你这块紫罗兰料子就按实价卖给小老儿我得了……”

    这种赌法乍听之下横竖都是燕明阳占了便,哪怕解不出冰种翡翠一样不吃亏,大不了按实价售出这块紫罗,没有半点损失,很显然这老头是高傲之人不愿什么以大欺小,显然是赌石界响当当人物,而且对自己这名声很是看中的那种人。

    这等赌石规则燕明阳还从而听过,本以为二人比斗,其实不过是他一个在比而已,燕明阳双眼一亮摸了摸鼻子道,“要是解出玻璃种的翡翠那咋算呢?”

    老人正色道:“当然算你赢,要是你不放心,我们可以立字为据。”

    燕明阳听着老者这话,暗自一笑,有点意思,还立字为据,看来这老头是来真了,不过说道这个赌石,他燕明阳还没怕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