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终极透视眼 > 第124章 神秘人
    孟焦骂完之后,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玻璃种的祖母绿,乖乖隆地咚,这玩意可是好多年不见了,快,快,快把我那面铜锣拿出来,我要让大家都知道我孟某人切出了不世奇珍……哈哈……哈哈!”

    蹲在一旁边浇水的伙计应了声“嗯”,然后拔腿就往摊位里面跑,一不小心把旁边装水的塑料桶给踢翻了洒了孟焦一身。

    那伙计当时就懵了,站在原地动一动也不敢动了,谁开出翡翠都和他没一毛钱关系,浇了老板一身水自己的饭碗铁定悬了,他可不想丢工作一个劲对孟焦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老板对不起!”

    孟焦看了这伙计一眼,对其笑骂道:“还不快去给我拿呀,站在这儿当棒槌么?”

    那伙计见自己这老板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心头蓦然一喜,分开围观的人群一溜烟跑进了摊位。

    不多久,传来一阵阵当当的铜锣声,这声音十分响亮,犹如海浪一般向着交易会四散开去,相信要不了多久,整个交易会都会知道了。

    孟焦开始自然是听到了这铜锣声,脸上露出了笑容,甚是满意,而后他蹲下身子开始认真仔细小心的擦拭其那块石头来。

    让燕明阳感到奇怪的是这一次居然没有人出价?周围一旁安静,人们的眼睛都盯着孟焦那边,看着他在哪儿擦石。这么好东西,这帮人咋不争个破头血流呢?燕明阳不解,莫不成这帮人变了,变得不识宝了?

    玻璃种而且还是祖母绿,绝对是顶级翡翠中的翘楚,属于有市无价的宝贝,这么大一块祖母绿在还没有完全解出来之前,没有有个人敢估价,索性这帮人形成了一个默契,相互之间也不竞价,怕是得等到全部解出之后,才会出价参与竞争。

    一小时后,孟焦将整块祖母绿毫发无伤的掏了出来捧到了燕明阳面前。

    燕明阳摆了摆手道:“老规矩还是你搞定吧,反正卡就在你兜里,大不了你找明星这钱我之间出了……”

    这话一出连高老也不爽了,一巴掌拍在燕明阳后脑勺上:“你这小子真大方啊!一天就想着明星明星的……有个凰羽还不够么!”

    被自己这便宜师父敲了一下了燕明阳显得十分委屈,姜凰羽是自己女朋友?外人不清楚,他还不清楚么?说是女朋友,那就是假扮的,属于那种能看吃不着,但这小明星可就不同了,不但能看,还能吃,甚至于还能满足大多数男人的幻想,有什么不好?男人有钱变便“坏”,这话一点都没错,这个坏不是人有多坏,还是说男人一有钱,以前不敢想不敢做的都敢做了,特别是女人这方面。

    别看燕明阳美女在怀甚是风光其实啥也不是,能看不能吃,好不用意听孟焦说有得看有得吃的小明星还被自己这便宜师父打也真够郁闷的。

    “我说老弟,你这就是看不起老哥我了,给了我这么大好处,岂有让你请客之理?这小明星的钱,是万万不可能让你出的”孟焦对燕明阳如此说道。。

    “你这块玻璃种祖母绿,起码价值上亿!一个小明星值几钱?这就这石头的零头而已这点钱你老哥我还是请得起的!”

    祖母绿可是翡翠中顶级何况还是玻璃种的?就算拳头那么一大口也都上亿了,这块明显大过拳头,破亿不要太简单好么?

    众人听这两人的对话,甚至无语,不拍卖这石头不说,反倒在哪儿说什么小明星,是个男人都听得出这二人聊的什么,简直口无栅栏,龌龊至极,光天化日之下说这些也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也是够无语的,简直是色鬼中的色鬼了。

    不过有人到确觉得没啥,管他们聊什么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抢下来再说!于是便有人出价了

    “一亿五千!这块料子我们六福珠宝要了!”

    “两亿!我们金氏珠宝可是很有诚意的,若是愿意,立马转转,绝不二话!”

    这种极品翡翠价格着实让七成以上的商人望而却步,随口加价就是几千万之巨,普通中小型珠宝商根本负担不起,只有那些真正的巨富商贾才能参与竞价,比如某某珠宝集团。

    “两亿五千万,我张大福珠宝看中的料子,志在必得!”

    “三亿五千万!”一个淡淡的男中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一次性加价一个亿连燕明阳等人都感觉到意外,看来此人是抱着一种势在必得心!毕竟,随便加价一个亿,可不是说说而已。

    孟焦看清楚了喊价人相貌,四十出头的年纪很普通的一张大众脸,他对这副面孔脑海中没有半点印象,可当他把视线投向对方衣襟上的一个刺绣标记时心中咯噔一跳。

    这人衣襟上绣着一把漆黑如墨的刻刀,看似很普通的一个小东西,但孟焦是在场少数几个知道它背后所代表意义的人,这把刻刀刺绣代表的是一个古老家族,在玉石界有着神之家族之称!神秘,强大,富有是他们的代名词!

    钱对于这个家族来说只是一串不过是一串有点关联的数字而已,富可敌国都不足以形容这样一个家族,近乎千年的传承,千年的积累,光是囤积下来的古董,都让这个家族有着超然的财富!更何况,他们本身还拥有着的产业……

    三亿五千万,在这个天价面前刚才说什么志在必得的都瞬间哑了。

    “好,这块玻璃种祖母绿就属于这位先生了。”孟焦直接拍板,爽快得让人咋舌。

    “东西现在我就拿走,钱待会儿有人送来。”中年男人很自然的伸出了手掌,价值三亿多的东西他居然要先拿走货,换在谁都认为这中年男人脑袋给驴踢了,燕明阳也觉得这人脑袋被驴踢了,因而,他想要站出来骂这家伙一顿。

    就在燕明阳想要站出来骂那人一顿之时,却高老挡住了了,同时高姓老者对燕明阳微微摇了摇头。

    接着,燕明阳看见自己这个便宜师父对那中年男人笑了笑,对其这般说道,“好,你这就可以拿走。”

    燕明阳听到这话感觉自己这便宜师父的脑子也被驴踢了。

    脑袋被驴踢的不止高老一个,孟焦也很恭敬的把那块价值连城的翡翠交给了中年男人。

    “下次有这种玻璃种料子打我电话,最好还是帝王绿的。”男人接过翡翠,眼神中露出一抹喜色从怀里掏出一张乳白色的名片递给了孟焦。

    孟焦接过名片更加肯定了这人的身份因为这不是一张普通的名片,而是一块用羊脂白玉镂空雕成的名片,入手便有一股特殊的清凉感,除了那个神秘家族之外试问谁会用价格贵过黄金的羊脂白玉来雕刻名片呢?

    中年男人接过翡翠走到高老面前,对其开口道,“高老,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你!”

    “你在这里,我却不意外。”高老对其笑着说道。

    那人听着愣了一下,而后他与高姓老者一起大笑起来,几乎是同时开笑的。“哈哈……哈哈……”一阵大笑过后,那中年男人直接转身离去只留下一个让人看着深邃的背影。

    说实在的,燕明阳被两人之间的对话给高懵逼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便宜师父跟那中年男人说的是啥,好似两人早就认识一般……

    燕明阳刚要问那人是谁的时候,又被高姓老者打住了,“徒儿,有些事有些人,你还不要打听得好……别问我,我知道也不会说的。”

    听到这话,燕明阳只好放弃,看来那人十分不简单呀!

    人群中有几位同样看出了中年人身份的老者微微一笑,暗叹孟焦好运,唯有站在人群后的朴胜利满脸的阴霾,紧盯着孟焦的眼睛里闪烁着一抹厉色……

    既然两块翡翠都有了主,围观的人群也就渐渐散去,同时孟焦摊位上存放的毛料被完哄抢一空,大家都认准了赌出极品翡翠的料子就出自这里一定还蕴藏着机会说不定能捡个漏,即便没开出帝王绿、祖母绿来,开出翡翠来也是大赚不是?

    望着孟焦摊位被哄抢毛料的情景站在原地未动的朴胜利咬了咬牙,偏头朝身后的两个手下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两个家伙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快步走到孟焦的摊档门口,扯着大嗓门喊了起来。

    “诸位,刚才切出极品翡翠的石料是从我们那摊档买来的,总价不过五十几万而已,正宗好料子,大家可以去瞧瞧,绝对童叟无欺呀!”

    这两嗓子喊出来许多挑石头的人都面带疑惑的转过头去,也有不少人望向了站在一旁的燕明阳,大家都知道这位年轻人才是今天最大的赢家,要是这两块大涨的毛料真是从别处买来的,他们何必出高价抢这堆无用的毛料?

    燕明阳微微一笑,向孟焦使了个眼色。

    孟焦冷笑着一挥手,身后的员工立刻抬来了两块毛料来,表面赫然用红漆写着44,54两个号码。

    毛料被直接抬到了燕明阳跟前放下,只见他脸上笑容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不否认脚下这两块料子的确是从他们那摊位买的,不过还没来得及解开有没有翡翠天晓得。既然大家有疑惑那就拖出去宰杀了吧!免得有人眼红,在这儿狂吠,听着都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