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终极透视眼 > 第111章 对峙
    黑影女人听到男人的话语,心头甚是委屈,且有那么一点点的憋屈,但却显得很是无奈,谁叫她失败了呢?面对这个男人她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之心,她只不过是男人培养的众多杀手之一,面对即将到来的惩罚,她也只能欣然接受,而后,便见她缓缓退了下去。

    女人退下,燕明阳看见那个男人拿起电话,电话通了之后燕明阳听到那人说了这样一些话。

    “抱歉,任务失败了!”

    “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失败,照理来说就算的一个麻瓜去杀也该成功了呀,我派出的可是精锐!”

    “当然是精锐!”

    “她说本来她都已经刺伤了他,奈何不知怎么的那家伙就凭空消失了,最后她还说,什么见鬼了,总之很古怪……”。

    “记得去查,查清楚在跟我说,不过,我奉劝你一句,既然失败了那么多次,就已经不能把他当寻常人对待了,若是不查清楚,想要杀他怕是不可能,还有一点,最近别在行动了,已经打草惊蛇了,再想成功怕是已经很不容易了”

    说完这些那男人挂断了电话。

    接着燕明阳看见他瘫坐在沙发上深吸了口气,不知在想什么,燕明阳感觉这家伙多半在盘算如何杀自己吧!

    男人刚才说的很多东西燕明阳并不是很明白,但有一点燕明阳可以肯定这男人应该不是真正幕后凶手才对,因为没有那个幕后黑手会向另一个人禀报杀人的情况。

    大致了解这么多之后燕明阳觉得自己没有那个必要呆在这里,毕竟,这人并不是真正的幕后凶手呆在在这里也没有太大的多用不是?

    因而,燕明阳静悄悄的离开了,隐身就好,来去无影,去时无踪,完全不会有人知道燕明阳来过!

    燕明阳离去之后,直奔张道友的住所而去!

    燕明阳不傻,这事即便不是张道友干的,那也应该跟他脱不了干系,自己恰好喝醉就有杀手来要他小命,这t是不是太巧了点?更何况酒宴本就是张道友操办,而且酒桌上还一个劲的灌自己酒,现在想来,十分不简单,不寻常呀!

    燕明阳一早就觉得张道友请客有可能是一场鸿门宴,现在看来还真是一场鸿门宴!

    燕明阳猜测一定是这张道友估计把自己灌醉,然后好找个杀手来杀了自己,即便张道友不是幕后凶手怕也脱不了干系,甚至于可能与那幕后凶手有着某种密切的联系,因而燕明阳觉得可以从张道友这条线索找出谁是幕后凶手,究竟是谁要杀自己!

    这幕后凶手燕明阳找了很久现在终于露出了致命的马脚来,燕明阳岂能放过这条线索?

    燕明阳冲到了张道友的家中,天还没亮张道友还在床上随着,燕明阳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啪啪”两巴掌打在张道友脸上。

    “啪啪”两声很是响亮,熟睡中的张道友被燕明阳给扇醒了。

    张道友醒来,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看了看周围,见没人又倒了下去……

    见此,燕明阳又给了张道友几个巴掌,“啪啪……啪啪!”

    “谁,谁打我?”张道友被扇得疼了,坐起身来不爽的大吼道。

    张道友见没人,扰了扰自己的脑袋叹了句,“莫不成自己做梦了?梦见自己被人扇嘴巴子了?”

    说完张道友又倒下了去,抱着被子闭上了双眼继续睡觉。

    燕明阳见张道友这番举动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处于隐形状态,张道友根本看不见自己。

    “小影,小影,我这隐形状态要怎么才能解除呀?”燕明阳问道。

    “请问主人是否要解除隐形状态?”一个很机械声音在燕明阳脑海里响起。

    “是!”燕明阳道。

    “确认成功,隐形,解除!”

    “主人现在没事了吧?没事了小影可就要去休息了”。

    “去吧,去吧”燕明阳觉得接下来的事情自己没有那个必要用到隐形便如此说道。

    脱离隐形效果后燕明阳再次给张道友两巴掌,“啪啪”再一次把张道友扇醒。

    “谁,谁,谁t妈的的在玩老子,给老子出来!”张道友坐了起来愤怒道。

    接着张道友看见了燕明阳,看着燕明阳后张道友显得有点惊恐,指着燕明阳道,“是……是……是你!”

    燕明阳从张道友那双恐惧的眼神看出了不少端倪来,暗道,这事果然与这个张道友有关!

    这时燕明阳自然也不可能跟张道友客气,只见他对张道友大声道,“张老板,这等重要的晚上你都睡得着,你是不是觉得我死定了呀?”越说燕明阳的言语越冷,冰冷的言语,让张道友感觉浑身一震。

    张道友可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虽然燕明阳出现那会儿他流露出恐惧之色。但很快他反应过来,这也是他一看到燕明阳为什么没说你怎么还没死的原因?而是说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因为在那一瞬间,张道友就已经清醒了过来没有懵逼得啥都说出来。

    面对,燕明阳张道友决定装傻充愣,他也只能装傻充愣……

    因而,张道友只有这般对燕明阳说道,张道友先是呵呵一笑接着开口对燕明阳道,“燕兄弟,你酒醒了?今晚喝得还不错吧?”

    张道友很聪明,完全不去过问燕明阳怎么来的为什么还没有死之类的,而是转移话语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

    这显然不是燕明阳想要听到的,因而燕明阳异常愤怒,愤怒燕明阳对其怒道,“张道友,你别跟我搞这些有的没的,我问你,你那酒宴可是鸿门宴?还有你为什么要故意把我灌醉然后派杀手来杀我?”

    “燕兄弟,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鸿门宴?我张道友设宴只是单纯想要答谢您而已,至于故意把你灌……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你想呀,大家一起喝酒不就图个开心嘛,喝多、喝醉不是很正常么?至于你说是那个什么杀手,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莫不成你又受到了袭击?”说着张道友指了指燕明阳包扎着的手臂,意思好像在说我什么知道你受人袭击了,完全是看到你的伤口。

    说着,张道友还装作很是愤怒愤怒的说道,“谁!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在广安袭击赌王弟子,简直不给我张道友面子,燕兄弟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查出来是谁干的,然后抓住他,交给燕兄弟处置!”

    话说得虽好,但燕明阳很清楚张道友无非说说而已,若是当真了,那便是傻子一个。

    这事跟张道友有着莫大关系,即便他不是主谋,也是个从犯,而且说不定很有可能就主谋!

    现在倒好,张道友这家伙,完全不承认,把事情给他撇得干干净净。

    “张道友,你想这样就把这事撇得干干净净?你当我燕明阳好欺负是不?”燕明阳怒道。

    “燕明阳小兄弟,你非要说跟我有关系,不知你可有这个证据?没证据怎么叫人信服?”张道友吃定了燕明阳没有证据如此说道。

    的确,燕明阳没有证据只是猜测而已,但他这个猜测也是根据的,但是由于手上没有证据,一时间他也不能把张道友怎样……

    张道友可是不一般人,广安市也算有点头面,在就是他的沈凌雪名义上丈夫要是燕明阳就这么杀了他,没有证据就杀了他那他估计再也无颜面对沈凌雪了。不单单这点,随便杀了张道友,没有证据,这个社会律法也够燕明阳受的了。

    燕明阳一把抓住张道友,对其冷冷的说道,“张道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所想,敢对老子动手,就算你是老板我是秋儿,也一样会让你好受!记住,我可不是普通员工随意任你欺凌,你最好给我小心点!至于,你想要证据,我就去给你找,找到后就是你死期!”

    燕明阳想,既然这个脸皮已经撕开了,就没有必要对张道友客气,燕明阳心中已经认定了这事与张道友有着脱不掉关系,便不会再对张道友客气。

    燕明阳说完那话头也不回的离开张道友屋子,只要张道友做过他燕明阳能找到证据,到时候便是张道友的死期!

    燕明阳离去之后张道友松了口气,刚才燕明阳那模样实在是太恐怖了,让他呼吸差点都停止了,好在他挺住了,张道友摸了一把自己后背一阵冷汗湿了手。

    而后,张道友摸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喂,你们这是怎么搞的,为什么他还活着,还跑到我家里来抓着老子质问?质问是不是我干的,你说他已经发现是我干的了?”

    “冷静,冷静,这个时候,你叫我怎么冷静,若是被他发现是我的话,死得可是我,不是你们,没错,是我想杀他,想要他命,但我也不知道你们会这么废物呀,这么多次都没成功,没能杀了那小子,最后一次我t妈的还亲自出手,把那小子灌醉了人事不省的人,你们都解决不了!还专业杀手,杀你妹!”

    此刻的张道友显得异常愤怒,不安焦虑忐忑等情绪不断从他心底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