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终极透视眼 > 第89章 如意算盘
    公孙子瑜曾在自己心中于幻想过自己犹如仙女下凡一般,突然降临世间,然后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手段,制服“歹徒”,拯救燕明阳于水火之中!

    那时,定能看到燕明阳震惊的表情,也好告诫燕明阳她是何等了得,还不快过来跪拜?

    一想到这些,她就高兴得不得了,这份高兴也越加给了她要救燕明阳的决心!

    “既然公孙老先生跑掉了,我想他应该会去报警什么的吧?”燕明阳凑到公孙子瑜耳旁小声说了这样一句话。

    公孙子瑜听后想了想,最后微微点了一下头,她也觉得既然她爷爷发现了不对劲,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去报警的。

    燕明阳看到后稍微松了口气,现在他唯一能依靠的也就只有这个警察了,但愿这个无相会对警察有所忌惮吧!

    想着燕明阳稍微看了无相一眼,对于他来说这个无相实在是太强大了,他也敢肯定无相会不会怕警察。

    毕竟无相功夫了得,寻常警察未必能对付,但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多多少少还是会忌惮一二,毕竟他只是一个杀死,躲在暗处杀人还吓人,但真要跟警察动手,闹大了可就不好办了。

    燕明阳想了很多,但都觉得是徒劳,既然如此他何必多想呢?于是乎便见他干脆坐在地上,跟公孙子瑜、沈凌雪两人并排而坐,休息了起来。

    燕明阳选择休息,有这么两点原因,首先,公孙子瑜的突然出现,打断了他心中一直思考着的自救计划,多了公孙子瑜这个累赘在,燕明阳想要从无相手中逃掉,难度不可谓不大呀!

    第二点,则是因为,他从公孙子瑜那儿基本已经得知了公孙老者很有可能已经报警了,现在的他,其实可以什么都不做,等在警察们到来时的救援即可。

    自救计划,从某种程度来讲,是很有可能激怒这个无相的,存在的危险性也大,坐着干等,等待救援,反到是不容易激怒这个无相,反倒成了一个极佳的选择。

    无相看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燕明阳,暗自一笑,而对其说道,“怎么放弃抵抗了?”

    “哎……”燕明阳吐出一口气来,然后继续说道,“现在这种状况,不放弃还能咋样?你把她们两个绑成这样,现在就算是让我跑,我也跑不掉呀!”

    无相听后,微微笑道,“这就对了嘛,算你有自知之明,我还以为你要反抗呢……”

    燕明阳看着无相问了出来,“我很好奇,你究竟要干嘛?”燕明阳张着嘴脸上颇为淡然说道。

    这个问题,燕明阳问这个无相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无相从未正面回答过。

    无相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天花板,然后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缓缓开口道,“我究竟要干嘛,你很快就会知道……”

    无相还是没有正面回答燕明阳的问题,燕明阳听后,心中并没有太大波澜,也许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吧,因为,这个燕明阳只是淡淡的“哦”那么一句。

    随着,燕明阳这一声“哦”,整个病房里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显得特别的尴尬。

    良久之后,燕明阳才又开口道,燕明阳开口问了无相这样一句话,“你不准备杀我了?”

    要知道无相再次回来,这个目标好像是这个燕明阳,是来杀燕明阳的!现在搞了这么多,这个燕明阳反倒是好好活着……

    “杀你……”无相说着摇了摇手,眼睛一亮,神情盎然,“不……不……不急……”

    “不急?这是为何?”无相那话,反倒让燕明阳甚是困惑。

    “自然是为了更好玩呀!”无相再说出这话时候,嘴角处流露出一抹阴险狡诈。

    “为了更好玩?”

    “杀你实在是太简单,也太容易,一点都不好玩,现在杀了你到让你痛快了,这不是我风格,只有猫做老鼠的游戏,才会好玩!”无相道。

    “哦,那你准备怎么玩?”

    此刻的燕明阳毫无畏惧之心,他的心很平淡也很静,仿佛圣人看淡一切一般,一切淡了,便不会在乎任何东西了,因而很平静。

    “像我这种等级的杀手岂非为了你这个麻瓜,不远万里来到广安这种小地方,杀你你只是顺手二位,反正我都要杀你身边人,就顺便先把你杀了,只能说你倒霉了点,不好意思哈”

    燕明阳听着的无相说的点了点头,他从李仲之嘴里多多少少还是猜出了无相为何会出现在广安这种小地方,多半是与那个神秘老总有关!

    “想必你心中已经猜出了,我是为何人而来的,没错他就是你那个师父,也只有他才配的上我这种等级的杀手!”

    “现在我有个主意,你不说他徒弟么?我觉得如何人你去杀他的话,怕是相当有意思,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你们师徒二人相残了!”!

    燕明阳听完无相说的,看了看身旁的公孙子瑜、沈凌雪两人,看着她们两个被捆得严严实实的模样,心中默然,大致明白了。

    进而,燕明阳对无相开口道,“你是想用她们两个来威胁我,好让我去杀我师父吧,你把她们捆绑得如此结实,也是这个原因吧?”

    “算你聪明……”

    “你觉得我一定会答应?”燕明阳用手托着自己下巴,缓缓开口。

    “你不会不答应的,除非你想她们死!”无相厉声道。

    听着无相这话,燕明阳又看了看沈凌雪、公孙子瑜两人,沈凌雪被捆绑着堵着嘴巴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公孙子瑜虽然嘴巴没有被堵住,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她说啥似乎也没多大的用。

    对于燕明阳来说,公孙子瑜死不死跟他的关系并不大,何况他已经出手救过她一次,是这家伙非要跑回来送死,才搞成现在这种状况,这个沈凌雪可就不同了,沈凌雪可以说是燕明阳十分关心的点,他可以为了沈凌雪下跪,自然可以为了沈凌雪去杀人。

    很显然,无相懂这点,无相看着燕明阳盯着沈凌雪看,嘴角处再次露出一抹诡笑。

    燕明阳看着沈凌雪,看着沈凌雪模样,最终叹了口气,对无相道,“哎……你赢了,人我可以去杀,但我怎么知道,我去之后,你就会放了她们呢?”

    其实在燕明阳眼中只有沈凌雪这个她,至于这个“她们”二字,只是觉得加个们没啥大不了的。

    “难道你觉得你还有选择么?”无相冷言道。

    无相这话,到真把燕明阳问倒了,的确,对于现在的燕明阳来说,他的确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无论燕明阳做与不做,无相放与不放,只要燕明阳想要沈凌雪活着,他都得去做,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好吧,我没有选择的余地……”燕明阳颇为无奈。

    “不过,我很好奇,以你的本事你应该可以变化成我的模样吧?”燕明阳对无相说道,无相听后对其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自己去呢?反正是为了接近目标好容易下手,你作为一个职业的杀手,显然成功率比我高上不少吧?何况,我从未杀过人……”燕明阳说道。

    “我都说过了,我喜欢猫捉老鼠的游戏,更喜欢狗咬狗的游戏,互相残杀岂不是更有意思?师徒反目成仇,互相残杀不有趣么?”无相大笑道。

    “哦,原来如此,不过你变成我的模样,也能体验什么师徒反目成仇,互相残杀的快感吧?”燕明阳道。

    燕明阳这话,似乎激怒了无相,只见无相死死地盯着燕明阳,怒道,“老子不想亲自动手成不?老子懒得动手成不?”

    “哦,原来是这样呀……”说着燕明阳眼睛一转,想了想,然后继续说道,“既然这样,我估摸着你也没想过我会成功吧?你完全就是想玩我而已……”

    “看来你真不傻……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那我就明说吧,我就是在玩你,玩死你!”无相咬牙切齿的说道。

    燕明阳能听得出无相话语之中对自己那股恨意,这让燕明阳很奇怪,自己与这个无相素味平生,她怎么会记恨起自己来了呢?

    难道是……一定是这样……只有这个可能……燕明阳如此想到。

    大致想通之后,燕明阳对无相开口道,“莫不成就因为之前我强吻了你,你就准备玩死我吧?”

    无相听到燕明阳那话,双手紧握,握得都发出“咕咕”的声音来了,可见无相心中气愤无比。

    虽然无相啥也没说,但从她表现来看,燕明阳已经大致可以推测出来,自己的揣测是完全正确的。

    对此,燕明阳心中一阵巨汗,当时燕明阳强吻这个无相,还不是为了救公孙子瑜爷孙两个,没想到给自己惹来这么大麻烦。

    比死更可怕是什么?那是生不如死!死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反倒是生不如死,活着就是被人折磨,这才是真正痛苦,很显然无相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无相要杀死燕明阳太简单太简单了,对于无相这种心里变态扭曲的人来说,杀死燕明阳简直是对他一种恩赐,胆敢轻薄他的人,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活着,然后被她狠狠折磨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