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终极透视眼 > 第81章 旗袍美人
    燕明阳没想到这个公孙老者会说这么多,虽然燕明阳会这个气,但说真的他对这个也不是很了解。也就知道古代武学之中有关于气的,比如说什么气功呀,内功呀,不都跟这个气有关么?

    燕明阳很好奇公孙老者是怎么知道这么多,刚才公孙老者说的那些他是一点都不清楚,之前也从未听说过,那么这个公孙老者是如何得知的?莫不成公孙老者也是用气的高手?

    燕明阳还没有问呢,这个公孙老者又开口说了,“小兄弟,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为何知道那么多?”

    燕明阳听后急忙点头,接着他看见公孙老者对自己微微一笑,进而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只要你多看,多看典籍,这些东西也大致便能推测出来……”

    燕明阳听到公孙老者这话一阵无语,搞了半天,之前公孙老者说的那些都是这家伙推测出来,也就是说他是猜的,虽然,他这个猜测有着很多理论上依据,但猜测总归是猜测,做不得真。

    公孙老者好像看出了燕明阳心思一般,呵呵一笑,对燕明阳如此说道,“小兄弟,你别觉得好笑,不是我跟你开玩笑。我这些推测起码有七八成是真的,因为你就最好证明”。

    这话搞得燕明阳有点晕,有点懵逼,燕明阳指着自己,对公孙老者说道,“我就是最好证明?”

    “对,你就是最好证明,因为你会这个‘气’,而且知道怎么去运用它,便说明了这个‘气’真实存在的,我之前一直怀疑过‘气’的存在,毕竟硬气功什么的,为什么能做到刀枪不入,不就是因为这个气么,至于在中医之中会气的人,你还是我第一个见到的!”

    听到公孙老者说的,燕明阳很是吃惊,因为他是公孙老者第一个看到拥有‘气’的人,燕明阳想过自己会的这个‘气’,可能很多中医都不会,但不至于这么少吧,偌大的广安除了自己难道就没有别人会了?这着实让人吃惊呀。

    “汗,你还别不信我说的,别看我在广安最为出名的是西医,但我见的中医高手,绝对是你难以想象的!在这些人之中,有怀揣神奇祖传医术的人,也有捣鼓巫蛊之术的巫医,但这些人之中,却未看见任何一人会这个气的”公孙老者如此说道。

    听着公孙老者说的,燕明阳才发现自己拥有的这个气是何其难得,不过瞬间燕明阳又疑惑了,练硬气功那些人,练的这个气难道不是自己这个气不成”?

    不解的燕明阳直接把心中所想所困惑的东西说了出来,公孙老者听后,“哈哈”一笑,“小兄弟呀,你想得也太简单了,硬气功的气和中医上的气能一样么?”

    对于燕明阳来说,气就是”,难不成还有什么不同?有分类?即便有分类,这个公孙老者也没见过几个拥有气的人呀,他说的能信?

    “这个气有没有分类我不太确定,但我却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硬气功的气是不能运用到中医上的……至于为何?”

    “我可以毫不客气的告诉你,为了研究这个气,特别是能把这个气运用道这个中医上这件事,我做了很多实验,硬气功是目前最容易找到有关气的信息线索了,我找了很多硬气功的法门,甚至于也练出来了,但当我尝试用这个去像你刚才那般去治病救人的时候,却无论如何也办不到,后来,我就猜测,这个硬气功的气应该只能用来强身健体,像小兄弟那般把这个气依附金针之上治病救人怕是不行……”

    听完公孙老者述说,燕明阳越加觉得自己捡到宝了,没想到自己在老家偶然间得到残本医书非如此了得,这东西,简直不亚于自己偶然间得到的透视眼呀!

    看来,这本残破医书的事情,跟自己这双透视眼一样,不能说出去,这t妈的实在是太珍贵了!一个人,一生之中能有这样一次奇遇就已经非常了不得,他燕明阳居然有两次,那还不飞上天!

    公孙老者认识的那些中医们,没有会这个“气”,不是说他们能力不行,而是说他们没有找到这个习运“气”的法门,要是让这帮人知道自己会这个法门,那还得了!不能说,不能说……

    突然,这个公孙老者拍着燕明阳的肩膀,大声的对着燕明阳说道,“小兄弟,既然你会这个‘气’那实在是太好了,我这祖传的祛毒神针,你的非学不可了,起先,我只是觉得你天赋不错,想要传授给你,现在,我是非传授给你不可了,跟你这么说吧,这祛毒神针,就算你不学,我也非传授给你不可!”

    听到公孙老者这话,燕明阳吞了一大口口水,“咕咚”一下,公孙老者的话,让燕明阳感到十分不安,公孙老者想要把祛毒神针硬塞给自己,自己身上肯定有他所图之处,很有可能是这个运“气”法门,谭老头,不会想着用这个祛毒神针来换自己这运用“气”的法门吧!燕明阳心中如此想到。

    用这个祛毒神针来换燕明阳这个法门,显然燕明阳不可能愿意!这难道就是,谭老头想要硬塞给自己理由?燕明阳如此想到。

    对于公孙老者那句无论燕明阳是否愿意学这个祛毒神针,他都会教燕明阳,那怕是硬塞给燕明阳也在所不惜,这点让燕明阳很是惶恐,现在燕明阳就有种想要溜走的冲动。

    早知道会惹来如此麻烦之事,他就不该跟这个公孙老者过来,不跟过来就不会跟孙亦言闹得这么不愉快,不愉快自己也就不可能给齐青国治病,不治病自己会气的事儿就不会暴露出来,不暴露便不会被公孙老者说“觊觎”。

    现在的燕明阳后悔死了,后悔不该来,不该使出以‘气’治病的手段!

    就在燕明阳思考要不要溜走的时候,“咚咚……咚咚……咚咚”传来一阵敲门声。

    公孙老者听到这敲门声,问了句,“谁呀?”

    “爷爷,是我呀!”一个女人声音,声音很是清脆明亮。

    “子瑜呀,你怎么来了?快……快……快进来,有个人我想介绍给你认识认识……”公孙老者显得有点急迫,也显得有些兴……能遇到一个在中医方面会气的人,实在是太让兴奋了,几十年了,这一切都在他的推测之中,然而却从未见过,今天见到真人了,能不兴奋么?

    公孙老者的话音一落,伴随着一阵开门的声音,只见一个妙龄女子,缓缓的走了进来,女子一袭素衣旗袍,旗袍并非纯白色,介于纯白与灰白之间,这袭旗袍穿在这女人,尽显东方古典之美,这女人身上书香气很重也很浓。不要问燕明阳怎么看出来的,这种书香气是种感受不是看出来的,它就像一个气场,在一定范围内自然而然就能感受到。

    旗袍,并非当今服饰的主流,除非在某些特定场合下。一般情况下,女人是不穿旗袍的。

    今天这日子,这个办公室,显然不是特定时间,特定场合,这女子一身旗袍,要不是神经有问题,就是这女子特喜欢旗袍,平常也这样穿,显然这女子不是神经病,那么便只能是喜欢了。

    相较于女子美貌,燕明阳更看中她那一身旗袍,当燕明阳的目光不仅仅仅限于女子身上的旗袍时,他一定可以发现这个女子十分美丽,无论是女子精致的五官,还是身材,都是标准美人!

    旗袍美人走起路来,一步一步之间,都仿佛有着一定的规格,不多也不少,给人一种优雅淡然的美感。

    旗袍美人吸引着众人的目光,从她走进房间那一刻起,屋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她的身上,随着她的走动,众人目光不断挪移着,所有人自然包括燕明阳。

    燕明阳看着旗袍美女走到公孙老者身边,旗袍美人一把挽住了公孙老者的右手,似撒娇般的对公孙老者说道,“爷爷……我听说,你要把我们家祖传那套祛毒神针传授给一个外人!?”

    公孙老者看着旗袍美人眼里充满了怜爱,而后他开口对旗袍美人点头道,“嗯……”

    “爷爷,你怎么可以这样,这祖传针法你连我都不愿意传授,你怎么能传给一个外人……”

    旗袍美人这话,让公孙老者一时间语塞了,公孙老者停了下来,最后对旗袍美人这么说道,“子瑜,这事等一下再说,我先给你介绍一个人认识认识……”

    “来,来,我跟你介绍介绍,站在你面前这位,名叫燕明阳,别小看他,他可是最近闹得满城风雨赌王高进的高徒!我跟你说,不要以为他是赌王的徒弟你就小看他,他在中医方面的造诣可了不得了……”

    也许是公孙老者发现燕明阳会这个会气的人实在是太高兴了吧。照理来说,旗袍美女是他孙女,他要向他孙女介绍人,应该从齐青国开始一个一个介绍最后才轮得到燕明阳,他可好,先介绍燕明阳不说,甚至于差点把齐青国爷孙给忽略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