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终极透视眼 > 第62章 院长
    燕明阳在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是轻蔑的看着他的。

    燕明阳这话,只要不是个傻子都听出其中言外之意——你不够格,你可以走了。

    那人顿时怒了,一小小的病人,小崽子居然敢瞧不起自己?什么护心针,别不知道在那儿看到了个针灸的名号,就可以在这里不懂装懂了。他虽然不懂这个针灸,但怎么也比眼前这小子懂吧?

    “你说我不懂针灸?真是可笑,我可是广医的高材生,连续三年最佳奖学金获得者,被誉为本院十佳医生,你说我不懂针灸,简直可笑之极!”

    而后,他冷冷的看着燕明阳道,“你既然敢在自己身上乱砸,想必你也该出自这个医学院诺?说罢,你是哪所医学院毕业的!”。

    “医学院?不怕告诉你,老子没上过什么医学院,老子是自学成才的!”燕明阳怒怼道。

    “哈哈哈,笑死我了,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小子还敢在我面前装,我不懂,难不成你懂?小子,不想死最好把你胸口上银针拔了!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庸医就是庸医,说你不懂,还要装懂,都已经跟你说过了我这是护心针,护心针你懂么?不懂就别乱说,你可之护心不能乱拔呀!”。

    “你敢说我是庸医!”

    “怎么,是庸医还不能人说呀,护心针都不知道还t妈说自己医学院出来高材生,我看你上学那几年玩去了吧,才搞得自己这么无知,连中医针灸里最基本的护心针都不懂!”燕明阳反讥道。

    在燕明阳看来,这种庸医就该敲打敲打,怕是要嘚瑟上天,全然不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自以为自己从名校出来就高人一等,完全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呸!

    “我不懂……你就懂了么?再说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看你这样,怕是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吧?”

    “医师资格证?果然是从医学院出来的,就知道看文凭看证书?你觉得,就那几张纸,就能证明,一个医生的高低了么?真是可笑?医生的能耐,其实几张纸就能说明的?”

    燕明阳这话,直接怼得那人面红耳赤。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这样一句话,“吵什么吵,这么大声,不知道这是医院么,大半夜的,还有其他病人要休息呢!”

    这话让病房内吵得面红耳赤的两人停了下来,二人几乎同时朝这个门外看去,便见病房门口,站在一年过半百有些许银头的老人,老人身上穿着一袭白色大褂,头上戴着一副老花镜,镜片有点红,怕是度数不低。老人看上去面容慈祥,但又不失威严。

    跟燕明阳争吵得面红耳赤的医生一见到此人,便立马就跑了过去,他跑到老人面前恭敬的称呼道:“院长,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哼……你说呢?这是医院,可不是你们吵架的菜市场,我在楼下都听到了你的争吵时,吵什么呢,吵得如此之欢?”

    面对老者的呵斥,那人低着头,不敢有任何反驳之言,恭敬道极点!

    “说罢?怎么回事,吵得这么欢?”。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这个病人胡乱用银针扎自己,我叫他别乱扎他不听,然后我就跟他争论了起来,有些激动,声音大了点……不过,以后我会注意的……保证,不会再大吵大闹了!”。

    争吵变成了“争论”,这“高材生”可真会说话,特别是他看到这个院长时,那副卑躬屈膝的模样,让燕明阳反感至极!十足的欺软怕硬、溜须拍马的小人。什么十佳医生,怕是溜须拍马得来的,一点真本事没有!

    “用银针胡乱扎自己?”半百老者嘴上念到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随后他缓缓的走向燕明阳,看了看燕明阳胸前的银针。

    并开口对燕明阳说道,“小伙子,这针是你自己扎的?”

    “没错,是我扎的?老先生,你又有何指教呢?”他燕明阳并不会因为他是院长就怕他。在燕明阳看来,这让能用一个溜须拍马的小人,怕是也不咋样,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其实反之亦说得通,下梁不好,上梁又好得什么?

    “燕明阳,你说的这是啥话,还不快给公孙院长赔礼道歉!”说这话的人正是是这个沈凌雪。

    燕明阳听到沈凌雪这话,甚是不解,心道这老板娘咋帮起外人来了?

    “沈老板,算了,算了,年轻人有点火气也实属正常,我都这把老骨头了难不成还跟年轻人计较不成?”老者笑着,对沈凌雪微微摆了摆手。

    而后他又问道沈凌雪,“沈老板,这年轻人是你什么人呀?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说他呀,他就是我倚楼轩一学徒而已,至于我为什么在这里,还不是因为这小子受伤了,来看望看望,倒是公孙院长你都这个点了还在医院,可真是医界楷模,所有医生学习的对象?”沈凌雪对其如此说道。

    老人听着沈凌雪说的,微微一笑,“我呀,一到晚上就睡不着,这不反正也睡不着,就出来走走,顺便看看我这医院的病人……”

    从老人和沈凌雪之间对话燕明阳可以肯定沈凌雪认识这个老头,于是乎,一把把沈凌雪拉到了一旁去,而后对其说道,“老板娘,这谁呀,需要你对他如此客气?”

    “你不认识他?”

    “你觉得我认识么?”

    “你呀,连他都不认识,也不知你怎么在广安混的”。

    燕明阳听着沈凌雪这话,转过头去又看了白发老头几眼,看见老头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心道,这老头很牛么?

    “老板娘,你就别吐槽我了,快速,那老头究竟是何方神圣!”燕明阳说道。

    “他姓公孙,是个复姓,广安的人都叫他公孙院长,他可以说是我们广安市医学界的泰斗,甚至于放在全国都是很有名的存在,还有一点,他的学生满天下,且不少人在医学界混出了名堂,不单单仅限于广安,全国都有,说句不好听的,他跺一跺脚,整个医学界都得抖三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