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终极透视眼 > 第19章 牛皮,吹大了
    顾天雨听到燕明阳所说的顿时一阵失落,她还以为自己这病很快就要好了,没想到还要好几年。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几年时光对还年轻的她来说又算得了什么?毕竟十几年都过去,还在乎这几年时光?

    现在,她是完全相信这个燕明阳能治好自己了,就刚刚那按摩不仅舒服而且按摩过后,她能明显感觉自己整个人轻松不少,同时她能感觉到自己病症也跟着好了不少,这可是从未有过的感受呀。

    “你也别太失望,有我在你这病迟早会康复的,好啦,开心点别这么愁眉苦脸的,来,小丫头,给爷笑一个?”燕明阳看着有点闷闷不乐的顾天雨如此说道。

    顾天雨听后,“噗呲”一笑,接着,才想起自己背后那黑黑的,脏脏的毒素,并大叫起来,“啊……臭死了,臭死了,我要去洗个澡,早知道刚才我就不洗了,害的我又要去洗……”

    大叫的同时,顾天雨整个跳了起来,这一跳不要紧,她身上最后那件内衣(罩罩)瞬间脱落下来,顿时……春光无限好呀!顾天雨只是背后漆黑,前面可不漆黑,不仅不黑,还很美呢,大好的风光尽收眼底,值了!

    这一下,顾天雨叫得更大声了,“啊……你怎么把我纽扣给解开了呀,啊……色狼呀,还看?还不给我闭眼!”

    同时吓得顾天雨用自己双手死死的挡住了自己身前。

    燕明阳解开顾天雨背后纽扣的,绝对不是为了这一刻,完全是因为在按摩那会,那纽扣正好挡住了其中一个穴位,燕明阳才解开的,至于顾天雨为何会没有发觉,完全是因为她当时太舒服了,根本就没有觉察到自己后背上纽扣被燕明阳给解开了。

    “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燕明阳装作用双手捂住了自己双眼,不过却故意打开了一丝丝的缝隙,想要透过食指间的缝隙,去窥探顾天雨身前美景,奈何顾天雨已经用自己双手捂得严严实实了,啥也没瞧见,一阵失望。

    “你这大色狼,我恨死你了……”然后顾天雨伤心了冲进了浴室。

    ……

    顾天雨冲进浴室后,燕明阳才放下手,睁开眼,然后他发现老板娘微笑着看着自己,看得她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有些可怕。

    因而,顾天雨忍不住说道,“凌雪,你这样看我,我可有点害怕……”

    “知道害怕了?刚才欺负我们家小雨的时候,就想过?说,你是不是你故意为之?”沈凌雪好似看透燕明阳一般指着燕明阳说道。

    “冤枉呀,凌雪,你要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个,那种小屁孩,我怎么会喜欢,刚才那个完全是误会,误会呀!”正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此时此刻,燕明阳绝对要表明自己只喜欢老板娘沈凌雪态度,才能“活”命。

    “胡说八道!什么叫心里只有我一个,我看你心中怕只有小雨吧,看看我这人老珠黄模样,那比得了小雨的年轻貌美?”

    燕明阳一听这话,眼睛一亮,感觉有戏,便如此说道,“凌雪,天地良心呀,我心里真的只有你一个呀,信不信我可以发誓?”

    “呸,发誓,你当我三岁小孩呀,你发过誓就跟吃过饭一样多,信你才怪?”沈凌雪呸声道。

    的确,发誓什么,对于燕明阳来说,就好像吃饭那么简单,但被沈凌雪说破,燕明阳还是感觉到有那么一丝丝尴尬,尴尬不已的他说道,“凌雪,那你说你要怎样才相信我的说的?”

    “这个还不简单,你只要告诉我怎么会赌石的?还有你这一身的拳脚功夫,还有这医术是咋回事,我就相信你?”

    燕明阳不是那种精虫上脑煞笔,一听沈凌雪这话,便知她打的什么主意,好呀,感情是想要套自己的话呀,燕明阳怎么可能说出去?除非他脑子秀逗了。

    于是乎,燕明阳尴尬笑了笑,并对沈凌雪如此说道,“老板娘呀,我不是已经说过了,赌石完全靠是运气,你看到那些纯属运气使然,至于这拳脚功夫和这医术,也是我在村里那会跟我们村子里老中医学的……”

    沈凌雪一听就知道是借口,暗道,这个燕明阳嘴可真严,什么运气,全t妈的放屁,去死吧!

    “燕明阳呀,燕明阳呀,你可一点都不老实,既然这样,我觉得也没必要呆在这里了,告辞”说着,沈凌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浴室面前,敲了敲浴室门,并对浴室里的顾天雨说道,“小雨呀,洗好没有,我要走诺,到时候,可就留你一个人在这儿了……”

    “什么,凌雪姐你要走了呀,等会呀,我很快就好了?”

    燕明阳见老板娘要走,既然来到酒店房间里,他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让沈凌雪离去,于是乎,燕明阳对沈凌雪说道,“凌雪,别这么无情嘛,怎么说走就走,你看这时间还早,这么早回去,是不是浪费这大好时光?”

    沈凌雪说要走,并非真想走,而是想激激这个燕明阳,从而好问出燕明阳赌石事情来,只要燕明阳出口挽留,那边意味着燕明阳入套了。

    因而,沈凌雪听见燕明阳挽留自己话语时,心中暗喜不已,跟我斗,你还太年轻了。

    “要我们留下也可以,你最好老实交代,你赌石技术是怎么来的,不然,我们立即离开?”沈凌雪怕自己分量还不够重,故意加上了顾天雨,从而说的是“我们”二字。

    见此,燕明阳暗道,看来这赌石技术,在想如此蒙骗看来是不信了,既然不能说靠运气,看来得编个故事了。

    于是,燕明阳对沈凌雪如此说道,“老板娘,不愧为老板娘,看来我是蒙骗不过去,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告诉你听也无妨……”

    “不知道老板娘,有没有听过赌王:高进?”燕明阳看着沈凌雪笑着说道。

    赌王:高进,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可掌控偌大赌城的男人,站在这个世界顶峰,俯瞰苍生的男人,相传赌王:高进,两岁识赌,三岁能赌,五岁赌石,七岁无所不精,十三岁,已经天下无敌,后封为赌王,至今五十多年,赌界王者,只有他一人,他不死,赌界何人可称霸?

    这样传奇的人,沈凌雪岂能不知?

    沈凌雪点了点头,疑惑的看着燕明阳,她不知道燕明阳问这话是何意,为什么又牵扯出赌王:高进来了……

    “哈哈,老板娘,不怕告诉你听,赌王:高进,正是我的师傅,我这赌石技术就是从他那儿学得的!”说着燕明阳哈哈大笑起来。

    沈凌雪听后,很是不信,“赌王:高进,是你师傅?你骗鬼去吧?要是赌王是你师傅,你还可能在广安市这种小地方待着?再者说了,之前咋没有看出你有赌石方面能力,好像你这能力,今天才开始显现吧?”

    毕竟,如果燕明阳有着这么一个牛的师傅,广安市这种小地方,还真不是燕明阳呆的地儿,赌城才是他归所。

    这点倒是提醒了燕明阳,燕明阳暗道,自己这谎话好像扯得有点大了,没办法,谁叫赌王名头大,一时间他想得起赌王名字来,也就说了出去,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个致命的隐患。

    但是,他燕明阳是何许人也?嘴舌功夫了得,这点怎么可能难得住他。

    燕明阳眼睛一转,便有了主意,只见他如此说道,“嘿嘿,老板娘,你这就有所不知了,没错,我这赌石能力,的确今天才开始显现,而且我也今天才会,不怕告诉你,今天上午,我在古玩街那一带闲逛,突然有个老头说我是赌界奇才,非要我拜他为师……”

    “老板娘你想呀,我燕明阳是什么人!随便一个人走到我面前就要认我做他徒弟我能答应么?自然不可能呀。然后,那老头当着我面表演了一番赌石手段,瞬间就把我折服了,最后我就拜师了,拜师后我才知道他就赌王:高进!”

    “他问想学什么赌石,我就说赌石手艺不错,他就教了我点他皮毛,没想到,我小事身手,就这么神奇,其实我只不过做实验,看自己学会没有……哎……没想到,闹出这么事来,最关键的老板娘,你还误会了人家,好伤心的……”

    燕明阳说完,沈凌雪惊讶道,“什么,赌王:高进在广安市?”

    燕明阳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我不信,相传赌王:高进已经十多年没露面过了,会出现在广安这么小的地方,你当我好骗呀!”沈凌雪可不傻,不可能单凭燕明阳一面之词,就相信这看起来虚无缥缈的事情。

    “老板娘,你这话,我可就伤心了,师傅他老人家,一再告诫我,不要把这事说出去,我都跟你说了,你还不相信我,太让人伤心了……”

    沈凌雪才不管这么多,只见她又对着浴室内顾天雨喊道,“小雨呀,好了没,我们走吧?”

    “凌雪姐,还没好呢,别急,很快……很快……很快就好”。

    “老板娘,说吧,你要怎样才相信我我的师傅是赌王?”燕明阳直言道。

    沈凌雪听到这话,想了想,然后说道,“这个呀,很简单,明天我们不是要拍卖么?只要你能请你师傅到场,我就相信!”

    沈凌雪这话让燕明阳一阵无语,本来他就蒙骗沈凌雪的,怎么可能找来真的赌王……

    “怎么,不行呀?”

    “凌雪你这不是让我为难么,你也知道我师傅十多年都没露面了,再说,他老人家这次来广安市也是秘密前来,并不想太多人知道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