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宸汐缘 > 第六十五章魔印之谜(1)
    白泽乃上古之兽,传其能作人言,可晓万物,为祥瑞象征,却也凶狠无比,利爪伤人无数。然此刻一个光圈将缩小的白泽围在其中,白泽出路无门,只能在光圈中嗷嗷叫唤,追着尾巴转圈圈,一双眼睛,充满着灵动和可爱,哪里还有一丝上古凶兽的影子。

    “好可爱啊!”灵汐看着小白泽忍不住的泛起少女心,在禁制光圈边蹲下,她伸手试探抚摸,还没碰到皮毛,白泽立刻大叫起来,吓得灵汐立刻缩回手,不满的嘟囔:“这么凶干嘛啊?你还以为自己很厉害吗?”

    白泽瞪着她,就像是个瞪着大人的小孩童一样,格外惹人欢喜,灵汐见状只是一笑,双手尽全力比划一个大圈:“没错,你以前有这么大,但是!但是!”说着手迅速缩回,五指并拢:“你现在就这么点了,知道吗哈哈哈……”

    一旁的九宸无奈地摇摇头,张开手,一个法瓶忽然浮现在手心,灵汐见他走来,脸上仍笑嘻嘻的,目光停在他手里的瓶子上时,立刻收了笑,紧张地神开双臂,挡在白泽面前:“神尊,你要干什么?”

    九宸语气平板:“此兽犯下重罪,为祸人间,需打入锁妖塔,思过。”

    灵汐闻言,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九宸说着就要绕过她,灵汐下意识又上前一步,回头看了看丁点大的白泽,那凶兽好像听懂一般,正色厉内荏地嗷嗷叫唤,却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灵汐转过头,目光急切:“它不就是贪吃嘛,又没有存心作恶,危害人间。”

    九宸沉下脸:“它不会每次为恶都特意叫你来看。”

    灵汐咬了咬唇,蹲下抱起白泽,看了看九宸,认真道:“但爹爹告诉过我,上古神兽但凡沾染过无辜者鲜血,便会眸中带红露出凶煞恶象。”说着抓起白泽上身,一手啪的掰大它眼睛,“你看,它眼睛里干净得很,最多就是顽劣,没沾过血——”怀中的白泽拼命挣扎扭动,似是对被扯着眼皮深感尊严受辱。

    灵汐直直地和九宸对视,眼中充满期盼,终于,九宸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可以不关它进锁妖塔,但你不适合养它。”

    “为什么!”听到前半句才弯起眼的灵汐顿时撅起嘴。

    “这白泽是上古凶兽,凡人都用它的图象来驱赶妖邪,它现在还是幼兽,若长成了,你那点法力还想驾驭它?”九宸看她一眼,无奈道。灵汐心中失落,慢慢撅起嘴,抱紧白泽,低着头一言不发。

    风拂花叶,缓缓飘落在她身上,轻灵又落寞,

    九宸沉默看着,片刻之后,扭开脸,灵汐突然开口:“它像小白。”她摸着白泽的毛,慢慢抬起头,“刚才它落到你画的圈里,我看到它第一眼感觉就是小白……”

    九宸闻言转头,看向白泽,白泽凶巴巴瞪着他,九宸忽然抬步走近,白泽顿时警惕地往灵汐怀里缩了缩,但依然躲不开九宸的手。

    灵汐犹疑想退,脚动了动,到底忍住没走。九宸手掌悬空在白泽头顶,法术光芒大盛,白泽头顶尖锐的双角渐渐弯曲,九宸收回手,打量白泽,垂眸道:“现在更像了。”

    灵汐低头看看白泽,不可思议地看着九宸,满心满眼都是欢喜,立刻开心一笑:“多谢神尊!我会照顾好它的!”

    九宸淡淡撇过眼,不发一语,转身朝前走去,灵汐忙抱着白泽追了上去:“我一定会管好它的,一定不让它闯祸!”

    两个人的背影渐渐远去。

    山势绵延,杂草丛生,四周渐渐荒凉,灵汐抱着白泽,好奇地左顾右盼:“神尊我们要去哪呀?”

    九宸脚步不停:“过了前面,就是幽都山”

    灵汐望了望远处的山脉,奇道:“幽都山?神魔大战的地方,我知道,我知道。我经常听人讲五万年前那场六界瞩目的大战呢,都不知道里面什么样——啊!对了!”她忽然拉住九宸袖口,左右摇摆,“神尊你清楚啊,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了。给我讲讲吧!”

    九宸停步,低头看看她的手,淡淡道:“你很好奇吗?”

    灵汐用力点点头,九宸抬起头:“我带你去看看,如何?”

    “好啊!”灵汐激动地拍手,自顾自高兴了一阵,才发现九宸一直没有说话。

    她抬起头,正对上九宸幽深冰冷的眼神,一怔,缓缓放下手:“神尊,你、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九宸立刻垂眸:“没什么。”

    灵汐心中有些异样,漫不经心的揪了揪头发,忽然一奇:“白泽呢?”

    方才还在她怀里好好呆着,一会儿没注意,它跑哪去了?

    灵汐抬头四望,忽见白泽蹲在山灵界界碑之上,顿时一惊:“啊!那是山灵界的界碑,你快下来!”

    白泽丝毫没有听见一般,得意的站在界碑上撒尿,灵汐气急败坏,正在这时,一只箭倏然射来!白泽“嗷”地一声窜起来躲到一边,不远处一众山灵界士兵气势汹汹冲过来。“大胆,何方小妖!竟敢辱我山灵界!”

    灵汐忙上前接住跳过来的白泽,抱着白泽,一溜烟缩到了九宸身后。

    众士兵看到九宸,不由得一惊:“战、战神?”愣了一瞬,纷纷慌忙行礼,为首的士兵长怒气冲冲回过头,“还不快去通秉国主!”

    几个士兵立刻诺诺应是,转身飞速奔去。

    盏茶后,九宸携灵汐走进大殿,山灵界国主翎月一袭鎏金黑色纱裙,头戴凤冠,站在殿中,身后石婆婆侍立在旁。见二人进来,翎月面露笑容,亲自上前迎道:“战神,久违了。”

    九宸颔首:“翎月国主。”灵汐跟着福身行礼,翎月摆摆手,笑道:“快请入座。”

    石婆婆欲扶翎月回上首就座,翎月轻扬手制止,自行来到九宸对面坐下,斟了杯茶:“唏嘘一别数万年,战神英姿犹在眼前,真没想到还有能再见到您的一日。”

    九宸面色淡淡:“托国主记挂。”

    翎月关切道:“听说您在长生海染了寒症,不知近来可好些了?我族有驱寒圣药善火丹,百年才可得炼一颗,稍后我叫人送一匣去给战神。”

    九宸道:“如此珍贵之物,本尊怎好收下。”

    翎月目露愧色:“神尊千万不要客气。您在边境处和我族士兵发生小小误会,受了惊扰,我正不知该如何表达歉意。若此药能对您稍有助益,便是它的福分了。”

    九宸沉默片刻,只得道:“既如此,便多谢国主美意了。”

    灵汐听着来来往往的官腔,有些无聊,忍不住眼神左右轻瞟,忽听翎月含笑道:“这位便是随您下凡的女官吧?听说险些受伤?”

    “都是小事啦!国主你不用在意。”灵汐摸摸耳垂,大咧咧一笑。

    翎月忽然一怔,眼神放空,好似透过她看到了什么旁的人,片刻回神,掩饰般地端起茶杯,随口道:“这位女官好面善,不知叫什么名字,仙龄多少?”

    灵汐笑笑:“小仙灵汐,今年五万岁整。”

    翎月手中的茶杯狠狠一颤,茶水洒出,她失神呢喃:“五万岁……你五万岁了……”

    灵汐疑惑地看了看她,九宸忽道:“国主?”

    “啊?”翎月恍神,勉强一笑,回头向石婆婆张罗,“别站着了,快叫人准备些果子点心,请——请这位仙子坐下。”

    石婆婆应了,立刻走向灵汐,亲切笑着领她到九宸下首坐下,自己也挨旁边坐了,侍女们鱼贯而入,捧着瓜果酒水,石婆婆递过一个黄色果子,热络道:“尝尝这个,你们这些小女仙们最喜欢了。”

    灵汐接过,笑吟吟道了谢,眼神却忍不住瞟向九宸,九宸微微蹙眉。

    石婆婆看了眼翎月,笑问:“我见仙子长得十分灵秀可人,不知是哪一族人?”

    灵汐答道:“婆婆,我是丹鸟族。”

    石婆婆瞟了眼翎月,笑道:“丹鸟好,丹鸟好,红顶珠翠少年灵动。那不知仙子是跟随谁长大?”

    “我随父亲长大。”灵汐乖巧道,却不料石婆婆闻言顿时急切起来:“父亲?你有父亲?”

    灵汐丈二摸不着头脑,疑惑道:“当然有父亲,谁没父亲呢,我还有姐姐和弟弟呢。”

    “好,好……”她面上笑容浅了些,看向翎月,翎月垂下眼眸,略微失落。

    灵汐满心不解,正要再问,九宸忽然起身拱手:“多谢国主款待,本尊就不多打扰了。”

    翎月起身笑道:“好,那请神尊先到客房休息吧,今晚我设宴招待,略尽地主之谊,请您万万要来。”

    九宸顿了顿,微微颔首,转身向外走去,灵汐忙跟上,临出门时忍不住又回了次头,只见翎月注视着他们,目光中竟有些哀伤。

    窗外树影郁郁葱葱,蝉鸣声声,屋中,景休伏在案边,认真地批阅公文,宝青坐在一旁,撑着下颌,满目痴迷之色,唇角微勾地看着他。

    忽然一声响动,赤鷩推门而入,愣了愣,行礼道:“公主,国师。”

    宝青点点头,眼神仍旧黏在景休身上,赤鷩犹豫了一下:“属下有事禀报。”

    景休头也不抬,埋首批阅公文:“说”

    赤鷩将九宸和灵汐在界碑处与侍卫产生冲突一事说了,景休挑了挑眉,放下笔:“现在如何了?”

    赤鷩躬身道:“国主已经将战神接到正殿去了,听说还吩咐人,晚上备下盛宴欢迎。只是……”说到此处,偷瞄宝青,欲言又止。

    景休立起,从桌后走出:“宝青,你不回去梳妆打扮吗?”

    宝青正百无聊赖地挽着笔筒,听见景休叫她立刻开心地放下笔筒,闻言却愣了愣:“我为什么要梳妆打扮?”

    景休看了赤鷩一眼:“你没听赤鷩说吗?上你母亲要设宴款待战神。”

    宝青揪了揪辫子,撇撇嘴:“战神?有什么稀罕的。”话音方落,却好似想起什么一般,双眼一亮,一把拉住景休的胳膊,“呀!对了,母亲设宴,你肯定也要去吧?”

    景休微微启唇,还未及回答,宝青迅速道:“我新做了一条裙子,是用南海珍珠镶嵌而成,走起路来流光溢彩可漂亮啦!”双手合掌一击,“不行不行,我要回去换上,给你和母亲看看。”说着就向门口小跑出去,回头笑容灿烂地挥了挥手,“景休哥哥我们晚上见啊!”

    景休笑着点了点头,等到宝青身形消失,面上顿时一片冷淡:“说吧。”

    赤鷩立即拱手:“回国师。国主的确设了宴,也通晓了各宫,但并未向您下请帖。”

    景休回到桌边坐下,此时日光西斜,他的脸完全影在一片阴暗里,看起来有些晦涩,赤鷩瞥他一眼,低头小心道,“国师……那我们还要去吗?”

    景休短暂静默,声线沉沉:“只有九宸吗?”

    赤鷩道:“还有个扶云殿的小仙娥。”景休眉头微蹙,赤鷩道,“国主似乎很喜欢她,还赐下了些东西,是个丹鸟族的。”

    景休点了点头,望着窗外默默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