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打虎亲兄弟
    两天的时间,曾恪陪同母亲和金特尔等人,在首都燕京城转了一圈,而两天之后,曾恪将母亲和张大牛送上了飞往西南省的班机,金特尔先生则是在处理在中国的各项商业事宜。

    曾恪在大表哥派出的司机的驱车下,抵达了河北香河的国足训练基地。

    这并不是曾恪第一次来这里,此前他也曾随国家队在这里进行过集训,一切都是轻车熟路,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之后,曾恪顺利的到达了门口。

    由于国足的集训是采用的封闭式军(shi)(hua)管理,外来车辆可不是能随意进入的,曾恪向驱车的师傅道谢了一声,让他先返回,自己则是下了车,给张行打了个电话,很快的,张行就急匆匆的从门口处走了出来。

    张行现在是国家队的代理主教练,头上虽然顶着一个“代”字,但实际上跟正印的主教练没什么区别,正常来说,主教练才是一支球队的掌舵人,只有球员看教练脸色行事的,万万没有球员凌驾于教练之上的道理。

    当然,足球世界还是得看实力说话,球员的实力达到了一个寻常人望尘莫及的地步,声望和影响力巨大,任何的声音和建议也是有可能得到主教练的重视的。这并非是“球霸”,而是球员确实有这样的地位。譬如说葡萄牙的c.罗,巴塞罗那的梅西,在俱乐部或许还看不出什么,但是在国家队,整支球队都是围绕这两个人而分别做战术配合的,他们才是球队中最重要最核心的人物,说白了就是以他们为“中心”,他们的意见自然很重要了,很大程度上都能影响主教练的战术安排。

    中国队的实力和影响力自然无法和葡萄牙以及阿根廷这两支球队相提并论,但其实本质都是差不多的,都是球队“孱弱”,头号球星太强——当然,葡萄牙和阿根廷“孱弱”得不明显,但就是那么个意思,曾恪在这支中国国家队,是实实在在的“核心”人物。

    曾恪的能力和声望足以配的上有这样的地位,主教练很给他“面子”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更遑论曾恪和张行之间的“私交”还算很不错,后者对曾恪那强大的背景始终保持着一层敬畏,也愿意倾听曾恪的各种意见。

    “张教练亲自来接我,这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你是教练,我是球员,你这么做,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因为两人很相熟了,曾恪一边笑呵呵的挥手打招呼,一边开着玩笑,“张教练随便让个人出来就行了,哪里用得着亲自跑一趟。”

    “这可不行,你可是咱们国家队的宝贝,更是咱们中国足球的宝贝,我得展现出礼贤下士的风度,否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得说我在大名鼎鼎的曾哥面前摆架子啊!”

    张行也是乐呵呵的回应。

    欧洲联赛结束,曾恪却是在欧洲迟迟没有归国,这让他多少有些紧张。自己都多少斤两自己清楚,张行在足球这个专业领域只是一个半吊子,虽然说有许多专业人士组成了教练团队,而他推行的“年轻化改(ge)”如今也走上了正轨,不过嘛……还是那句话,中国队再改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没有一口气就能吃成个胖子的道理,中国队想要打进世界杯,甚至是想要在亚洲范围内有竞争力,那还是得倚仗曾恪。

    看到曾恪终于来到国家队报道,张行不自觉的就松了一口气。

    这倒是跟曾恪在俱乐部的地位待遇一样了,利物浦现在也是“曾恪依赖症”的重度患者,中国队也相差不多了。

    “走走走,咱们先进去,把行李放下,然后好好的休息一下,不用那么着急的,等休息好了,你再参与球队的合练。”

    张行很热情的伸手想要接过曾恪的行李包,曾恪愣了一下,摆手拒绝了,“张教练,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私底下咱们再怎么样,我也不跟你客气,不过……在这里,你是教练,你是球队说话最管用的人,你……我是你手底下的兵,有什么事你吩咐我就行了。”

    曾恪说得已经很清楚了,交情归交情,但国家队你最大,你可以尊重我的意见,但最后拍板最决定的人还是你,我会很本分的做好球员的工作,一切都以教练的安排为主。

    张行也是个聪明人,深深的看了曾恪一眼,他承认,对于曾恪的态度,他确实是有巴结的意思,没办法,谁让李家这个靠山太过强悍了?哪怕让自己“受委屈”,也要让李家的这位“表少爷”满意。

    不过……显然曾恪是很有分寸的一个人,别人尊重他,他也会很尊重别人,尊重是相互的,曾恪很好的展现了这一点。

    不愧是能够在欧洲都混得风生水起的人,不仅球技高超,这情商也是很高啊!

    “走吧!我们先去宿舍看看。房间我都给你预留安排好了,哈,和马克一间,怎么样,还满意吧?”

    张行哈哈笑了一下,拍拍曾恪的肩膀,跳过这个话题,领着曾恪朝内里走去。

    ……

    此时的训练场上,一群身着球衣球鞋的年轻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做着各项训练项目。

    马克跟着几名队友在场上玩着传球“遛猴”的游戏,马克此时扮演的就是“猴”,队友们不断的快速传递,而马克则是不断的来回抢截。

    累得满头大汗,连呼吸都有些急促,马克才终于碰到了球,王浩一脸郁闷的说道:“要不是大福这家伙故意把球踢大了,我哪里会成为‘猴子’?都怪大福!”

    季大福嘿嘿直笑:“谁说我故意的?我的传球刚刚好,分明是你自己跑得太慢了,没能碰到球,才让小马哥抢到了……错了要承认,挨打要立正,怪谁呢,自己活该!”

    话是这么说,季大福脸上得瑟的神情分明是在说,哈,我就是故意的,你咬我啊?

    王浩很配合的朝他龇了龇牙,表示自己的不满,却是很光棍的走到了中圈中,准备当新的“猴子”。

    队友们发出一声哄笑,马克善意的朝季大福点点头,他也能感觉到季大福是故意的,事实上,在加入国家队后,作为队内最小成员的他,或多或少的都得到了来自老大哥们的一些帮助和照顾,尤其是养父曾恪的弟子们,对他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就好像现在这样,他当猴已经很久,也很累了,季大福二话不说,找准空子就“坑”了王浩一把,让马克得以从当“猴”的命运中抽身出来。

    王浩也只是佯作生气罢了,这会儿他还从马克眨眨眼:“小马哥,你可得小心了,我马上就要从你脚下抢回来!”

    马克点点头,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

    他很喜欢中国队现在的氛围,从小生长环境的不同,让他很少有交道朋友的机会,但是在这里,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至少他能和这些队友打成一片,这点是最重要的,他能感觉到在这里,他很快乐。

    就好像他现在在队内的绰号“小马哥”,他就很喜欢,尽管他并不是很清楚“小马哥”这个词究竟从何而来。

    其实原因很简单,香江曾经有一部很出名的电影,里面有一个让许多年轻人都很喜欢的人物“小马哥”,而马克也姓“马”(马克马克,前马后克,这也算是姓马吧?),再加上马克是曾哥的“养子”,算是不大不小的“公子哥”了,所以大家也就渐渐的“小马哥”称呼开了。

    众人又闹腾了一阵,都是有些疲累,停下来坐在地上休息,季大福凑过来问道:“小马哥,校长咋还没来报道啊?他有没有跟你说,他什么时候归队啊?”

    马克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前几天通了电话,应该就是这几天吧,具体的我不大清楚。他在欧洲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跟我们不大一样。”

    众人都是点点头,对此深以为然。

    他们之中有好几个都是在欧洲踢球的,自然知道曾恪在欧洲那边的名声和影响力,曾恪可以说是现今足坛最顶级的超级巨星了,自身就是一块金光闪闪的大招牌,赛季结束之后,肯定会有一些别的商业活动需要参加,可不像他们,赛季一结束,就无事一身轻了,直接就能轻装回国了。

    “世预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咱们想要有所作为,可就得指望校长了。虽然说知道他要回来,但是……这不是还没回来嘛,我这心理就悬吊吊的。灵魂人物不在,总感觉不大放心。”

    季大福哂笑了一声,周深打趣道:“得了吧,大福,我可看不出你哪里有担心紧张了。好歹也是诺丁汉森林的主力前锋,进球也不少,这小心脏会那么脆弱?想那么多干啥呢,只要是在比赛里,你能进球就行了,被管那些有的没的。咱们总不能事事都指望着校长,也得做好自己的工作,为他排忧解难,减少压力。”

    “这倒是。”

    队友们点点头,季大福眼珠子一转,又调侃马克道,“我说马克,你和校长现在是同时进入国家队,有什么感想?哈,这可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啊!父亲儿子齐上阵,这可真是太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