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金属事记 > 开演第五章 ·传承之剑
    月色再次透过狰狞的窗,投射在了伊尔特的身上。

    他眺望着明亮的月光,与繁华的星空,不由得呢喃出声,“尊敬的父亲、敬爱的母亲,我将亲自动手改造这个世界。

    并让那些杀害你们的人,付出他们所无法承受的代价!”

    在房间中留下这些话后。

    伊尔特就来到了藏身地的地下阶层,他将要在这里准备一些在这之后,会被用到的东西。

    当啷~

    清脆的碰撞声响起,一枚散发着氤氲光芒的柱状结晶,被他随手扔在霖上。

    这种结晶体呈六边体,是一种散发魔力荧光的特殊结晶。

    这块儿被伊尔特随手,丢在地上的魔能结晶如同呼吸般闪烁着。

    而在它的旁边,还有着整整八堆被码放整齐的魔能结晶!

    它们共同绽放出,足以照亮整个地下室的魔力光辉。

    它们明灭不定,使得这间地下室都生出了一种魔幻气息。

    它们便是魔能结晶,正是魔导工业体系的基础构成物。

    它们拥有着让超凡者迷失的魔力,它们就代表着财富与资源!

    同时,它们也是职业者,相互之间进行交易的最低度量衡。

    在各种超凡材料的面前,寻常金币都将失去它原本的意义……

    「已经制造出了将近十万块魔能结晶了,暂时应该够用了。剩下的魔力,还有着别的用处呢。」

    伊尔特思索着,停下了双手捏合的动作。

    其他超凡者想要转化出来魔能结晶,或许还需要借助一些特殊的工具,以及稳定的柱状结晶体作为载体,才能转化出来完美的魔能结晶体。

    而他只是借助体内那枚血色宝石的造物之力,就可以轻易做到这件颇为繁琐的事情。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他早已经不再是正常的人类超凡者了。

    现在的他,或许更贴近于,那些超脱了极限,达到圣灵层次的极强者。

    “好了,先将这些东西收起来吧。”

    伊尔特暗自嘀咕,而后施展出来,一种极其强大的,空间魔法。

    嗡!——咔啦!乓!

    恐怖的魔力,瞬间撕裂开了空间壁垒。一场看起来颇为恐怖的空间风暴,瞬间就将他眼前,那堆成八座山般的魔能结晶堆,给席卷一空了。

    当这间地下室再度变得空旷起来,伊尔特也转身离开了这里。

    十万块魔能结晶,已经被他存放在了,另一处安全可靠的隐秘之地中了。

    现在,他该去做另一件事了。

    哄~哄——!!!

    炽热的高温,激荡起灼热的风压。

    在伊尔特的面前,正有一道岩浆在地上缓缓流淌着,它随着地上早已经铭刻好的轨道,蜿蜒婉转。

    当这整个房间都被赤热光辉充斥后,一幅看起来极其繁复的魔法图案,也出现在霖板之上,散发出来诡异魔力!

    或许,我们更应该称呼它为魔法阵……

    “锻造法阵和锻造台,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就该是准备剑体主材了。”

    伊尔特迎着扑面而来的硫磺气味,走进了这间锻造房郑

    他为接下来要做的那件事情,已经准备了大半个月了。

    这间充斥地底熔岩的锻造房,也是在此期间被布置出来的。

    他之所以要花这么长的时间来准备,是因为接下来他要做的那件事情——可是重铸史诗圣器啊!

    噗嗵~噗嗵~噗嗵~

    数十种闪耀着奇特光辉的金属块,被他投进了一炉滚烫的铁水之中,它们将在魔力熔炉的炼化下融合,熔炼成最适合那把剑的主体钢材。

    哄哄——!!!

    极高温的锻炉被打开,蜿蜒曲折的热力魔纹,被地上利用岩浆构筑的法阵激活,使其得以喷吐出赤红的火焰。

    “锵!”

    那把独自悬浮在房间正中的长剑,被从剑鞘中抽出。

    它朴实无华,就如同是一柄再常见不过的十字长剑似的。

    “守护者圣剑,伯恩家族的祖传宝剑。

    你将在今——与我一样获得新生!”

    伊尔特端详着它,最终念诵出了它的名字,以及他的目的。

    当守护者圣剑,这五个字被伊尔特念诵出来之时。

    烙印在它剑身之上的那个贵族纹章,也是陡然间掠过一抹神光。

    为它,平添了几分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

    剑上的贵族纹章,正是伊尔特的家族纹章——背后绽放守护神光的圣座骑士。

    他是伯恩家族的先祖,伟大永恒帝国的奠基人之一,是人类传中的至高十骑士之一。

    他的名字,为哥顿·伯恩!

    当发迹于湛蓝城,并最终统治整个西陆辽阔大地的永恒帝国,在人类的内乱中覆灭时,这位守护鳞国漫长岁月的骑士,也失去了踪迹,不再出现在人前。

    他,只留下了他的佩剑,也就是伊尔特手中的这把骑士剑,在这世上。

    所以,伊尔特手中的这把骑士剑,是一件货真价实的圣器!

    并且在之后的神代时期,这把剑也曾大放异彩……

    它,曾被用来击杀邪神!

    若非它一直被保存在伯恩家族城堡中?

    那一夜的惨剧,或许根本就不可能上演!

    只不过现在想这么多,也都只是徒劳的……

    嗯嗡——!

    守护者圣剑,忽然发出一声颤鸣。

    而后一道虚幻的圣骑士投影,也是骤然出现在了伊尔特的面前。

    它低垂下自己散发着守护圣光的头颅,出声询问道:“伯恩的后裔,你为什么唤醒我?”

    无论伊尔特如何改变自己的面貌,以及灵魂气息都好。

    潜藏在他灵魂最深处的血脉烙印,都是不可能被改变的。

    除非他可以超越前人,不然他的身上就永远都会存在伯恩家族的灵魂印记。

    正是因为这道印记的存在,伊尔特就被剑中圣灵一眼认出来了。

    当然,要是它没有,认出来伊尔特是谁?

    伊尔特现在,可能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圣器,可不仅仅是叫着好听的东西啊!?

    它们,都是真正的凶器!

    伊尔特抬头,与圣灵对视。

    他用平淡而坚定的语气,对圣灵道:“先祖之灵,我将为您更换一具新身体!”

    眼前的剑中圣灵,可以是那位,哥顿·伯恩的另一化身,他称呼一声先祖之灵是绝对正确的。

    “嗯!?”圣灵不解的目光,审视着与自己对视的伊尔特。

    它不明白,这位伯恩后裔——他为什么要改换自己的躯体。

    虽然它现在的躯体,只是用最普通的钢铁,所构成的。

    但是这些普通的钢铁,在被哥顿·伯恩创造的守护圣光,浸润了无尽岁月以后,也早就不是什么凡物了。

    所以更换躯体这个请求,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

    甚至于,它若是骤然更换了躯体,能力还会变弱几分呢!

    因此他很不解,不解的是为什么,伊尔特会选择要重铸它……

    至于伊尔特有没有那个手艺?

    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重要,因为只要它想,万物都可以是它的新身体,它可是圣灵——守护圣光的圣灵。

    伊尔特用坚定的目光与圣灵对视着,“先祖之灵,您的旧躯体已经不适合我使用了。所以,我需要将之给更换掉。”

    他的话,让圣灵更加迷糊了。

    沉默良久以后,圣灵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望向了伊尔特手中的剑体,剑上,属于伯恩家族的家徽正烨烨生辉……

    “原来如此,伯恩的后裔,你是打算抹去圣徽嘛?可就算如此,你也没必要为我更换剑体啊?”

    圣灵明悟了伊尔特的目的,但是它的心中仍旧是充斥着不解。

    它可以做到很多事,除了平白无故扭曲圣剑剑体以外,它完全有能力,将剑上圣徽敛去。

    让这把史诗圣剑,完全变成一把普通至极的骑士剑。

    既然如此,这个伯恩后裔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呢?

    正沉默着的伊尔特,最终给出了答案——只见他手中,突然亮起一股赤红光辉,就在这股能量出现的瞬间,周围的空间都开始扭曲崩解起来!

    “先祖之灵,这股力量是我新获得的特殊力量——它可以分解世间万物,让它们脱去形体,转化成为最纯净的造物能量——为此,您的躯体才必须被重铸!”

    这股力量来自于那枚宝石,更来自于他的心灵。

    宝石更像是一把锁,而他的灵魂就是开锁的那把钥匙。

    二者相互结合,最终才诞生了这股力量!

    为了可以完美地使用它,守护者圣剑必须被伊尔特他重铸……

    “是嘛?这种力量当真是奇妙啊?嗯嗯嗯……伯恩的后裔,我从这股力量知—嗅到了浓郁的异域气息。它,貌似并非西陆然存在着的力量。

    伯恩的后裔,你确定你要为了它,而改造我么?”

    圣灵本就是纯粹能量体,它一眼就看出了这股力量的来源,是不属于西陆的法则。

    贸然利用它,或许会有危险出现。

    伊尔特对此早有应对,“先祖之灵,这股力量它确实不属于西陆大地——它,其实来自于东土。”

    那一夜他收获的不止是痛苦,还有大量的知识!

    这种力量的来源,那知识里面就有记载。

    “它已经跟我完全融合了,它虽然是不属于西陆的法则力量。

    但是它比西陆任何一种力量,都要更贴近于这个世界的本源!”

    那枚宝石拥有分解再造万物的能力,这是造物系法师,亦即炼金术师,最根本的能力源。

    这种法则之力,更是被他们称呼为世界的本源力,是真正之神的权柄。

    彻底掌握它,一跃成为伟大的创世神——都不是问题!

    所以此时伊尔特的没错,它确实是最贴近万物本源的力量。

    为了能够彻底发挥这股力量的威力,伊尔特选择了改造家族传承圣器,好让自己变得更强,可以将复仇计划给一路执行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