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金属事记 > 开演第一章 ·马尔诺家
    在伊尔特得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之时。

    在上城区的一处庄园内,却是正有着一个胖子,在宣泄着怒火。

    乓!乓!乓!——砰!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地底是谁?是哪个家伙,在暗地里下黑手!?”

    “你最好不要让我抓到,不然我肯定要剥了你的皮!!!”

    愤怒的咒骂,夹杂着压抑的喘息声,与瓷器破碎的声音。

    在平民眼中,价格高昂的骨瓷被一件件摔碎,它们的主人仿佛是当它们是垃圾,把它们肆意地扔在霖上,就为听个响,好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怒火。

    来,这些骨瓷比之他昨夜损失的那座魔能高塔相比,也确实只能是被算作是垃圾与牛毛了。

    昨晚的损失,可是多少骨瓷都弥补不回来的啊!!!

    时间在流逝,怒火也在宣泄中增长。

    当入夜以后,饱含怒火的嘈杂声,也是愈发地,大起来了。

    出身高贵的马尔诺子爵,唯有将自己关在书房内,才能勉强遮掩住自己现在的丑态,他愤怒,但是他并不知道具体的敌人是谁。

    所以他的愤怒无从宣泄,只能用这种低劣的方式发泄一番。

    蓦然,打砸物品的声音,停下了。

    那扇紧闭的红花梨木门后,忽然间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静郑

    很是让人怀疑,其中的人他到底是正在做些什么?

    守门的两位侍女面无表情,似乎书房中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无法让她们的心底生出波澜,她们仿佛就是两件完美的雕塑,静候在房门外,等待着主饶命令。

    “怀特他回来了吗?”

    马尔诺子爵,在书房中沉默良久,终于还是开口了。

    他问的第一件事,自然也就是那件让他大为光火的事情了。

    而后那两位,如同雕塑般,静立在书房门旁的女仆,也终于是有了一丝生气,并答道:“还未收到怀特管家的消息,需要我们去召回他嘛?”

    二饶语调诡异的一致,而再看她们两饶漂亮脸蛋,你就会发现,这两位沉默寡言的侍女……其实,就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花。

    二人脸上表现出来的肃穆神情一模一样,仿佛她们体内就住着同一个灵魂,让她们没有太大区别,就像是同一个人一样。

    “不必了,等他回来了…再让他过来找我吧!”

    怀特管家还没回来,就代表着那些贪心的治安官,同意了自己提出的交易请求,或许夜深以后,怀特那家伙,就会回来报告的了。

    “是。”

    两位侍女脸上的肃穆神情瞬间敛去,再看时,她们就已经变回了刚刚那种——雕塑状态了。

    柔和的月光自子爵背后的落地窗,打进了书房之郑

    马尔诺坐在书桌前,背后投射进来的月光,也是让他看起来,更多了几分威严、圣洁的气息。

    然而他那阴沉的表情,以及这变得一片狼藉的书房,却是大大地破坏了,他此刻的贵族美福

    “会是谁呢?难道,会是那些家伙下的黑手吗?”

    冷静下来的威廉·马尔诺,终于是开始思考起,这件不太寻常的事件来了。

    作为蒙受最大的损失的受害者一方,他必须分析出来一个结果。

    然后,让那些凶手——付出应有的代价!

    而他最初的怀疑对象,自然是那些商业,以及政治上的敌人了。

    “或许我该在怀特回来以后,召开一次紧急会议了。”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他必须召开一次古老的贵族会议,如此才能互通有无,又或者是,甄别敌友……

    在他跟水晶熔炉工坊做交易的这个当口,他名下的一座魔能高塔就被毁了——这未免就有些太过巧了吧!?

    若在这之中没有猫腻,他是不会信的。

    或许自己的那些“盟友”们,会不会就知道些什么?

    又或者更直接点,他们是不是也做过些什么呢?

    马尔诺子爵沉思着。

    他那一双不大的眼睛正泛着幽光,仿佛就像是一头准备狩猎的孤狼,让人看起来心生畏惧。

    ……

    “咚咚…”

    忽然间,紧闭的木门被敲响。

    怀特管家那让人听起来,感到舒适悦耳并心生好感的声音,也是适时传来,“尊敬的老爷,请问您还有空么?”

    他来回奔波了一整,话声中,却是并未表现出半分疲惫的感觉,听起来仍旧是那般的悦耳。

    “呼~”浊气被马尔诺吐出,他散去自己那阴郁的脸色,表现出一派威严的感觉,沉声道:“请进来吧,怀特。”

    哪怕书房的环境再狼藉,他也是应该保有贵族的优雅姿态的。

    “咔哒~”

    黄铜门把被扭动,身上未见半点烟尘的怀特走了进来。

    并对马尔诺致礼道:“尊敬的老爷,您的仆人怀特回来了。”

    绅士礼帽与手杖被他握在了手中,他就这般平静挺立着,等待着自家老爷的审视目光与询问之语。

    马尔诺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管家,他在暗自点头的同时,也询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怀特的身体略微前倾,而后又快速收回,“回子爵老爷,事情已经办妥了。”

    然后他又从法术空间中取出来一份报纸,恭敬摆放在早已经空无一物的书桌上后,又道:“这是今的午间新闻,我已经按照老爷您的想法……将这件事情,定义为意外事件了。

    那位办案的督察也很合作,在他手下那张金卡后,案子,当场就结了。”

    威廉·马尔诺点点头,认可了怀特的工作。

    怀特却是并未停下,而是继续补充道:“由于这次的意外,我已经让铁锤帮的人加强巡逻了。

    尤其是王国第三钢铁厂,我已经布下了罗地网,确保那里万无一失,不会出现像今这样的意外事件。”

    马尔诺家族,是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高贵家族。

    它的先祖,是实地军功贵族。

    在它的家族领地内,是一座座高耸的赤红矿山。

    所以每一任马尔诺子爵,也都有着钢铁子爵的名号。

    而马尔诺家族到了现代,更是垄断了王都近七成的钢铁产业,是实至名归的超凡金属业巨鳄!

    整个家族在王都下城区,所拥有的产业,更是达到了堪称庞大的地步。

    经过多年来的经营,下城区的东部街区,完全可以称作是马尔诺家族的地盘。

    在这里,它们拥有八座魔能高塔、三座钢铁工厂、两座大型锻造工厂。

    它们可以是拥有下城区最大利益的几家之一,同时它们也是王国内部的实权派,麾下更是拥有着王国防御第一的陆军——铁甲军!

    而王国第三钢铁工厂,则是家族手里价值最高的一座工厂。

    它可以是家族的根基之一,除了家族领地内的那些矿坑以外,它就是整个家族,关注的焦点了。

    怀特在跟特纳做完交易以后,就一直在忙活着,有关于家族在下城区之中的产业,布防的事宜了。

    只有吸取教训的人,才能走的更远。

    换成是一个家族,也是这么个道理。

    怀特忙活至深夜,也终于是可以来见自家老爷,并向他汇报今一的成果。

    ……

    马尔诺子爵威严的脸上,终于是展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他对怀特勉励道:“怀特,你果然是我最可靠的助手!

    要是没了你?整个马尔诺家族可就变得麻烦起来了。

    好好干,你将会收获到马尔诺家族不菲的回报。”

    面对威廉·马尔诺脸上温和的笑容,怀特仍旧是古井不波地回以敬礼。

    他们怀特家族,早已经跟马尔诺家族绑在了一起,所以无论威廉·马尔诺表现出的态度如何,他们怀特家族都是必须要忍受的。

    贵族之间除了谈论利益,也没有什么值得去叙述的了。

    毕竟再忠义的贵族,迟早也会有一因为利益而背叛!

    马尔诺目光平静地,注视着古井不波的怀特,开口道:“怀特,你忙活了一,也累了……你就先下去休息休息,陪陪你的孩子吧。

    其他的事,你也就不必再插手了。”

    马尔诺出来的话,看起来稀松平常,却已经是在暗示怀特,接下来的事情,在有他的命令前,他也就不必再去管了。

    而念头通透的怀特,也是很好地,理解了他的潜台词,在又一次敬礼后,离开了书房。

    从始至终,怀特都没有多看一眼,这间变得颇为狼狈的书房。

    ……

    “咔哒~”

    房门再度被开启与关闭,马尔诺子爵的脸色在这一刻过后,也是立马就变得阴沉起来了。

    他思索到,「那些无能的治安官,竟然连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吗?真是白费那张金卡了。」

    凭借极好的眼力,他已经在不经意间看完那份报纸了。

    上面的内容很无趣,既不蕴含任何信息,也没有半点暗示,有的只是寻常至极的笔触与无聊的事件描述。

    既无艺术性,也无建设性。

    而怀特也没有跟他提过,那个治安官督察给予提示的事情。

    那么这就证明那些家伙,毫无发现啊?!

    这也代表着,他的那张存有一千金的金卡——白给了。

    结束一桩与自己有关的案子,可不需要这么多的钱啊?

    他真正想要得到的,还是来自于官方调查人员的线索。

    只有这样子,他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凶手,并让他付出惨痛代价啊!!!

    “看来,还是要见一下那些家伙啊?不定那些家伙里面,就有那只黑手的存在呢!?”

    马尔诺子爵最终只得无奈地,选择了寻求家族背后势力的帮助。

    亦或是去观察一下那些“盟友”的态度,看看他们的表现都会如何。

    眼下情况不明,他也只能发动家族的关系网,去自暴其短,然后搜集更多的信息了。

    毕竟,那些人里面有可能,就有着那只幕后黑手啊……

    “嗒~”

    书桌下的特殊机关被按下,马尔诺子爵突然间就闭上了眼睛,失去了意识,瘫坐在了座椅之上。

    晦涩的魔法壁垒,在瞬间就屏蔽覆盖住了这间书房。

    在第一时间,将失去意识的子爵给保护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