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爹 > 第一千两百八十七章 得逞
    顾瑶带着装得满满的几车财物以及一份册封为郡主的圣旨出宫。

    太后娘娘的库房被搬空。

    摆放在慈宁宫中摆件,陆铮说定等太后离宫后,再派人过来取。

    陆铮曾经做个抄家的钦差,严格遵循圣旨行事。

    太后娘娘被尚宫唤醒后,陆铮同顾瑶已经带着东西离开了。

    她几乎再次哭昏过去,一辈子的积蓄都给了一个外人!

    “哀家要见陛下,倘若陛下不答应,哀家宁可去死。”

    太后手臂颤抖,面若灰白,“去同皇帝说,纵然哀家不是他生母,他不怕朝臣同天下百姓议论他不孝顺,不守祖制,他就继续逼死哀家。”

    “娘娘……您这不是默认小人的言论?您怎么可能不是皇上的生母?”

    显然太后娘娘已经被气坏了。

    “外人的话,他相信,亲娘的话反而不信了,哀家还不如生一个棒槌!”

    “娘娘息怒。”

    “你让哀家怎么息怒?那可是哀家的全部家当!”

    太后没了银子,还怎么收买朝臣为自己发声?

    陆铮这个贱种夺去的不仅仅是财物,更是太后以后的尊贵日子!

    “哀家是不是命令不动你了?”

    太后推开尚宫,摇摇晃晃起身,“哀家亲自去同皇上说,皇上都不顾哀家的脸面,哀家还给他留脸?帮他掩饰不孝之举?”

    “……”

    尚宫很着急,这不是把皇上彻底得罪了?

    慈宁宫门口站着好几个御前侍卫。

    他们拦住太后娘娘,不卑不亢说道:“您凤体欠安,陛下让您静养,您若有吩咐只管叫宫女太监侍奉,陛下不忍见太后娘娘病体沉疴,特意吩咐臣等保护娘娘。”

    “你们保护哀家?不,你们是来监视哀家的,不让哀家出慈宁宫!”

    太后厉声说道:“你们让开,否则哀家杀了你们!”

    御前侍卫齐齐站成一排,不曾退缩半步。

    “好,好,好。”

    太后直接从御前侍卫的腰间拔出腰刀,双手捧着沉重的宝刀,刀尖抵着侍卫的胸膛,“你不让开的话,哀家宰了你。”

    “臣恕难从命。”

    御前侍卫依然不肯让开道路。

    太后几次想捅刀子,眼前的人同她娘家有亲,也算是她的晚辈,隆庆帝派来阻止她的御前侍卫全都是同自己沾亲带故的人。

    “哀家不为难你,也不杀你,哀家……”

    太后将宝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去把皇上叫来!”

    “陛下说过,娘娘精神欠安,不能见娘娘。”

    侍卫上前一步,轻而易举夺下太后娘娘手中的宝刀,还刀入鞘。

    “你们还不侍奉娘娘安歇?”

    “请娘娘放心,太医随后就来给您诊脉,陛下叮嘱您尽管用药,凤体要紧,其余事,您就不要操心了。”

    “臣等留下来保护娘娘,一路护送娘娘出宫去为国祈福。”

    隆庆帝狠心起来,那可是连亲爹先帝都敢逼的狠人。

    太后更是不足为道。

    “主子。”

    “噗。”

    太后仰天向后倒,再次被气晕过去,眼角流淌出绝望的泪水。

    好一通忙碌,宫女太监才把太后安顿好。

    太医很快赶过来,见太后嘴角歪斜,心头一紧,气火攻心,太后有中风的征兆!

    他不敢过多打听太后发病原因,给皇家诊脉,少说少问才是保命正道。

    尚宫再次唤醒太后,喂食太后用药,太后费力的说道:“你……你去……打听……陈平。”

    “您这是?”

    “让他去对付陆铮!”

    太后缓缓合上眼眸,她不能让陆铮好过。

    元后嫡子的身份远远高于众多皇子!

    倘若能扶持孙子登基,总比隆庆帝孝顺。

    她亲生的儿子已经完全被陆铮搅和得同自己不亲,反而如同仇人。

    御书房,隆庆帝脸上罩着一层薄怒,“让顾瑶的身上带着特殊香气的人是太后?”

    “是,顾小姐,不,嘉瑞郡主一直在慈宁宫侍奉太后娘娘,从未踏出过慈宁宫一步。”

    东厂太监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回道:“她这几日的换洗衣服都在慈宁宫,衣服上的熏香……”

    “朕明白了。”

    隆庆帝面色阴沉失落,“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他怀疑太后害了自己生母,如今更加确定了。

    亲妈会这么对他?

    顾瑶那是他指给陆铮的媳妇,是他的儿媳妇!

    太后是生怕他后世名声不够臭?

    为了掩饰逼宫的事实,隆庆帝威逼史官,篡改史书。

    同镇国公夫人春风一度,不过是意外,纵然传到后世也不过是一桩风流韵事。

    可是和未来儿媳妇……这是如何都掩饰不过去的,被天下人指责诟病。

    隆庆帝对太后又是恼怒,又是痛恨。

    因此他放任陆铮言行,把太后最为在意的钱财都给了顾瑶!

    “铮儿呢?”

    “回陛下,陆侯爷护送嘉瑞郡主出宫了。”

    太监总管小声说道:“陆侯爷让奴才把这本书交给您,说是老国公同陆皇后留下来的。”

    隆庆帝接过书册翻翻看了几页,面色渐渐转为狂喜,“铮儿没有私心,一心为朕,收复辽东有望。”

    隆庆帝耿耿于怀就是无法完成太祖遗愿,一旦收复辽东,他身上逼宫污点就能洗去大半,战功比肩开国的太祖。

    “据陆侯爷推测,这本书册本是皇后娘娘留给陛下的,许是没来得及同陛下说,皇后就故去了,随后皇后娘娘的嫁妆落到了太后手中。”

    太监总管说道:“陆侯爷就是搬运太后娘娘库房的物什时,意外发现的书册。”

    “奴才至今还记得当初皇后娘娘嫁给陛下,十里红妆,前头的嫁妆到了潜邸,后面的嫁妆还没出门,光是念嫁妆单子就将近半个时辰,皇后的嫁妆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很难超越了。”

    “这话朕不认同,顾瑶的嫁妆比皇后之多不少。”

    隆庆帝勾起嘴角,“朕的永乐侯可是如同仓鼠倒腾食物一般,拼命给女儿凑嫁妆呢。”

    ******

    “你舍得把书册给陛下?”

    “陛下拿在手中不过是书册而已,最宝贵的东西已经在我手上了。”

    陆铮向顾瑶扬了扬夹在书封中的地图,“陛下看过书册后,迟早也会给让我研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