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八零甜妻萌宝宝 > 第1091章 她很忙的好伐~
    到家都有三点了,陆夫人以为两人中午在县里吃过了,一听还没吃,说了她们几句,就喊了厨娘去给她们下面条了。

    幸好天冷了隔三差五就会吊上一锅高汤,昨天正好又吊了一锅,虽不能和御厨级别的姜大厨熬的那种复杂高汤媲美,但也不差了——岛上竹园老母鸡、土猪大棒骨、鸡骨架、上等瑶柱、精选桂圆肉、岛上产的老姜……熬出来的高汤,没掀锅盖香味就飘出老远。馋的屋外经过的小区居民,拼命吸鼻子:谁家又再做好吃的?

    临时把脚别的来不及做,下碗汤面那是再简单不过。

    面条过水焯熟,捞到热腾腾的高汤里,烫两颗自家院子里种的小白菜,再铺上一层鸡丝肉、蛋皮丝,撒上葱花,端出来让她俩赶紧吃。

    陆夫人看她们吃上了,才有空打量她们提回来的大包小包,笑着说:“看来收获不小。”

    她从来不过问儿媳妇买什么,毕竟能买也是一种能力,没钱的才抠抠索索计较着花。

    再说了,辛辛苦苦忙上一年,到年尾了给自己买点穿的吃的用的,难道不是应该的么?人生要是连这点追求都实现不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俩儿子结婚以后,她从不插手干预儿子家的消费问题。

    也就大儿子前头那个,婚后总把婆家的东西搬去娘家,实在过分了才敲打她几句。

    现在这个,性子比前头那个好多了,简直一个天一个地,而且娘家就只有一对兄嫂,兄嫂也都是不错的人,压根没发生过拿婆家的钱贴补娘家的事。

    小儿媳就更不会了,婆家娘家一碗水稳稳端平,但凡有点好东西,都是匀着分,从不偏心哪一方。真要说偏心,也是偏她男人。

    她男人不就是自个亲儿子么,陆夫人对此乐见其成。

    徐随珠就是因为了解婆婆的性格,所以不像学校里其他女老师,置办点年货还要偷偷摸摸,自己工作攒够了钱想买件心仪的呢子大衣,还得趁婆婆不在家的时候拿回去,生怕被骂败家,要不就是怕妯娌眼红惹纷争。

    所以婆媳关系的重要,关乎到生活质量的提升。

    徐老师对目前的婆媳关系表示很满意。

    吃完婆婆牌鸡丝汤面,抹干净嘴,开始有条不紊地归置年货。

    “妈,这是我给你和爸买的保暖内衣,这个牌子的内衣还不错,面料是纯棉的,直接贴身穿都行,天冷起来取代棉毛裤穿在外裤里面,暖和也不笨重。本来还想给你们一人买件羽绒服的,但说说是新款,我看含绒量也就七成,而且掺了鸭绒,不是纯鹅绒,就没买。我得了点不错的里料,打算去裁缝铺定做,最迟小年前,一准让你们穿上新衣服。”

    陆夫人笑得合不拢嘴,高兴劲不言而喻,嘴上却说:“花这个钱干啥!我和你爸又不缺衣服,真要做,给你爷爷做一身,他年纪大了,没以前抗冻了。”

    “爷爷的已经在做了,直接在裁缝铺买的面料。你和爸的我没在裁缝铺看到中意的,是今天在布匹柜台挑的高密防水尼龙绸,小娟也出了力,你看看喜欢哪个色。既然定做,那肯定要挑最满意的来。”

    陆夫人听了无比舒心。

    小儿媳不仅做事做到他们的心坎上,说话也一样中听。

    林玉娟满足了一把购物欲,这会儿吃饱了理智也跟着回笼,想到家中的闺女和不着调的孩子爹,坐不住了,起身说:“陆阿姨,嫂子,我先回家去,一会儿带着囡囡再过来玩。”

    “你去吧!咱俩拼着买的在我袋子里,等收拾出来了给你。”

    “那些不急。”

    “怎么还有拼着买的?”陆夫人等林玉娟走后,好奇地问道。

    徐随珠边归置边解释:“是羊绒线。北国进口的纯山羊绒,精品盒装,不像国产的可以单筒挑色,这个不给拆了零售。可一盒就一个色,六个筒子加起来有三斤,能摇三四件羊绒衫了,而且颜色很正染色均匀,一共八个色,我和小娟哪个都舍不下,干脆拼着都给买回来了。”

    说话的工夫,已经把八盒羊绒线找出来了,拿给陆夫人看:“妈,你看,这几个色是不是都不错?我打算给两个爸爸各摇一件深藏青的;爷爷不喜欢穿羊毛羊绒的,小许说去年买的就过年穿了两天,平时更喜欢宽松的丝绵薄夹袄,那今年就不给他摇了,回头等冬大衣做好再给添件夹袄……妈的话,你喜欢烟灰色还是羊驼色?我觉得这款羊驼色不错,摇件高翻领的,穿在呢大衣里面,超有气质……”

    说实话,徐随珠自己也挺中意羊驼色的,但如果婆婆喜欢,她也不会跟她抢,菡萏粉、浅绯红也很衬皮肤。至于宝石蓝和明黄,则更适合孩子们。

    陆夫人拿了烟灰和羊驼两个色的羊绒线卷,站到穿衣镜前比了比,果然更喜欢儿媳妇推荐的羊驼色,兴高采烈地说:“还是你眼光好!让你爸挑,他一准给我挑个黑的。”

    “……”

    其实黑色也不错,这款黑很正,织成长款的穿在大衣里,气质陡然提升几个度,不过年纪大了的确还是浅色系更显年轻。

    “这烟灰色你姑应该会喜欢,还有红莲那里……”

    “莲姨这款浅绯红的不错。”

    莲姨肤色白,穿红色系挺好看的。浅绯红也不是那种很艳丽的红。

    徐随珠连摇什么花纹都想好了,就后世那种一字领的粗竖纹提花,优雅又大方。

    “挺好的。”陆夫人欣赏完每种颜色,顺嘴问,“以前不都是买成衣的吗?今年怎么想着买线自己摇了?”

    婆婆还是挺了解她的,就算买了线回来也不会自己织,都是拿去镇上的羊绒衫店里机摇的。

    虽然她会织点东西,家里有两本织法大全,寒暑假实在无聊时,也会摸出毛线针来给家里人织点围巾、手套、帽子、袜子啥的,干闺女留头发了,还给钩了几朵卡哇伊的毛线头花。

    但也仅限于小织物,大的如毛衣毛裤,宁可付点手工费机摇,主要是太费工夫,家里这么多人呢,人手一件,能从开春排到年尾,还有偷闲时间嘛!再说了,身为校董,又身兼数职,她也是很忙的好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