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男天师联盟 > 第一章缘起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司马相如《凤求凰》

    ********************************************************

    乾朝的前朝……

    一截白绫在空气中轻轻颤动,手执托盘的太监将那截飘飞出来的白绫匆匆放回托盘之中叠好。

    天很阴,红色的宫墙之间,一队太监迈着碎步,匆匆前行在寂静的宫殿之中。

    两排红墙夹出一截阴翳天空,宛若一条永无止尽的灰色道路。

    身着灰色衣服的太监像是这座奢华宫殿的死囚狱卒,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宛若无数条白绫从他们手中送走,无数个亡魂由他们送走。

    他们站在了一座小屋前,屋前的老妈子已经做好了准备,她们对前来的太监点了点头,打开了小屋的房门。

    小屋之内,静静坐着一身白衣的静妃,而她,却有着那般倾国倾城的清丽容颜。

    女人命薄,谓之红颜祸水。

    女人命贱,谓之妖颜媚君。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唯一做错的,便是她有了这张倾世的容颜。

    唯一做错的,便是她与世无争,不争宠夺权。

    “静妃娘娘,时候到了~~”太监送入了白绫。两个老妈子接过白绫甩上了房梁,给静妃搬好了凳子。

    在这里,她们就是行刑者,她们,就是那个刽子手。如果静妃不配合,她们便会将她送上白绫,直到她阴魂归西。

    两个老妈子也是先礼后兵,静妃未死,她们还敬她是位主子。

    “静妃娘娘,上路吧,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奴才也只是奉命办事,您可不要记恨我们。”道是深宫人心冷,两个老妈子却对这位格外安静的静妃,心中多了分惋叹。

    只因后宫后妃对她生了妒,只因这静妃自己不知讨好皇上,只因她在琴师弹奏时,失了神,触怒君颜,给后妃们有了落井下石之机。

    于是,她成了狐狸精,成了当妇。

    三尺白绫风飘零,只因红颜魂归西。

    若是有来世,静妃希望自己莫再为人,而是那空中的云雀,可以自由飞翔。

    她平静地走上小凳,用这三尺白绫了断了今生,也终结了后宫那一切的妒恨。

    清泪滑落脸庞之时,她隐隐约约听到了凄楚哀怨的琴声,她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微笑,有这段曲子送她,她已心满意足,即便身体再为痛苦,在这琴声中,也让她慢慢忘却。那琴声如同催眠,将她带入了蓝天,飞向了自由。

    顾长卿的泪水从那原本温柔的眼中涌出,他只能做到此,只能在最后送她一程。

    他怜她,却不敢靠近。

    他知她,却不敢多言。

    他爱她,却不敢承认。

    他……不是个男人……

    他屈服于王权之下,屈服于礼教之下,屈服于,软弱之下……

    他生前不敢多看她一眼,但是此刻,他愿随她而去。若是时间能回到过去,他一定会救她,不再畏惧于任何东西!

    在琴声还在回荡之时,他用锋利的琴弦划开了手腕,血水瞬间流淌在琴弦之上,他在血泊中继续弹奏,他变得疯狂,他将对自己的恨,对君王的恨,对这冷漠宫廷之恨,都弹奏在了那“岑岑”的琴声之中。

    琴音随着鲜血的浸染而变得古怪,鲜血在琴弦的震动中四散渐开,成为了血雾。

    忽然间,血雾化作红光一圈圈竟是荡漾开来,荡出了顾长卿的小屋,荡出了整个乐府,荡入了静妃行刑的小院。

    “哎哟,这顾琴师真是不要命,这个时候还敢弹琴啊!”老妈子和太监们看向屋外。

    “看来那顾长卿和静妃私通是真的,起先还以为是皇后她们有意诬陷呢!”

    “你们住嘴!”太监扯着嗓子高喊,“你们都不要命了,在这里非议皇后?!”

    “奇怪,这琴声怎么越来越清楚了,好像就在隔壁弹一样。”

    飘入小屋的琴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如同就在他们院外,就在他们近前!

    忽然,整个院子的空气都震荡起来,如同那琴弦的震荡,一圈,一圈荡过众人的身体,大家都惊讶地看那一圈圈荡漾开来的空气,忽然老妈子和太监们都不动了。

    他们都定定地保持原来的姿势,看着那院外的空气,脸上是迷惑奇怪的表情。下一刻,琴声骤然发急,所有人开始迅速往后倒退,静妃从白绫上走落,老妈子从屋内退出,太监倒退出了院子,高墙的上空阴云散开,红日竟是从西往东而落!

    曙光再一次落下,静妃在自己的宫殿缓缓醒来,门口忽然闯入了顾长卿,她惊愕地看着他,顾长卿却是双眸含泪,眼圈红肿,似是哭了许久。

    静妃呆滞地看他,他毫不犹豫地拉起了她:“皇上要杀你,我们走!”他将她一把拉起,跑出了整个宫殿,跑向了那灿烂的晨光……

    一个太监匆匆跑入了御书房:“皇,皇上!不好了!给静妃行刑的安公公他们失踪了!”

    “什么?!”皇帝从龙椅后惊然而起。

    入夜之时,皇帝,皇后,侍卫们都站在静妃生前的静怡宫前,整座宫殿并未奇怪之处,皇帝要上前,被太监立刻拦住,疾呼:“皇上危险!”

    皇帝与皇后们目露疑惑。皇后冷淡地看身边一个宫女:“你去。”

    宫女目露畏惧,朝那静怡宫缓缓而去,因为害怕而走得缓慢,那太监立时推了她一把。

    “啊!”她往前一个趔趄,往前垮了一步,可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宫女面前的空气竟是像空气一般荡开了一圈圈水纹,那宫女在众人的面前是从头到脚地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眨眼间,那个宫女就这样凭空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宛若被一头不可见的巨兽,吞入了口中。

    所有人,都怕了。

    皇帝惊惧地后退了一步,大喊:“传,传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