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威武不能娶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刺
    长公主越想越难过。

    为丈夫儿子,也为了皇太后。

    她的母后,本该颐养天年。

    长公主是很喜欢皇太后这几年的生活的,一众对皇太后敬重又和气的嬷嬷、内侍们伺候着,三五不时又她老人家喜欢的晚辈进宫来陪着说话、讲各种乐子,逗得皇太后哈哈大笑,皇太后不用操心朝堂事,只要高兴就好。

    当然,人在慈心宫里,哪可能真的万事不操心。

    起码为了如何处置南陵王和孙璧两父子,皇太后没少与圣上有分歧。

    但那些事,和今日所说的事情,还是不一样的。

    长公主梗着声,额头倚着皇太后的手背,道:“为了这些事情,让母后您这把年纪还……”

    皇太后反过头来安慰女儿:“别看哀家一脸皱纹了,哀家还没老,还没老透!”

    中殿里,祐哥儿坐在大案上,抓着其他物什耍玩。

    他就这么丁点大,无法理解刚刚那点儿风波,没有大声喝骂、也没有叮铃哐啷碎东西,那些凝固的气氛和牵扯的人心,在他眼里只是有些怪而已,连吓哭都不可能。

    这会儿人散了,父母都在身边,他早把那些不理解的东西都忘了,挪着屁股让蒋慕渊放他去大案上。

    蒋慕渊让他去玩,自己和顾云锦、蒋仕煜、寿安一块把整张大案上的物什都理了一遍。

    长枪、大刀之类的,兆头好,适合他们祐哥儿,大案上各摆了好几样,算盘、书册亦有,小巧玲珑的,散在其中,当然也没有少了糖果、荷包……

    至于印章类的,青玉、白玉、玛瑙、普通石料,各色各样十几块。

    大部分雕了虎头甚至是整只老虎,还有些瑞兽、祥云,都是宫里的手艺,精细极了。

    而雕了龙头的玉玺,只有叫祐哥儿一手抓住的那一只。

    小曾公公也在一旁帮忙,见状苦着脸,压着声儿道:“这事儿的确是奴才们疏忽了,真不知道怎么就混进来了……”

    蒋慕渊摇了摇头。

    算计到祐哥儿头上,他作为父亲,自然生气,但冤有头债有主,他不至于冲小曾公公撒脾气。

    “有心算无心。”蒋慕渊道。

    小曾公公苦哈哈的,可不就是嘛,他们慈心宫上上下下,谁能想到今儿有人会来这么一手。

    混个玉玺进来,这叫什么事儿!

    毕竟是慈心宫,顾云锦和蒋慕渊说话总要顾忌,两人站在一旁,简单说些能交流的内容。

    顾云锦确定祐哥儿站上大案时,两只手都是空着的,也就是说,之前抱了哥儿的圣上与韩公公都没有往他的小手心里塞东西。

    同时,刚才蒋慕渊看过儿子的手,也观察过玉玺,都是干干净净,不存在什么玉玺上沾了祐哥儿喜欢的味道之类的缘由。

    讲直白些,就是他们儿子自己,一把扑在了玉玺上。

    说算计是算计,说意外也的确是意外。

    毕竟,那双黑手只是把东西混进来了,没牵着也没逼着祐哥儿这么抓。

    蒋慕渊往内殿方向看了一眼,冲顾云锦摇了摇头:“不像是圣上。”

    圣上要寻蒋慕渊的麻烦,有的是办法,温和的激烈的,甚至是裹着一层蜜的毒药,让他有苦说不出。

    毕竟是君臣有别,圣上要寻由头岂会寻不到?

    他根本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在慈心宫里设计小祐哥儿。

    圣上当君王、当丈夫、当父亲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在当儿子这事儿上,大体上是孝顺的。

    尤其是皇太后岁数大了之后,母子虽还有分歧,圣上却不会往皇太后心窝里捅刀子。

    不久前,为了静阳宫之事,皇太后喝斥圣上、又气病了一场,她心心念念操办祐哥儿的抓周事宜,圣上断不会在此时此地惹事。

    孙祈就更没有必要了。

    他虽局势大好,但毕竟没有坐稳,他离龙椅还有好几步要走,正是需要蒋慕渊帮助和支持的时候,怎么会做这等不知所谓的事情。

    至于孙宣,他若是不争了,此事毫无必要,若是还要争,眼下需要的是韬光养晦,胡乱搅水,与他无益。

    算来算去,唯有孙睿。

    也只有孙睿知道,圣上最疑心什么。

    孙睿被困在府邸之中,蒋慕渊清楚他不会坐以待毙,他肯定会出招,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一招。

    虽不知道孙睿买通了谁,但只要把玉玺送到这张大案上,他的目的就达成了。

    即便祐哥儿没有抓到玉玺,事后收拾物什时,也会把这突兀的玩意儿拣出来,刺一刺圣上的心。

    结果祐哥儿直接抓了玉玺,这根刺,扎得又狠又透。

    当然,眼下不会因为这么个混进来的东西毁宁国公府,皇太后不会让圣上那么胡来的,孙睿也没想要那样的效果。

    他要的就是一根刺,在圣上午夜梦回时,在无论哪一位殿下继位之后,等祐哥儿一天又一天长大,开蒙学武,他越出色,那根刺就越深。

    等有朝一日,被刺扎透了的血肉下,一片腐臭之气。

    不拔,烂肉,拔出来,血肉模糊。

    可蒋慕渊能把自己儿子养废了吗?

    他的小祐哥儿,要因为这么一个东西,迫不得已去“游手好闲”?

    蒋慕渊舍不得,他和顾云锦重活一世,不是回来让儿子当个庸才的。

    孙睿这一步棋,不可谓不狠,不过,这就是孙睿了,能对虞贵妃被陷害无动于衷,甚至第一时间就杀孙禛复仇泄愤,他太知道刀子要往哪里捅了。

    御书房里,圣上冷着脸坐了两刻钟,才吩咐韩公公:“今儿这事儿,交代下去,哪个敢往外头说一个字,等着吧。”

    韩公公恭谨道:“皇太后已经让封口了。”

    “再去督一遍,”圣上道,“看看还有哪个拎不清的。”

    韩公公应下,出去让人办了,再转回来,就听见里头一声脆响,进去一看,果不其然,地上有一只碎了的茶盏。

    他也不吭声,垂着脑袋亲自动手全收拾干净了。

    圣上抬起眼皮子,看着韩公公,问道:“依你之见,这事情是谁弄出来的?”

    韩公公讪讪:“反正不是宁国公府。”

    “朕也知道!阿渊又没疯!”圣上咬牙切齿,“朕就想知道,是哪个疯了!”

    韩公公缩了缩脖子,道:“不管是哪个,就盼着您与小公爷生分、离心,可小公爷那么能干,弃之不用,不止伤了舅甥和气,也是朝廷的不幸事。您不能让那疯子的奸计得逞,还是该让小公爷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圣上颔首:“这不是正好吗?过些日子,还是让阿渊往南陵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