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帝 > 一山还有一山高
    “哈哈哈哈,孙兄,你我今日便就此永别吧。”

    待到将弓弦拉满之后,羽灵神的脸上充满着桀骜的笑容,随后轻声道别:

    “不过还请孙兄放心,本座定然会秉承你的遗志,带着你身上的诸多宝物一直走下去的,未来创造永恒的辉煌,名震万古。”

    话语落下,羽灵神根本就没有任何犹豫,缓缓地松开了拉着弓弦的手,乾坤箭立刻化作了一道流光,径直朝着孙冰疾驰而去。

    眨眼之间,那一道箭矢便已经穿过了重重虚空,甚至连时间都无法将其限制,箭出则中。

    生死危机之下,孙冰体内的力量也全部爆发,凝聚起浑身上下所有的力量,竭尽全力的朝着面前进攻而去。

    那锐利的诛仙剑表面,血色流光疯狂闪烁,最后只能够看见一道璀璨的剑芒从剑刃上降临。

    虽然这剑芒相当的强大,但其与乾坤箭接触的瞬间,整个虚空都不由得停滞了。

    勉强僵持了片刻时间,那剑芒便寸寸崩溃,至于乾坤箭依旧气势不减,继续朝着孙冰席卷而去。

    站在远处的羽灵神,看到了整个过程之后,满脸笑意的点了点头。

    “轰隆”

    最后只能够听见一阵惊天动地的声音响彻虚空,周围的空间都不由得化为虚无,一条条空间裂痕无规则的朝着四周蔓延而去,一副灭世场景。

    随后,羽灵神的脸上似乎带着惋惜,仿佛蕴含着追忆,缓缓摇头叹息道:

    “当真是可悲可叹啊,如此一个万古罕见的天之骄子,就这样陨落在了此地,孙兄,还请你一路走好,本座定然会善待你的遗赠。”

    “道友,这些宝物就无需你担心了,在下自己会照看好的。”

    然而却也在此刻,一阵冰冷的声音直接响起。

    听到此话的瞬间,羽灵神不由得呆愣在原地,双眼之中充满着浓浓的不可思议,口中不断喃喃道:

    “不,不可能,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连曾经身为大帝的三足金乌,都无法抵挡射日神弓加上乾坤箭,你怎么可能还幸存呢?”

    一边说着,羽灵神的眼珠一边不断转动,死死地朝着那动荡的虚空望去,想要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测。

    伴随着时间的流淌,那动荡的空间总算是逐渐恢复了平静,但看到了面前的场景,羽灵神彻底目眦欲裂。

    因为一道身影缓缓的从那扭曲的空间中走出,这赫然乃是孙冰,最为主要的是,他身上不仅没有任何伤势,而且连身上的气势都在不断暴涨。

    望着面前的身影,孙冰不由得一阵轻笑:

    “我为何不能够幸存,你不会当真以为自己万无一失,没有任何破绽吧?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在隐忍等待,甚至就连刚刚,都是在伪装引诱你出手!”

    话语落下,孙冰身上的气息便已经达到了天尊六重天,然而即便是这样,那气势依旧没有停滞,反倒在不断暴涨,最后一股锐利的帝威弥漫四方天穹。

    察觉到了这一股气势,原本尚且还能够勉强保留最后一抹理智的羽灵神,彻底的癫狂了,不断怒吼道: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你手中已经没有任何雷玉了,为何在有雷灵大帝所遗留反噬的情况之下,爆发出这样的实力?而且竟然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这究竟为何?”

    “说到这一点的话,那可还真的要多谢你啊。”

    闻言,孙冰的嘴角微微一翘,随后缓缓开口:

    “原本我必须时时刻刻以混沌青莲镇压己身,但没有想到,在广寒宫的时候,你竟然如此大方,将月桂树拱手相让,一株神药入驻在下的体内宇宙。

    以至于那一方宇宙越发的稳固起来,虽然无法彻底剔除雷灵大帝的反噬,但是短时间内镇压几身倒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一段时间解决你,足够了。”

    “噗”

    得知了这个答案之后,原本就愤怒无比的羽灵神,不由得张开嘴,喷出了阵阵血雾,心中更是充满着悔意,不断哀嚎道:

    “我恨啊,为何当时没有出手阻止,苍天不公啊……”

    对于羽灵神如此表现,孙冰的双眼之中没有任何怜悯,反倒就像看跳梁小丑一般,最后不由得一声冷哼:

    “休要如此惺惺作态了,既然此刻你我之间已经挑明,那便速战速决吧,羽灵神,你且放心,明年的今日,在下定然会去你的坟头看望你的。”

    话语落下的瞬间,孙冰动手了,体内宇宙的力量彻底爆发而出,凝聚大帝级别的法力,竭尽全力的对着面前出手。

    “广寒清辉”

    简简单单的一剑之下,晦涩的太阴圣道涌现,整个天地都随之变换,成为了寂静的夜晚,抬起头则能够看见一轮满月高挂天穹。

    晦涩的力量涌动,无穷无尽的月华凝成了一道锐利的剑芒,径直从天外降临,浩浩荡荡的对着羽灵神席卷。

    致命的危机感让原本癫狂的羽灵神勉强恢复了清醒,回想起先前孙冰所说的话语,他的双眼之中充满着不甘,最后不由得咬紧牙关冷冷道:

    “你仅仅只能镇压反噬片刻时间是吧?那么本座便要硬生生的将你耗死。”

    随即,羽灵神径直朝着后方退去,逃窜之中,右手再一次闪烁出了璀璨光芒,又一根乾坤箭出现,搭弓射箭,整个过程快到了极致,那箭矢直接朝着天穹上飞去。

    眨眼之间,完全由太阴圣道凝成的满月便已经被乾坤箭击溃,原本的夜晚彻底崩溃,虚空再一次恢复一样。

    不过躲闪不及之下,羽灵神同样也被那剑芒击中,身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剑痕。

    滴滴鲜血从伤口处流淌而出,每一滴都重若千万钧,甚至强行将空间压塌,浓郁的生机炸裂,更是让空间不断扭曲。

    而另一边,对于自己身上的伤势,羽灵神没有在乎分毫,体内力量不断运转,继续朝着远处逃窜,同时眼珠转动,疯狂寻找机会,想要继续拉弓射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