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宁为屠夫妻 > 第四十四章 怀胎
    仿佛是在回应宁香,一阵寒风骤然而起,吹动周遭的树枝刷刷作响。随风而动的枝条像是黑暗中伸出的大手,长着长长的指甲,要将人抓去。

    宁香再怎样也是个姑娘家,哪有不怕的?提气落荒而逃。也因为知道苏景辰定然会跟上,才稍稍安心些。

    好不容易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宁香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匆匆奔回屋子里,关上了房门,苏景辰这次没在外头碰到鼻子,而是远远地看着她进了屋,转身便走了。

    宁香听得到身后的动静,只是方才听到的事情太过骇人听闻,惹得她心脏砰砰直跳,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般,总要做些什么自己发泄出来才好,就不太方便当着苏景辰的面做些什么。

    “我还以为,我的遭遇就已经很...”宁香倚着门,缓缓滑坐在地上,脱了力之后,她整个人周身蔓延出一种无助苍凉之感。

    以前她觉得,自己作为女子的一生那样被毁掉,已是不幸。方才听苏景辰云淡风轻的描述着人皮面具的制法,她只觉得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对手是她想象不到的强大。那般手段胆魄,如此狠厉无情,她从前想都不敢想。

    闭上眼,便是一个个血人从自己的全身皮肤中爬出来的景象,地狱一般惨绝人寰。

    她手脚并用的爬回了自己的床榻,安静的平躺在那运功调息。她已经做不到别的事情了,手脚都是软的。蓦的,她想起前世萧王爷或许有谋逆之心,如果真的被他得逞,那这世间该是怎样一番生灵涂炭的景象呢?

    倘若她能自保...她真的能吗?

    宁香感觉若是真有那么一天,自己或许会是砧板上的鱼,人为刀俎,徒劳奈何。

    心绪不宁了一整晚,以至于转天她整个人都怏怏的,蒋悦悦同她说话时,她还走了神。

    “诶,你想什么呢?”蒋悦悦伸手在宁香面前晃了晃,同样是没睡几个时辰,今早要去母亲那一同预备雅集的事情,怎么宁香看起来比她这个主子惰性还大?

    “啊?”宁香晃了神,茫然的抬头看向蒋悦悦,发觉对方眼中的不满,只好咬了咬舌尖,强行逼迫自己清醒,“小姐可是问了我什么?”

    “那倒没有。”蒋悦悦撇了撇嘴。

    宁香道:“奴婢方才在想小姐到时候穿什么衣裳,是素色好还是艳一些好,一时纠结,这才怠慢了小姐。”

    她随着话语盈盈拜了下去,规矩一丝不差。

    碍于主仆两人正在路上,周围都是庆阳伯府的丫鬟婆子,蒋悦悦不好发脾气,只好挥了挥手让宁香起来。

    “知道你是为我着想,我又怎会怪你?”她甚至在宁香起身后还拉了拉宁香的小手,以示疼爱。

    这也是从蒋夫人处学来的妙招,偶尔这般像对待猫狗一般,为身边的丫鬟顺顺毛,效果非凡。

    果不其然,宁香就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双眼含着感激,看得蒋悦悦洋洋得意起来,方才宁香走神那一茬就揭了过去。

    二人兜兜转转来到蒋悦悦处,却发现蒋知州与蒋夫人都在,蒋知州异常开心的模样,而蒋夫人则是面色蜡黄的倚在床头,见二人进来还招了招手。

    “母亲。”蒋悦悦心疼的轻声唤着,忙迎了上去,凑到近前查看。

    而宁香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装作轻咳,吞了一颗药丸,随后神色微妙的看向蒋知州。

    蒋夫人脸上漾着笑,摸了摸蒋悦悦的头发,小姑娘柔顺的发丝在手心里,毛绒绒的可爱极了。

    “悦悦,来父亲这,别在你母亲那,免得磕碰。”蒋知州说话间就要去拽蒋悦悦。

    蒋夫人却捏着帕子掩了掩轻笑的嘴角:“老爷关心则乱了。又不是第一次怀身子,哪里就要这么金贵了?”

    宁香惊讶的双眼微撑,前世没有这一节啊?而且...

    是了,或许是有的,只是她不知而已。蒋夫人曾经病了数月,她那个时候还是个小傻子似的人物,天天跟在小姐后头亦步亦趋。

    况且,她方才闻到的香气,那可是虎狼之药,只不过不知道是蒋夫人自己做的,还是别人做的。

    蒋夫人内力深厚,却不知是否精通岐黄之术,宁香不敢胡乱猜测。

    不过怎么想也只有两种情形,要么是蒋夫人知道,但是不想怀蒋知州的孩子,要么是蒋夫人不知道,这药,是萧赞下的。毕竟,在这庆阳伯府里,也就只有王爷能把手伸到蒋夫人的闺房里了。

    不知为何,宁香觉得这件事要同苏景辰说一说,没准他真正侍奉的主子也是需要这个讯息的。

    除了宁香心头带着疑虑,屋里的其他人可都开心的很。蒋悦悦想的明白,母亲生的越多,她在知州府的地位就越稳固,所以从前就算妒忌蒋砚分了她的宠爱,也不会做什么下三滥的事情,反倒是对别的弟弟妹妹心黑手狠。

    蒋知州却是觉得自己老当益壮,实乃个中翘楚,也不顾别人多想,甚至十分自满。

    蒋夫人倒是也开心...开心?宁香察觉到蒋夫人似乎心情大好的模样。随之她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正巧宁香就听到蒋悦悦吩咐道:“香儿,给母亲端杯茶来。”

    宁香灵机一动,装作欣喜的难以自持,端了茶走路间就有些摇晃,一不小心踢翻了屋子正中的熏炉。

    这一翻,香味四溢,方才浅浅燃烧的香粉挥洒开来,竟然比方才还要浓郁。

    以香掩香!宁香佯装摔倒在地的时候,脑海中只划过了这四个字。这是致使落胎的香料太过浓郁,所以用了另一种香来掩盖。

    熏炉一翻,火星一灭,用于掩盖的香失了劲道,以至于另一味香的气味挥散开来。

    果不其然,蒋夫人的腹部开始有了明显的疼痛。

    只一瞬间,蒋夫人的脸色就由蜡黄转为苍白,额头冒出冷汗来。

    “老爷,我肚子痛,好痛!”最后一声痛喊完,蒋夫人就彻底晕了过去。

    蒋知州都忘了宁香还在,急的自己出去呼唤下人进门抬蒋夫人挪地方叫郎中。就是再迟钝,他为父之心也让他清楚地知道,定是香料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