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乱斗乐园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生与死的灵魂
    天阶夜色凉如水,窗内红烛摇曳,窗外樱花凋零。

    乐园的风是众人的悲,吹的花瓣落入河水中,在水面上晕开一圈圈涟漪,似叹息,似挽留。

    花与水感受到了主母的悲哀,它们在哭泣,是在诉说着无声的哀伤。

    酒馆二层,专属于凌云和小衣的新房现在还贴着火红的双喜,屋外走廊挤满了人,各个神色紧张,眼中充满了期盼和担忧。

    娑娜哭红了妆,眼睛都肿了起来。

    拉克丝搀扶着她,嘴上在安慰,可眼泪也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别担心,凌云会救醒小衣的!”

    这安慰话众人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而且越听,脸上只会越着急。

    自从小衣被沈丹伤了之后,凌云已经带着她进屋一整天了,里面的场景被隔绝,所有人都看不到情况。

    只有偶尔传出的生命力和乐园之力的大量灌入在告诉他们,拯救还没有结束,小衣依然处在危险之中。

    唐僧在楼下诵唱佛家真经,祈祷佛陀可以保佑,他一想到重伤昏迷的小衣就想起了李笑阳。

    曾几何时,他也是那么的绝望。

    同样的心情不仅仅是他才有的,乔峰,张小凡,牛郎,许仙,他们都曾失去过挚爱。

    这种伤痛,是任何强者都忍受不了的,甚至宁愿自己死去,也不想看到那绝望的一幕。

    然而,他们在绝境之际遇到了可以逆天改命的凌云,可现在,谁又能给凌云带来希望?

    乐园里的每个人都在问。

    吱呀

    突然,那紧闭了一天多的房门打开了,众人连忙抬头,目光炯炯。

    只见,凌云的衣服和双手全都被血液给染红了,血已经成痂,一碰便会掉落细小的粉末。

    他的脸上也有一些血渍,是在救治过程中用手擦汗,无意中染上的。

    众人见他这般,刚到嘴里的话又被咽了下去。

    凌云似乎很累,浑身无力,表情也透露着疲惫,他扫了扫面前几十双关切的眼睛,嘶哑地说道:

    “进去看看吧!”

    话说完,众人犹豫了片刻,女子都直接进去了。

    男子顾忌小衣的伤口可能暴露着,便没有进去,而且他们觉得现在的凌云也需要人陪着。

    新房中焚烧着沁人心脾的香,这是聚魂香,可以增强灵魂强度。

    大红幔帐虚掩着,桌子上还放着破烂血腥的衣服,不用说,这自然是小衣的。

    几名女子慌慌张张,来到床前,此时的小衣正在熟睡,她神态痛苦,面色惨白,嘴唇毫无血色,整张脸像是一张白纸。

    小龙女搭上脉,片刻后道:

    “还有生命迹象,但灵魂太弱了,弱的我差点都感应不到!”

    屋外

    凌云望着天上那因为救小衣而锐减了三分之一的乐园之力,眼中没有肉痛,只有愤恨。

    沈丹殊死一击的效果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不仅把小衣的身体摧毁了,同时还打散了灵魂!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些,倒不足为虑,更为致命的是那最后的诅咒!

    正是这个,让凌云抢救了一整天,最后才勉强稳住小衣的灵魂,而这还只是稳住。

    如果找不到消除诅咒的办法,一样是难逃死劫。

    “这就是你为你和若儿报仇的方法吗?做的可真够狠啊!”

    众人在他后面听到这话,心情很是复杂,至亲之人重伤至爱之人,谁都难以接受!

    忽然,除了樱花树的娑娑声,一切都沉默了。

    凌云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天上湖泊前,他手一招,把湖中心的秦始皇也招了过来。

    “是你把小衣交给我的,我没能保护好她!”

    秦始皇还在沉睡,他和刚见面时没什么变化,但体内的灵却越来越浑厚,这仿佛是在暗示,不久的将来,他就要苏醒了。

    “小衣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她身上不是还有残魂吗?”

    萧炎站在一边,他虽然看不到房间里的情况,但灵魂强大的他可以发现,在之前的救助中,不断地有残魂飞进屋内,那很明显是在给小衣聚魂。

    只要有一缕残魂,乐园就可以再造一个全新的人,碧瑶如此,李笑阳如此,萧玄亦是如此。

    然而,凌云一走出房间就给人一种颓败的无力感,实在让人费解。

    听到萧炎问的话,他推走了秦始皇,回到了屋子。

    “真要是这样,沈丹就不会死的那么干脆了,她留了后手,很可怕的后手!”

    “那个诅咒?”

    众人疑惑,乐园之强,凌驾诸天,哪怕是来自天外天的诅咒也不能怎么样吧,毕竟乐园是无敌的!

    “这个诅咒已经超越了我现在的能力,恐怕我得去天外天找知道它的人了!”

    凌云叹了一口气,继续道:

    “它诅咒小衣的灵魂永远处于生与死的轮回状态!”

    “沈丹最后一击把灵魂打碎,同时还下了这个诅咒,我在拼凑好完整灵魂后,诅咒就应验了。”

    忽然,他抬起头,眼球布满了血丝,语气里更是充斥着绝望和愤怒。

    “你们能想象灵魂一边自我修复,一边被邪恶力量腐蚀的那种画面吗?”

    “它不会一下子吞噬灵魂,而是和自我修复的速度一样,人不会死,但却在黑暗中受着永无尽头的痛苦!给小衣的诅咒就是这样!”

    凌云说的话让人不寒而栗,盖伦脾气暴躁,狠狠地把桌子给拍散了。

    其余人同样是怒不可遏,拳头捏的咯吱响。

    “太恶毒了!”

    “沈丹还是人吗?你可是她的外甥!”

    萧炎也震惊了好一会,抿着嘴唇许久,然后安慰道:“只要灵魂不灭就有希望,如今天之涯已经没了魔神,我们可以去天外天了。到了那儿,肯定能找到破除诅咒的人!”

    凌云点点头,可突然又觉得,真的到了天外天也不见得就有希望。

    因为沈丹敢说出这诅咒的来源,应该就是有相当的把握认为自己破除不了,否则她又怎么会甘心自爆呢!

    “若是天外天也没有办法,又该怎么办?”

    凌云暗暗自问,提前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醒了?”

    猛地,他瞬间来到新房,小衣醒了。

    此时的小衣非常憔悴,虽然身体上的创伤被治好了,但诅咒吞噬灵魂的疼痛却让她生不如死。

    不过,她以为凌云不知道这事,故而露出一抹微笑,想隐瞒此事。

    “还能见到你真好!”

    凌云眼眶一热,径直问道:“疼吗?”

    小衣愣了愣,笑道:“不疼!”

    凌云豆大的泪珠滴落在她的脸上,温柔地抚摸着那张惨白的脸,心头万般不忍。

    “睡吧!”

    他轻轻一拍,震动小衣的神经,使其进入麻痹状态。

    这一举动众人不解,不过现在也不是多问的时候。

    “好好照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