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妾心已凉 > 第一百零二章意境
    桃枝气的:“你还要点脸吧,那不是抱你,是扶着你,一个床上,啥也没干!”

    梁舜:“你没看见啥!”

    桃枝:“就看见一个屁股,有什么大不了的!”

    月瑶:“我要听实话!”

    梁舜深吸一口气:“桃枝是唯一一个卑职愿意接近的女子,唯一一个,近身不厌恶的女子!”

    桃枝:“你是不是厌恶,与我无关!”

    月瑶:“桃枝我只是一个侧福晋,上面有王妃压着,还有王爷,梁舜大周的将军,若是上门求娶,只怕本宫也挡不住,所以,你的时间不多了,在梁舜与郭安之间选一个,在将军上门要人之前成婚。”

    桃枝:“我我!”

    月瑶:“不是本宫逼你,我也只是一个妾,你要是愿意,明日为你和郭安成亲!”

    梁舜:“侧福晋,莫非要与梁家过不去!”

    月瑶:“你能奈我何!”

    梁舜:“侧福晋当真是重情谊!”

    月瑶:“本宫此次带了七八个护卫,暗卫三十,九皇子就算向着你,你们一共就带了十几个护卫吧!”

    九皇子门外插言:小嫂子我也带了三十个暗卫,不过你放心,暗卫都没在身边,让我派出去准备明晚的烟花!”

    梁舜:“哈哈哈,好一个侧福晋,竟然愿意护着一个丫鬟公然与将军为敌!”

    月瑶:“主要我夫君权势高,大周唯一一位异姓王爷!”

    桃枝:“奴婢!”

    月瑶:“放心本宫七日之内护得住你!”

    桃枝:“我愿意嫁给梁舜为妻!”

    月瑶:“啥?姐都要为你打架了!”

    桃枝:“奴婢嫁个梁舜,守活寡没什么大不了的!”

    月瑶:“郭安!”

    “奴婢从来没有喜欢过他!”桃枝心里想的是,以后主子由我来守护你。

    梁舜悦。

    曹姑娘坐在房中绣着锦图彩猫,手指发抖心中呐喊为什么为什么,我竟然比不上一个其貌不扬的丫鬟,没事没事我还有机会的,讨好了侧福晋以后还会接触到达官贵人,比如慎王爷,以我的姿色,男人不愁,只怕权势差。

    曹姑娘紧紧的攥紧了手中的锦图口中喃喃自语:“父亲父亲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梁舜和桃枝的事情处理完了九皇子嘻嘻笑笑的恭喜嫂子,得一妹婿。

    月瑶:若是世子在,婚事本宫绝不会妥协!”

    九皇子:“嫂子在府里!”

    月瑶:“王妃一手遮天,早晚收拾我,你既然叫我一生嫂子,若是哪天听见我殁了,请你把我的骨灰洒在大海里!”

    桃枝:“主子王妃不敢搓磨你的!”

    月瑶:“桃枝你不懂,古往今来无子的妾,有几个好下场的!”

    九皇子:“嫂子是否多虑了!”

    梁舜:“好好一个孩子说没就没了,王府的后院绝对不会平静的!”

    桃枝:“你怎么还不走!”

    梁舜:“你来!”

    桃枝:“不去!”

    梁舜拉着桃枝的手:“走吧!”

    月瑶微微一笑:“去吧!”

    桃枝:“奴婢告退!”转身满脸不悦的被梁舜拉走了。

    他二人走后。

    九皇子:“小嫂子为何妥协!”

    月瑶:“我想皈依我佛!”

    九皇子一怔:“怎么会这么想!”

    月瑶:“桃枝我给她选择了,以后的路她自己走!小九我烦了,厌倦了后院的生活,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

    九皇子:“嫂子,为和融入不了生活!”

    月瑶抬头大大的眼睛看着九皇子:“因为我伤心了!”

    九皇子眼帘下垂接着话锋一变:“小嫂子明日的灯会,好好好看的!”

    月瑶转忧为笑:“有什么好看的,哎哎!话说你是怎么回事,被草原第一猛追夫!”

    九皇子:“咳咳嫂子这事吧!主要是那个猛女喜欢小九的皮!”

    顾经年坐在会返京城的马车里,远远的飞来一只信鸽落在了马车的车头上。

    车夫解开鸟脚腕处,取出一截信纸,恭恭敬敬的递给慎王爷。

    顾经年接过信纸一看眉头一皱。

    纸条上写着

    侧福晋与九皇子寺庙偶遇,梁将军避婚至此。

    纸条最下面写着九皇子眼睛蹭亮。

    顾经年眉头轻皱

    纸条的背后写着几个字

    上届状元苏思安,大周第美男,也在寺庙

    顾经年眉头紧皱暗想,媳妇就不应该娶漂亮的出门真不让人放心。

    张贵坐在马车外看着王爷接过纸条笑眯眯道:“爷,奴才都说了出行应该侧福晋陪同,您就不同意!”

    慎王爷顾经年:“你怎知道是侧福晋的消息?”

    张贵:“王妃权势通天自然不用您担心,王府的女子只有侧福晋在外!”

    顾经年:“多话!”

    张贵:“侧福晋人是不错,只是礼数有些欠缺!”

    顾经年:“我惯的!”

    张贵:“嫁人就嫁慎王爷!”

    顾经年:“嗯克妻!”

    张贵心里呵呵笑,嘴上没敢接话。

    第二天夜晚胡县令胡宝昌六十大寿,白天喧闹,夜晚整个胡城县里,烟花笼罩一片。

    胡城县城门上月瑶,桃枝曹姑娘站在一处仰望着天空,护卫在不远守着。

    九皇子,梁舜以及护卫张奇此刻正在胡城县令的家宅中呼呼大睡。

    曹姑娘:“姐姐为何咱们要站在城墙上看烟花!”

    桃枝接过话来:“曹姑娘我家主子说了这叫意境!”

    月瑶噗嗤一笑:“什么意境呀!只不过是没站在城墙上看过烟花罢了!”

    曹姑娘:“不过就是有一点冷!”

    月瑶接下自己的披风。

    曹姑娘:“妹妹不用,冻着姐姐怎么办!”

    月瑶:“没事我这披风是双层,分你一层!”

    曹姑娘:“双层?”

    桃枝:“我家主子披风旁,两排扣子解开,披风可以一分为二。”

    月瑶解开披风一分为二递给曹姑娘一件:“桃枝你冷不,要是冷了下去进屋里把!”

    桃枝:“奴婢穿的厚不冷,主子你快看!”

    月瑶闻言抬头一看,:“哦!烟花不同的方向齐发汇集在一处,空中竟然展现出了一个大大的寿字!”

    曹淑慧:“心思真巧,竟然能在天空中绘画而成一字!”

    桃枝:“咦!九少爷不是说来吗?怎的没动静!”

    曹淑慧:“就算来了只怕也找不到咱们,一定想不到咱们站在城门上看烟花!”

    被议论的九皇子此刻正抱住一个大酒坛子清醒了点说着酒话:“喝!接着喝,一个个都是神马东西敢和九爷拼酒,你们是菜吗!”

    说完扑通一声,摔在酒坛下,胡城县令胡宝昌今个是真高兴压,自己一个小小的县令过生日,皇子来了,这事想都不敢想。

    看着醉倒在地一片众人,胡宝昌打了一个酒嗝,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的吩咐下人扶着贵客下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