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二十三章:绑架
    东方酒河听得邢咛这样说后,笑眯眯的走到出租车尾说道:“你们都听见了吗?车上那位美女让你们抬着车走。”

    龙哥一听这话,立马站起来喊道:“我们输的只是推车,可不是抬车,我们不干。”

    东方酒河一听龙哥所言,又跑到邢咛的身边说道:“他们说他们输的只是推车,不是抬车,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欠你哥钱的人吗?怎么又是输啊赢啊的,算了算了,我不和你们玩儿,我走了。”

    邢咛一听东方酒河要走,急忙叫喊道:“不要走不要走,我骗你玩儿的,他们是输给我酒的傻子,我跟他们说说看。”

    只见邢咛打开车门,径直走到龙哥的面前说道:“你们,只要抬着我走上一百米的话,那我们之间的事就算了啦,怎么样?”

    龙哥四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下后,龙哥说:“那我也抬不动你们四个人,最多只能抬的动你们三个人,出租车司机不能算在内的。”

    这时的罗怡和孟小贱,早已对邢咛的胡闹失去了参与的兴趣,他们两个人都在车上迷迷瞪瞪的听着,对于瞎参合,他们是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

    于是现场就成了邢咛耍酒疯的舞台,只见邢咛直接跑到司机师傅那里说:“司机师傅,你下来一下,我让他们抬我们走上一百米,今天这事就算了。”

    司机师傅一听,觉得能够早点结束回家睡觉,对于自己来说,也确实是一个好事,便痛痛快快的下车了。

    邢咛又跑到车尾对龙哥说道:“龙哥,这下可以抬了吧。”

    龙哥和秃子他们以及东方酒河对视了一下后,很不情愿的说:“好吧好吧,我们试试,你上车吧,今天真是太倒霉了。”

    听得龙哥他们答应下来后,邢咛便高高兴兴的跑上了车,这时东方酒池又提醒道:“司机师傅,把车门锁了,万一他们一不小心掉出来怎么办。”

    司机师傅听后也觉得有道理,便按照东方酒河的建议办了。

    出租车锁好后,邢咛是兴高采烈,罗怡是迷迷糊糊,孟小贱在迷迷瞪瞪之中,突然觉得不知道那里有点不对劲,便四下的朝外望着。

    这一看不要紧,映入孟小贱眼帘的,却是东方酒河狰狞的笑容,孟小贱一紧张后再看,龙哥和秃子他们也是一样没有个好脸,就连在静妙家本来不愿意再等他们的出租车司机,也是一脸的阴笑。

    孟小贱本来混沌的大脑,一下子变得清澈了,孟小贱急忙回头叫道:“罗怡,罗怡,快醒醒,快醒醒。”

    罗怡塔拉着眼皮问道:“怎么了,都几点了,还没到家啊,快算了,别闹了,早点回家吧。”

    “回什么家啊,你快看看外面,我们被锁车里了,司机和龙哥他们都是一伙儿的,对了,还有那个叫...邢咛,那个开跑车的男的叫什么来?”

    邢咛喝了那么多的酒,此时哪还管的了这呀那呀的,对于小贱的问话,邢咛根本顾不上搭理,她只是趴在车玻璃上,在开心的叫喊着抬车玩儿呢。

    罗怡听到孟小贱的叫喊后,急忙睁大眼睛胡乱的转着身子到处看着,这一看后,罗怡一下什么都明白了。

    “小贱,我们要倒霉了。”罗怡皱着眉头说道。

    孟小贱不知所谓的看着罗怡说:“怎么回事?”

    “看来这都是东方酒池的人,其他人我不认识,不过那个年轻人我见过,他是东方酒池的三弟,他叫东方酒河,他们估计是因为比赛的事找茬儿来了,我们一出赛场的时候,应该就被他们盯上了。”罗怡一边擦着眼镜一边紧张的说道。

    孟小贱咬了一下嘴唇说:“他们想怎么样?”

    “他们不会把咱们怎么样的,他们一定只是想吓唬吓唬咱们,他们也不是黑社会,咱们只要顺着他们来就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嘛。”罗怡突然冷静的说道。

    孟小贱无奈的看着外面说:“这司机装的是真像。”

    “这些小角色不值一提,我们还是随机应变吧。”罗怡还是很冷静的说道。

    就在这时,远处驶来一辆大型的拖车,跟在拖车后面的,还有十几辆各式的高级跑车。

    “这都是东方酒河的车友,说是车友,却都不是什么有资格的赛车手,都是跟上东方酒河瞎混的混子。”罗怡看着外面继续说道。

    就在孟小贱和罗怡说话的当口,拖车已经缓缓的将出租车架到了拖车后板斗上,看到车子缓缓升起来后,邢咛是开心的不得了,孟小贱和罗怡倒也没有再继续紧张,因为他们知道,紧张也没有用。

    拖车飞快的向郊外逝去,不时的还有跑车超越拖车飞驰而去,就这样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后,拖车开进了一处山林中的别墅。

    就在出租车缓缓下行的时候,罗怡突然轻声说道:“小贱,不管情况是怎么样的,都一定不要怕,不过,关于你和张总有关联的事,一定不要提,知道吗?”

    “为什么,张总和他们是仇人吗?”孟小贱疑惑的问道。

    罗怡看了一下车外后,又轻声对孟小贱说:“张总是销售公司老总,不过酒厂明年要重新选举销售公司老总了,选举的重要指标就是明年的国际拼酒节。”

    “怎么个指标,管我什么事,我才入职一天。”孟小贱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绑架,心里有太多的疑问。

    罗怡冷笑了一下说:“还不是你太强了,你要赢的名次高,张总连任的机会就很大,如果东方酒池的名次高,那东方酒池就有可能是下一任的销售公司老总。”

    “为什么,不就是一个拼酒节名次嘛,这和选举任命销售公司老总有什么关系,销售公司老总应该是看销售业绩的吧,莫名其妙。”孟小贱气的直哆嗦的说道。

    罗怡又轻声说:“晚上比赛的时候,张总显得和你太近了,赛场里东方酒池的耳目众多啊。”

    “什么耳目不耳目的,我是问他们争老总的位子,管我一个喝酒的什么事。”孟小贱两只手相互的扳着关节说道。

    罗怡突然起身凑近孟小贱的耳边说:“酒厂下一个五年计划是开发国际市场,你说国际拼酒节的名次重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