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红色莫斯科 > 第869章 破解之法
    听说路边铲雪的人是犹太人,魏特曼不禁想起了自己曾经听过的一个传闻,便忍不住好奇地问:“将军阁下,我听说那些被送进集中营的犹太人,会被送进毒气室里处死,不知这事是真还是假?”

    “简直是胡说八道。”魏特曼的话刚说完,库尔茨巴赫就不假思索地用严厉的语气说:“这都是英美和俄国人散布的谣言,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打击我军的士气。魏特曼上尉,我不知道你从什么地方听到的这种传闻,但此事到此为止,假如我以后再听到你提起此事,那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把你送上军事法庭。明白吗?”

    魏特曼没想到自己随口问了一句话,居然会引起库尔茨巴赫如此大的反应,他只能红着脸小声地回答:“明白了,将军阁下。”

    作为库尔茨巴赫这样级别的军官,自然对集中营里屠杀犹太人的事情知道一些,他之所以用如此严厉制止了魏特曼,是不想让此类消息传入军中影响士气,毕竟这种做法,以大家所熟悉的骑士精神是不符的。

    汽车来到了司令部所在的小楼前停下,门口执勤的一名德军上尉立即跑过来,他弯腰朝车里瞧了瞧,看清楚坐在后座的是库尔茨巴赫,连忙抬手敬了一个礼,恭恭敬敬地问道:“您好,库尔茨巴赫将军,请问您有到司令部的通知吗?”

    “有的。”库尔茨巴赫知道保卢斯担任自己的指挥部,遭到游击队的袭击,因此进出盘查得特别严厉,就算经常来这里的高级军官,如果不是奉命前来的,就有可能被执勤的官兵拦在小楼外。库尔茨巴赫推开车门,走出车外,对着军官说道:“我是奉司令官阁下的命令,到这里来向他进行汇报的。”

    “那他呢?”军官望着从另外一侧车门出来的魏特曼,警惕地问:“他也是奉命到司令部来汇报的吗?”

    “没错,他是司令官阁下点名要见的人。”库尔茨巴赫说完这话后,深怕军官不相信,他还提醒他说:“假如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打电话去核实一下。”

    军官的目光约过车顶,盯着对面的魏特曼看了好一阵,随后对库尔茨巴赫说:“库尔茨巴赫将军,请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我要打个电话核实一下。”

    军官去打电话时,魏特曼绕过车尾,来到了库尔茨巴赫的身边,好奇地问:“将军阁下,你们每次到这里来,都要经过这么严厉的盘查吗?”

    “以前没有这么严,”库尔茨巴赫望着站在岗亭里打电话的军官,摇着头说:“但自从战事陷入胶着状态之后,司令部的警备工作就变得越来越严了。”

    又等了一会儿,军官从岗亭里走出,来到两人的面前,态度恭谨地对库尔茨巴赫说:“库尔茨巴赫将军,我已经核实过了,司令官阁下的确通知您到司令部来。请吧,我带你们进去。”

    “不用了,上尉。”对于军官所表现出来的低姿态,库尔茨巴赫却没有领情,他摆了摆手,说道:“里面的道路我很熟悉,就算没人带路,我也不会迷路的。走吧,上尉,我们现在去见司令官阁下。”他后面的一句话,是对着魏特曼说的。

    谁知两人刚走了几步,那名军官又在前面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对不起,库尔茨巴赫将军,请交出你们的配枪。”

    库尔茨巴赫经常来这里,知道交出配枪是规定,便毫不犹豫地向军官交出了武器。而来自前沿的魏特曼,却没有这方面的常识,听到军官让自己交出武器时,本来还想据理力争一番,但看到库尔茨巴赫已经主动交出了武器,便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乖乖解下带着手枪的皮带,交给了执勤军官。

    库尔茨巴赫带着魏特曼进入了小楼,沿着走廊朝保卢斯的办公室走去时,还小声地提醒魏特曼:“上尉,待会儿司令官阁下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不用紧张。明白吗?”

    魏特曼作为一名低级军官,连师长都几乎没机会见到,更别说保卢斯这样级别的高级军官了。从进入楼内开始,他的心跳就加速了,脑子里在不停地琢磨待会儿见到保卢斯以后,该怎么说话。此刻听到库尔茨巴赫的提醒,连忙使劲地点点头。

    保卢斯的办公室是内外两间,坐在外间办公室里的副官,见到库尔茨巴赫走进来,连忙起身相迎,同时说道:“库尔茨巴赫将军,司令官阁下已经等您半天。”看到库尔茨巴赫身后的魏特曼,便随口问了一句,“这就是那名司令官阁下要见的军官吧?”

    “是的。”库尔茨巴赫点了点头,随后反问道:“我们现在可以进去见司令官阁下吗?”

    副官知道保卢斯正在等库尔茨巴赫,哪里敢怠慢,连忙走到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有动静,立即推开房门,站在门口向门里报告:“司令官阁下,库尔茨巴赫将军到了!”

    片刻之后,得到许可的副官推开了房门,请库尔茨巴赫和魏特曼进入了保卢斯的办公室。魏特曼跟在库尔茨巴赫的后面走进办公室,见到有两名没有戴军帽的德国将军,正站在一张铺着地图的会议桌前讨论着什么。

    听到门口的脚步声,一名个子稍矮的军官走过来,伸出手和库尔茨巴赫握了握,客气地说:“库尔茨巴赫将军,你来了,司令官阁下等你们半天。”

    “没办法。”库尔茨巴赫苦笑着回答说,“外面的雪太大,道路又不好走,所以耽误了时间,还请参谋长谅解。”

    “库尔茨巴赫将军,”保卢斯把目光从地图上移开,把站得笔直的魏特曼打量一番后,开口问道:“他就是指挥部队进攻街垒厂的军官吗?”

    “是的,司令官阁下。”库尔茨巴赫点点头,用肯定的语气回答说:“他就是第577团三营营长魏特曼上尉,关于俄国人有神秘反坦克武器的事情,就是他向我汇报的。”

    保卢斯迈步走到了魏特曼的面前,把他上下打量一番后,面无表情地问:“上尉,请你把当时的情况,再向我讲述一遍。”

    魏特曼知道自己被叫到这里来的目地,就是为了向保卢斯详细地介绍俄国人的神秘武器。他不敢怠慢,连忙把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向保卢斯汇报了一遍。

    保卢斯听完后,没有立即表态,而是转身望着施密特问道:“参谋长,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难道俄国人真的获得了美国人的单兵反坦克武器?”

    对于保卢斯的问题,施密特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后,谨慎地回答说:“司令官阁下,根据魏特曼上尉所说的情况,我觉得应该就是美国人的单兵反坦克武器。”

    听到施密特的回答,保卢斯的表情变得越发严肃起来:“如果俄国人真的大量装备了这种武器,那对我们的装甲部队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灾难。”

    “司令官阁下,您说得没错。”保卢斯的话刚说完,库尔茨巴赫就符合道:“经过几个月炮击和轰炸,斯大林格勒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我们的装甲部队在这样的地形里作战,根本无法发挥出野战时的威力,行动迟缓的坦克和突击炮,将成为俄国人这种新式反坦克武器的攻击目标。”

    “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搞清楚俄国人究竟拥有多少这样的武器。”保卢斯郑重其事地说:“掌握了准确的数目之后,我们才能制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

    “司令官阁下,我觉得俄国人拥有这种单兵反坦克武器的数量不会太多。”施密特向保卢斯提出:“毕竟这种武器刚装备美军部队不久,恐怕他们自己所拥有的数量都不多,能援助俄国人的数量,恐怕就更加少得可怜。”

    来司令部的路上,库尔茨巴赫一直在为苏军拥有这种反坦克武器而头痛,此刻听到施密特的这种说法,他的脸上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参谋长阁下,如果我没有猜错您的意思,俄国人所拥有的反坦克武器,没准就只有摧毁突击炮的那几具?”

    “我觉得这种可能很大。”施密德用肯定的语气回答说:“假如俄国人拥有大量的单兵反坦克武器,他们就绝对不会到现在,才第一次使用这样的武器。”

    得知苏军拥有的单兵反坦克武器数量不多,库尔茨巴赫仿佛又找回了一些信心,他态度谦虚地问施密特:“参谋长阁下,您有什么好办法,来对付俄国人手里的单兵反坦克武器吗?”

    施密特朝站在旁边的魏特曼看了一眼,开口说道:“根据这位上尉的描述,俄国人的反坦克武器是在八十多米的距离开火,意味着这种武器的射程在百米之类。要对付这样的武器,只需要让我们的坦克或突击炮,停在它的有效射程外就可以了。”

    “可是,我们怎么知道俄国人的反坦克手,都埋伏在什么位置呢?”

    施密特听到库尔茨巴赫的这个问题,嗤笑一声后说道:“库尔茨巴赫将军,俄国人在战斗中使用的战术是非常呆板的,他们的士兵只会待在固定的阵地里,向我军的进攻部队射击。下次进攻时,你可以命令坦克或突击炮停在距离俄国人阵地三百米或者更远的地方,用炮火掩护我们的步兵冲锋。只要我们的步兵干掉了那些俄国的反坦克手,我们的坦克或突击炮就能继续前进了。”

    “参谋长,你说得这个办法不错。”保卢斯表扬了施密特之后,再次走到了魏特曼的面前,望着他说:“上尉,我希望你的部队在下一次进攻中,能采用参谋长所说的办法,来对付俄国人的单兵反坦克武器。”

    施密特还在侃侃而谈时,魏特曼就在脑子思索该如何指挥部队夺取街垒厂的苏军阵地。刚想出一个眉目,就听到保卢斯在对自己说话,连忙挺直身体,激动地回答说:“司令官阁下,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参谋长阁下所说的战术,运用到接下来的进攻中。”

    “很好,很好!”对于魏特曼的表态,保卢斯满意地点点头,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补充说:“魏特曼上尉,如果你的部队能顺利地拿下街垒厂,我一定会晋升你的军衔,并授予你一枚铁十字勋章的。”

    听到保卢斯说要晋升自己的军衔和授勋,魏特曼激动得脸都红了。他想向保卢斯表示感谢,但由于整个人的情绪太激动,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在库尔茨巴赫及时为他解围,笑着说:“司令官阁下,我们的上尉太紧张了,以至于都不知如何向您表示感谢了。现在,我就代表他回答您,我们一定会拿下街垒厂。”

    保卢斯抬手看了看表,说道:“好了,该说的话都说了。如果对付俄国人手里的单兵反坦克武器的办法也有了,你们就立即赶回街垒厂,争取在天黑前,再次向俄国人的阵地发起一次进攻。”

    库尔茨巴赫听到保卢斯的这道命令,朝摆在办公桌上的电话看了一眼,随后试探地问:“司令官阁下,能让我用一下您的电话吗?我想给施坦因梅茨将军打个电话,让他准备好进攻部队,这样等我和上尉赶回街垒厂时,就能立即向俄国人的阵地发起进攻。”

    既然库尔茨巴赫的这个请求,是和尽快夺取街垒厂有关,保卢斯自然不会拒绝,他点了点头,并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库尔茨巴赫可以使用自己的电话。

    库尔茨巴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以后,对着话筒说:“我是库尔茨巴赫,给我接施坦因梅茨将军。”

    过了片刻,听筒里传出施坦因梅茨的声音后,库尔茨巴赫对着话筒说:“施坦因梅茨将军,立即集结部队,准备再次对街垒厂发起进攻。……我知道你的顾虑,你是担心俄国人的单兵反坦克武器……放心吧,我们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别问了,你抓紧时间集结部队吧,等我和魏特曼上尉一回去,就要立即展开对街垒厂的新一轮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