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超级御兽系统 > 第186章 收购煤炭
    数日后。

    袁熙收到中原来的消息。

    “孙策被刺身亡,其弟孙权继位。江东的兵权,落到周瑜手上。他亲率大军夺取历阳、广陵港、龙须口等地区,与曹操联合攻打刘表的荆州。目前周瑜还在与刘表大战,曹操夺取南阳郡后,引军退入豫州境内。据当地的一个世家禀报,曹操的兵马,正在向武关方向推进。你们知道他的用意吗?”军政衙门内,袁熙朝众文武说道。

    近卫兵挂上地图。

    沮授起身道:“武关是长安的屏障,位于南阳郡的侧翼。曹操是想占领那里,再消灭以李傕、郭汜为首的关西军阀?巩固洛阳和南阳的防务?”

    (注释:李傕、郭汜、张济、樊稠等关西诸侯,早年是董卓的部下。董卓死后,他们占领长安,继续控制天子。直到建安元年,天子逃出长安,去往洛阳东都,又被曹操挟持去了许昌。李傕、郭汜等,依仗潼关、武关、渭河之险,割据长安,成为关西较强的军阀。)

    “曹操攻打武关,是与李傕、郭汜等为敌,他没有这个胆子吧?”田丰道。

    “樊稠、张济的势力,已经被消灭,连张济的侄子张绣,军师贾诩,都投靠了曹操。现在的关西军阀,实力大不如从前。曹操又刚得了南阳郡,收得数万降兵。此消彼长,他还有何惧之?”沮授道。

    “先生不要忘了,西凉还有军阀。”田丰道。

    “有军阀又怎样?”

    “曹操没有那么傻,他不会捅这个马蜂窝!”

    ............

    “好了好了...。”袁熙制止他们的争论,说道:“我就是随便一问。他打不打长安,对我们来说,关系不大。”

    “主公,这怎么会关系不大呢?长安在曹操的后方。他打下长安,便没有了后顾之忧。将来与我们开战,便能集结所有的力量。”沮授道。

    “沮先生此言差矣。在下觉得,曹操还是打下长安为好!”郭图语出惊人,似有不同的意见。

    众人都看向他。

    袁熙也是一愣:“哦?公则有何高见?”

    郭图回道:“禀主公。自董卓死后,李傕、郭汜等,盘踞在长安,虽有十万重兵,可从来不敢与曹操为敌。对我们来说,有或无,又有什么区别呢?说不定日后还会成为我们的大敌。如果任由曹操消灭他们,主公想想,那会是什么局面?”

    “在长安的西面....是马腾、韩遂等关西军阀。马腾乃伏波将军之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效朝廷。而韩遂又与马腾是结拜兄弟。如果曹操打下长安,那他的背后,才真正出现了一个强敌!诸位不要忘了,马腾与羌胡的关系极好,每次征战,都拉上羌胡一起。如此算下来,马腾的兵力,不少于二十万!这比曹操还强上一些!”

    “曹操夺取长安,表面看似对他有利,实则是自掘坟墓,对我们来说,利大于弊。我们又何必在意呢?还是富强自身,巩固实力为好...。”

    郭图的言论,令沮授和田丰陷入沉思。

    他们不知道,袁熙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他已经准备好,待曹操夺取长安后,便派人与马腾结交。在曹操的屁股后面,扎上一根钉子。他日中原大战,便利用这根钉子,置曹操于死地。

    “公则言之有理...。”袁熙夸赞了郭图一番。

    郭图面露笑容,谦虚的道:“臣不过是说出了主公心里想说的话。”

    “嗯。”

    “关于曹操的事情,先放到一边。”袁熙从怀里掏出三张图纸,分别递给沮授、田丰和郭图,说道:“诸位帮我看看,这是我新设计的船型。”

    鞠义、文丑等,都围拢过来。

    图纸上画的是三艘战船,画工拙劣,样式古怪。很多地方标注,以熟铁包裹。战船的后方有一口巨大的锅炉,上面是烟囱。

    桅杆的体积,要比普通的战船小,明显带不动巨大的船身。

    沮授只看了一眼,便皱眉道:“主公,臣虽不懂战船,但是知道,战船要以船帆带动。主公画的这....船帆太小,很难带动船身。何况还要包裹那些熟铁,加重船身。臣恐怕....。”

    “主公恕罪,臣以为,此船断不可用!”田丰说道。

    “包裹了那些熟铁,再有那口大锅、烟囱,岂不是立刻就会沉底啊?”郭图也摇了摇头。

    鞠义道:“末将以前见过朝廷的战船,艨艟、斗舰、楼船,都是用木头做的。载重数万斤,跑起来轻快。主公何不效仿呢?”

    “呵呵...。”袁熙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两声,把那三张图纸又收了回来,揣进怀里,道:“给你们看,简直是对牛弹琴。我还是带去黎阳,给那些造船师傅们看。”

    沮授:“....。”

    田丰:“....。”

    郭图:“.....。”

    ...........

    袁熙起身道:“好了,会议就开到这里。你们接下来的任务是收购煤炭。把以前的半价市场打扫出来,用来堆积煤炭,我留有大用。”

    “诺...。”

    众人应道。

    袁熙画的三幅图纸,明显不合理。

    即使打造出战船,也不能使用,不过是徒耗钱粮罢了,作为袁熙麾下的谋士,怎么能眼看着袁熙失败,而无动于衷呢?

    沮授、田丰、郭图,都想再谏言。

    没有想到,袁熙却连听都不听,像是被鬼撵了一样,疾步走出军阵衙门。他回了一趟刺史府,向甄宓和高灵告别,然后去往校场。

    四不相已经在那里等着。

    袁熙骑上它,飞速的赶往黎阳。

    .........................

    .........................

    甄俨和甄尧带着上亿的家财,踏上去幽州的路,准备在幽州的蓟县,与卢家展开一场商业上的生死对决。

    驻守在长城的田豫和田畴,面对五六万的匈奴铁骑,还有袁尚的几万军,虎视眈眈。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面向幽州刺史府示警,一面调集重兵,全面防守。

    袁熙离开邺城后。

    邺城的世家们,收到了官府的通告。

    以10钱一斤的价格,收购海量的煤炭。

    煤炭对他们而言,就是毫不起眼的石头,一文不值。但是这东西,小小的一坨,便有十几斤重。只要能找到煤矿,随便开采一下,便能收获上百万钱。

    于是。。

    世家们纷纷动用自己的雇农,漫山遍野的找煤矿。

    就连并州的卢家,也眼红煤炭的价格,投入到开采煤矿的事业中。而且,并州(山西)境内的煤矿,数不胜数,随便都能找到十几处。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