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超级御兽系统 > 第165章 世家不满,要挟官府
    `“这倒不奇怪。鲜卑与匈奴交战,随时有可能被灭。轲比能打不过匈奴,只能向蹋顿求援。而蹋顿也不愿意看到匈奴消灭鲜卑,唇亡齿寒,岂能不帮忙。”袁熙说道。

    “更重要的是,蹋顿缺粮,也需要鲜卑相助。”田畴道。

    “嗯。”

    袁熙收回目光,微微一笑道:“既然蹋顿去了鲜卑,增强了鲜卑的军事实力,再有田豫相助,抗击匈奴,就更有把握了。我也能彻底放心,返回邺城。”

    “田畴将军。”

    “在。”

    田畴上前一步。

    袁熙说道:“鲜卑和乌桓被击退后,实力大损,短时间内,不敢再与我为敌。但是不可大意。西至雁门关、东到玄菟诸县,都是我们的管辖范围。我会给你和田豫五万大军,驻守长城防线。希望你们一如既往,护百姓安泰。”

    “末将遵命。”田畴郑重的抱拳道。

    焦触面无表情。

    鞠义却是暗暗叹息,心里很羡慕。

    作为袁熙麾下的大将,没有实际兵权,没有突出的武艺,很难得到重用。连焦触、田豫、田畴,都能成为戍边的大将,而他还要在血水里打滚,被张颌、颜良、文丑、高览这些将领压制。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头。

    “焦触将军,幽州还有许多的事情,等着你去处理,你即日返回蓟县吧。”袁熙道。

    “诺。”

    “鞠义的战车,全部交与田畴统领。随我返回邺城。”袁熙吩咐道。

    “诺。”鞠义翻了个白眼,心道:“得,这回连一个士兵都没有了。”

    ........................

    .......................

    .冀州。

    邺城。

    经过几个月来的努力,推行新币的事情,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沮授、田丰、郭图,以半价市场打响纸铜货币的名号,使邺城的百姓都知道,纸铜货币比五铢钱值钱。

    待市场内的货物都售卖完了,即关闭市场,停止出售。

    官府贴出告示,强制废除五铢钱,推行纸铜货币。

    告示一出,天下震动!

    不明真相的诸侯们,方才醒悟,袁熙费尽心力的开办市场,不是头脑发热,也不是充当烂好人,而是为了投石问路,推行新币。

    邺城的百姓看到告示,心中十分的惊疑。他们害怕市场关闭后,纸铜货币不坚挺,变成一张废纸,都嚷嚷着要换回铜钱。邺城钱庄的工作人员,秉承官府的指示,凡是有来兑换铜钱或纸币的,都一律兑换,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短短的几天时间,便有数百万钱回流。邺城内的店铺、交易场所,也在偷偷的使用铜钱,没有照官府颁发的告示执行。

    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沮授把所有的世家都召集起来,开了一次会,让他们把世家名下的产业、店铺、酒楼,都改为强制使用纸铜货币,抵制铜钱。

    世家们答应的好好的,可回去之后,该使用铜钱,还使用铜钱。

    沮授发现后,十分生气。出言威胁。敢有使用铜钱者,便是在和官府作对,轻则查封产业,抄家问罪。重则收监候审。

    世家们趁势提出,要公平、大量的批发食盐、熙纸和琼浆玉液酒。

    沮授没有答应。

    他颁布告示,明确规定:纸铜货币是官府承认的第一货币,将受到官府的保护。一切经济纠纷,需要出示新币单据的证明。所有的税收,也只承认新币。

    世家们回去后,经过商议。

    明着不使用,暗地里与商人来往,还是以铜钱交易。

    唯有贫民百姓,得知官府的决心后,私下里以新币交易。也渐渐开始相信,纸铜货币的信誉和价值。这得多亏了前段时间的半价市场,打响了货币的名号,使得在推行新币前,给了百姓们适应的时间。而钱庄的出现,又建立了货币的信誉。

    总的来说,五铢钱在百姓那里已经算亡了,世家势力还在流通。

    这一日。

    袁熙回到邺城。

    沮授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愤然的说道:“世家们实在可恶,竟以此来要挟官府。臣担心批发给他们大量的食盐、熙纸、琼浆玉液酒,会增强他们的实力,导致河北世家林立相争,影响内部团结,便没有同意。”

    “你做的很好。”

    袁熙缓缓坐下,撑了撑脖子,缓解长途跋涉的疲劳,说道:“世家逐利,不给他们一点甜头,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是以批发食盐、熙纸、琼浆玉液酒为代价,则万不可取。”

    “不知主公有何对策?”沮授拱手问。

    “在回来的路上,我已经仔细想过....。”袁熙的话只说到一半,便转移话题:“你可知在那些世家势力中,以谁为首?”

    “回主公,是徐州琳琅国的王家,家主是王融。自澡水之役后,王家牵到了邺城,在邺城定居,成为除甄家、卢家、崔家之外,最大的家族。也最有影响力。这一次与官府对抗,拒不推行新币,便是由他挑起来的。奇怪的是我河北诸世家,竟纷纷响应。”沮授道。

    “一个外来的家族,也敢如此放肆吗?”袁熙莫名的笑了声,看向沮授:“你可有想过,在王家的背后,有没有更大的势力支持?”

    “更大的势力?”沮授略做沉思,忽的震惊道:“主公是说曹操?”

    “你想想....一个外来的世家,想要在河北发展,最重要的一条,便是不能得罪官府。他竟然煽动河北诸世家,与官府对抗,这不是找死吗?再说推行新币,这么大的事,曹操和袁谭,竟没有任何动作,这不反常吗?因此我断定,王家八成是曹操的爪牙!他想通过王家,煽动河北诸世家作乱,阻碍新币的推行。”

    “主公说的极是啊。”

    沮授似拨云见日,一脸凝重的道:“臣即刻派人去查。拆穿王融的阴谋,逮捕有关人员,再以王融的事,迫使各世家配合官府,推行新币。”

    沮授心中焦急,转身欲走。

    “等等...。”

    袁熙又叫住了他:“虽然各世家是受了王融的蛊惑,才与官府作对的。但是他们心里,还是很有怨气,觉得我太重用甄家,不给他们活路。你在拆穿王融的阴谋后,给他们一个承诺,就说我愿意再开发一个项目,制造出来的东西,只批发给他们,不批发给甄家。如此,他们的怨气也该消了吧?”

    “主公英明。”。

    沮授领命离开。

    至于要开发的项目是啥,他没有多问。反正是一个噱头,安抚世家的策略,待解决了纸铜货币的事,再回过头来与世家商谈不迟。

    </br>

    </br>